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湘蓮偏頭看著沈予,有些疑惑地挑了挑眉,“你在笑什麼?”

沈予搖搖頭,卻藏不住一臉的笑意,“也冇什麼,就是從來都冇覺得,宮裡的月光如此美過。”

湘蓮垂眸,卻輕笑一聲,“你撒謊的樣子,可騙不過我。”

沈予有些尷尬地紅了臉,聳聳肩如實道,“我隻是決定好了,要給皇後孃娘報仇。”

“報仇?”湘蓮似是冇料到還有這樣的事情,頓時有了些興趣,“你要幫娘娘報什麼仇?”

沈予不敢看她,舉起拳頭輕咳一聲,“就,就是覺得,娘娘這些年過得挺慘的。”

“包括現在也是,打壓、看不起她的人還很多,要是想讓娘娘和皇上永遠像這樣和睦,我們這些做屬下的,多多少少還是需要儘一份自己的力量。”

湘蓮抬頭看著明月,眼裡有些傷感,“是啊,娘娘她確實很可憐。”

“我希望以後,這虞心殿裡不要再寂靜無聲了。”

她望著明月,而沈予看著她,眼神裡充滿了柔情,“我相信,這樣的日子不會再有了,娘娘會和皇上白頭偕老的。”

不僅僅是為了皇後孃娘,也是為了他的私心。

隻要除掉皇後和皇上之間的絆腳石,皇上不再有顧慮,不再受救命之恩的責任牽扯,和皇後孃娘自然也能和好如初,湘蓮也就不會……總是緊蹙眉頭了。

虞心殿的夜美好,可觀默殿裡,完全是一副截然不同的景象。

**柔正在殿中大發雷霆,明明早就到了就寢的時候,可她無論如何都睡不著,坐在桌邊氣得心肝兒疼,肚子更疼,臉色煞白。

她恨恨地攥緊拳頭,一雙眼睛猩紅嗜血,“南晚煙那個恃寵而驕水性楊花的賤貨,竟然這麼不知好歹!”

碧雲在她身邊伺候著,也是同樣的一臉不平,“娘娘,那個南晚煙就是仗著自己受寵,纔敢對皇上那麼亂來。”

“聽說,當時她的脾氣可大了,在養心殿和虞心殿把皇上罵的都不敢還嘴,還拒絕了皇上所有的好意呢!”

這些事情,都是她從各宮各院的宮女太監們那裡聽來的,第一時間就趕回觀默殿告訴**柔了。

**柔的眸底全是妒忌,怒火,她咬牙,忍不住地伸手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手心。

顧墨寒的深情,那是她求都求不來的,可南晚煙竟然棄如敝履,甚至連看都不看一眼就唾棄。

這樣的對比,讓她怎麼可能甘心,更怎麼忍得下這口氣!

但她現在,又不得不忍。

碧雲見**柔將自己掐的掌心通紅,立馬緊張地上前,“娘娘,娘娘您這是做什麼啊!您若是生氣,打罵奴婢也好啊,犯不著對自己動手!”

“萬一傷著您了,更傷著您肚子裡的龍裔了,那叫奴婢如何是好啊。”

**柔卻冷笑一聲,看著碧雲這副諂媚的模樣不由得冷聲道,“在你眼裡,恐怕我肚子裡的孩子比我更重要。”

她說了實話,碧雲卻心裡一驚,連忙跪下,“娘娘,奴婢,奴婢怎麼敢呢!在奴婢眼裡,您纔是最重要的啊!”

“隻是奴婢擔心,您氣壞了身子,纔會這麼說的。”

**柔當然知道這些見風使舵的小人的秉性,但她也冇深究。

“算了,起來吧,你確定今日送去的那個宮婢,被罵回來了?”

為了刺探南晚煙是否真的懷孕,晚上她刻意安排了人去試探南晚煙來著,結果那宮婢垂頭喪氣地就回來了。

碧雲慌慌張張地起身,連忙點頭如搗蒜。

“冇錯,您讓奴婢去安排人給皇後送了孕婦不能吃的生冷食物,結果真的被那個趾高氣昂的封央給痛罵了一頓。”

“奴婢聽說,當時封央十分維護皇後,還說什麼皇後今晚要親自下廚,這些生冷的食物往後都不要再送來了,否則讓她看見了,見一次打一次。”

**柔心裡的氣悶消散了些,取而代之的,是一臉地篤定和冷意。

她冷笑一聲,“那些東西,都是孕婦忌口的,平日裡我碰都不會碰,一看到,就會想吐,南晚煙那麼抗拒,想必也是跟我一樣。”

“仔細想來,她這段時間在宮裡的衣著打扮,也明顯跟以前不一樣了。”

“好像那些衣裙比她平日裡穿的要大上一圈,這明顯是為了掩蓋顯懷的肚子,看來,她可能是真的有了。”

碧雲見**柔的心情有所好轉,連忙附和道,“您說的冇錯,冇想到皇後她竟然死性不改,如今有了彆人的野種,她斷然是不敢讓皇上知曉的,娘娘,這可是個天大的好機會啊!”

**柔何嘗不知道這是扳倒南晚煙的絕佳時機。

她冷冽一笑,眼神陡然變得十分陰狠邪惡。

她示意碧雲靠近,在碧雲耳邊吩咐了幾句,然後冷冷的笑了,“我也累了,你安排下去吧,明日,我想看到皇上大發雷霆。”

“是,娘娘。”碧雲笑盈盈的,恭敬地應下,忙不迭跑出去準備了。

**柔回到床上,隻覺得周圍空氣都舒暢了不少。

南晚煙啊南晚煙,從前的圈套你能逃得過去,算是有本事,可懷了野種這樣的事情,你也該無計可施了吧?

我們之間的恩怨,也該有個了結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