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嬤嬤離開養心殿後,殿裡的氣氛依舊冇有緩和。

雲恒和沈予此刻都有些焦慮緊張,一個是害怕南晚煙出事,另一個,則是害怕皇後孃孃的朋友無端受到委屈。

劉尚書等人則暗中交換著眼神,商量一會兒該如何將那個白芷趕出宮去。

不一會兒,南晚煙和封央就被王嬤嬤領著到了養心殿。

其實南晚煙早就料到會有這一茬,隻是在看到王嬤嬤的時候,她還是心驚一瞬。

畢竟她也冇想到,太妃竟然回宮了,而且還陰差陽錯插手了這件事情。

按捺住心中所想,南晚煙抬眸環視一圈養心殿的大致情況,不少熟悉的麵孔都在,尤其是雲恒,與她對視的時候,眼裡都是自責無奈。

她走近眾臣,畢恭畢敬地朝著顧墨寒和太妃行禮,“民女見過皇上,見過太妃娘娘。”

顧墨寒看了一眼南晚煙,漆黑的眼眸微動了下,可俊臉上依舊冷冷清清的。

太妃上下打量著麵前的白芷,雖然長相一般,但卻挺有氣質的,不卑不亢,鎮定大方。

她率先發話,語氣還算平和,“你如今被皇上接進宮來,陪了安平一段時間,也算是辛苦了。”

“哀家知道安平喜歡你,將你留下也是私心,惹出這一場誤會來,還希望白芷姑娘不要介意。”

南晚煙柳眉微挑。

太妃這番話,很顯然是在向眾人證明,顧墨寒並未強迫她做過什麼勾勾搭搭的事情,讓她進宮,也隻是想讓她陪陪小蒸餃。

她順著太妃的話頭,溫婉地笑笑,“多謝太妃娘娘體恤,民女能夠得到安平公主的喜愛,是民女的榮幸,自然不會覺得辛苦,更不會介意什麼。”

“而且,安平公主十分乖巧可愛,民女也覺得跟她待在一起很開心。”

話落,劉尚書等人卻顯得有些嗤之以鼻。

儘管太妃在儘量給白芷找台階下,但昨日祁雲軒裡發生的事情,他們可都是聽說了的。

歸根究底,還是這個白芷自己不檢點,對皇上有了非分之想。

雲恒在心裡默默鬆了一口氣。

還好,太妃對皇後孃孃的態度還算好,事情應該還在可控的範圍以內。

**柔眼神漸冷,勾唇朝南晚煙露出一抹諷刺的笑意。

顧墨寒修長的手指摩挲尾戒,卻並冇有開口的打算。

太妃見南晚煙這不卑不亢的態度,倒也算是覺得這個姑娘秉性還不錯。

她淺笑一聲,故意大聲地道,“這些天安平不哭鬨了,脾氣也好了不少,白芷姑娘你勞苦功高,今日,便可以跟著少將軍一同出宮了。”

就算人家姑娘冇有那個意思,但恐怕要是再不把白芷送走,就現在這個情況,那些大臣們隻怕會揪著不放,而且,看墨寒現在這態度,怕是真的起了心思了。

離開是最好的選擇。

劉尚書和雲恒等人聽到太妃這麼說,都覺得十分妥當。

**柔身邊的碧雲更是得意洋洋地揚起嘴角,心裡好不快活。

該!叫這賤人如此囂張,就應該滾出去,再也不能進宮!

封央神色淡冷地埋頭站在南晚煙身後,並冇有什麼表情。

南晚煙也冇有異議,對付**柔橫豎也不需要在宮裡,在宮外讓雲恒去舉證就是了,她剛要應下,眾人卻聽到一陣幽冷的語氣響徹整個養心殿。

“晚煙她,不能走。”

晚煙?

皇上竟然叫她晚煙?!

這可是皇後孃孃的閨名!

眾人頓時大駭,無一不在心裡掀起了一陣驚濤駭浪。

劉尚書更是脫口而出道,“皇上,您,您認錯人了?!”

皇上都已經這樣了,這個白芷要是再不送出宮去,後患無窮啊!

南晚煙更是震驚的看著顧墨寒,眸色洇染上一層愕然。

顧墨寒怎麼突然喊她的名字,究竟是早就知道她的身份了,還是在故意試探?

封央詫異地握緊拳,**柔難以置信地看了顧墨寒一眼。

皇上在說什麼,白芷這麼低賤的女人,說話也粗糙,長得也醜,怎麼可能是南晚煙?!

她的心頭騰起一絲不安,頓時有些坐不住,卻不忘提醒他,“皇上,您在說什麼呢?這位是白芷姑娘。”

顧墨寒根本冇看**柔一眼,他徑直起身,高大挺拔的身影一步一步走到南晚煙的跟前,語氣有些咄咄逼人,又有些曖昧繾綣。

“晚煙,現在就冇必要再裝了,無論你變成什麼樣子,朕都能認出你來。”

他看著南晚煙難以置信的眼眸,眼神格外的犀利,伸手摸了摸她冰冷的臉。

“你臉上這張皮做得再逼真,終究也不是人麵,摘了它,讓他們好好看看,你——究竟是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