-

“你想要讓朕嘗她的茶,那她就得做到幾點,她要能襯得上世間最豔麗的顏色,更要靜時如月,動時如狸,笑魘如花,良善之人,懂審時度勢機智狡猾,最好,能有一技之長足以登峰造極,那樣的人,才能泡得了沁人心脾的茶來。”

也就是說,蘇若溪得既要漂亮,穿衣打扮好看,還要有一技之長,還要聰明?

這要求也太高了吧?

這天下哪裡有人能滿足得了他的要求?

南晚煙覺得顧墨寒心真貪,但看著身邊越來越委屈的若溪,定了定心神,耐著性子扯出笑來。

“是民女才疏學淺了,若是皇上不想喝茶,那民女便讓若溪給您獻舞一曲,也算給您賠罪了,如何?”

皇祖母的囑托,她還是要儘力完成的。

顧墨寒冷白的手指驀地攥了攥,眸底瞬間閃過一抹不悅。

“你真要她跳?”

南晚煙詫異挑眉,似是冇想到顧墨寒會這麼問。

“自然,有能者,有表現的機會也挺好。”當下她便笑得更加燦爛,看著若溪道,“若溪,還不快給皇上舞一曲,賠禮道歉?”

蘇若溪剛剛都被顧墨寒給說懵了,現在一聽自己還有機會,立馬賣力地點點頭。

“奴婢獻醜了。”

她昂起頭,一雙明亮的眸子緊盯著顧墨寒,眼底都是對顧墨寒的憧憬和心悅,雙手向上,手指翹起蘭花指,為他而舞。

舞姿曼妙翩躚,南晚煙看著看著,又開始讚不絕口地誇道,“今日民女也算是目睹了一回霓裳羽衣的妙處。”

“佳人一舞,豔絕四方,皇上您瞧,若溪她是不是十分溫柔可人,這舞姿,也堪稱京城一絕了。”

顧墨寒冷眼看著南晚煙,眉心處的黑雲愈發濃烈陰沉,薄唇抿成一條直線,俊美無雙的臉龐上,都掛了一層冷霜。

他什麼都冇說,隻怕開口又想發怒。

蘇若溪看著顧墨寒直勾勾盯著南晚煙,忽然心裡有些不甘。

她專程進宮,也是為了能夠搏一搏,如今有機會,她必須得為自己一爭。

若是爭贏了,她就是皇後了!

於是她腳下的舞步突然亂了起來,身子一斜,花容失色地朝顧墨寒懷裡倒去。

“啊——”

蘇若溪有些驚慌地喊出聲來,一襲身影好似風雨中飄搖的花朵,纖細柔弱,惹人垂憐。

南晚煙還真以為她摔倒了,剛想伸手扶一把。

卻冇想到她往顧墨寒懷裡摔,頓時又頓住了動作。

可下一秒,顧墨寒的臉色陰沉到發黑,周身都帶著滔天怒氣。

他猛地攥緊拳起身,一雙鳳眸就要眯成刀子了,煞氣從眉宇間溢位,衣袍直接將蘇若溪甩開,毫不憐惜。

蘇若溪無助地摔倒在地上。

她驚恐抬頭,一雙眼睛紅紅的,楚楚可憐地看著顧墨寒,“皇上?”

顧墨寒再也忍不住,“給朕滾出去!”

南晚煙都有些被嚇到了,立馬站起來去扶蘇若溪,“皇上息怒!若溪她不是故意的,她隻是第一次麵聖有些緊張了,一個小姑娘,皇上又何必發難於她。”

南晚煙的維護,點燃了顧墨寒最後一根平靜的神經。

他冷眸剜著南晚煙,薄唇都有些發抖,“朕說了,滾!”

每次都這樣,隻要她想要將他推開,就會用手段折騰他。

她到底知不知道,他的心裡,早就裝不下除她以外的任何人了!

蘇若溪直接被顧墨寒嚇傻了,隻見過帝王盛世容顏,卻不想帝王的震怒有多可怕。

她的雙腿都在發軟,腦袋更是有些摸不著邊地嗡嗡響。

顧不上其他,蘇若溪甩開南晚煙的手,顫顫巍巍地爬起來往外退,“奴,奴婢……奴婢這就出去!”

她怕死了,眼前的顧墨寒哪裡還是方纔那副溫和冷鬱的樣子,簡直像變了個人似的,她甚至都能感覺到自己頸間一涼,半隻腳都要踏進棺材了。

這樣的人,她不敢惹,也惹不起……

南晚煙也怔住了,看著顧墨寒那張勃然大怒的俊臉,嚥了咽嗓子。

他又在生什麼氣?

好好的一個姑娘,被他嚇得魂都冇了,看顧墨寒這個態度,太皇太後交代給她的事情,一時半會兒是完成不了了。

她又歎,就覺得這法子行不通,顧墨寒真的非常討厭彆人插手他的感情。

他都震怒了,南晚煙也不敢留,恭敬地朝顧墨寒拘禮,“民女也先告退了。”

她剛走出去一步,手腕被人猛地扣住將她向後扯。

“皇上?!”

她驚慌地回眸,撞進顧墨寒那雙蓄滿憤怒的眸子,隻覺得心都顫了顫。

“朕讓你走了麼?!”顧墨寒忍不住的怒火傾瀉而出,蠻橫地欺身,將南晚煙壓在冰冷的牆上,那雙眼睛都在躥火。

“你怎麼每次都這樣,你要逼朕到什麼時候,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