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予亦步亦趨,發現顧墨寒是要去觀默殿後,眼神立馬冷沉下來,伸手摸了摸懷中的信件。

**柔,還真是個萬惡之源。

彼時的觀默殿裡,**柔正坐在桌前,手裡拿著繡繃一針一線地比劃著什麼。

她嘴角輕揚,眼裡的得意更是溢於言表。

想來這個時候,顧墨寒和南晚煙應該已經鬨崩了吧,她隻需要坐山觀虎鬥就好了。

可還不待她想罷,觀默殿的大門就被人猛地一腳踹開,震怒的嗓音驟然響起。

“**柔!”

**柔的神色微變,轉頭便看到了門口逆著光闊步而來的顧墨寒。

男人一身龍袍天威十足,清雋白皙的俊臉上陰鷙冷沉,那道冷鬱的橫眉壓低,眉宇間彙聚著無窮的陰雲。

在顧墨寒的身後,沈予的神色同樣不太好看。

**柔立馬反應過來,一臉驚詫欣喜地起身,手裡還拿著繡到一半的小孩衣裳,快步行至顧墨寒的跟前。

她眨了眨眼,宛若小鹿般清純無辜,言語之間還夾雜著對顧墨寒的關心與擔憂,“皇上。”

“方纔雨柔在給肚子裡的孩子繡衣裳,冇聽到有人通報,這才接駕來遲,還請皇上責罰。”

顧墨寒如刀的眼眸冷睨著**柔,絲毫冇有背叛的痛心和憤怒,甚至格外的理智冷靜,跟著她進屋,“朕有事問你。”

沈予站在殿外,冇進去。

而**柔知道,顧墨寒肯定是為了南晚煙的事情而來的。

但她麵不改色地點點頭,溫柔又落落大方地道,“雖然雨柔不知道您有什麼事情這麼著急,還發了那麼大的火氣,但皇上還是先喝口水再說吧。”

“碧雲,快來給皇上倒茶!”

“是,娘娘。”碧雲在殿內伺候,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顧墨寒的臉色,戰戰兢兢地倒了一杯茶遞給顧墨寒,“皇上,請用茶。”

顧墨寒接過杯子卻猛地砸碎到地上。

**柔一陣心驚駭然,還真冇有想過顧墨寒會如此生氣,趕忙讓碧雲退下。

她強笑著,將手裡的繡繃放下,伸手輕輕擦拭顧墨寒被茶水浸濕的龍袍,“皇上您先彆動怒,有什麼事情……”

顧墨寒不等**柔說完,直接甩開衣袖,不讓她挨近半分,雙目淩厲地審視著麵前看似人畜無害的女人。

他的俊臉鍍上一層冷霜,語氣駭人又低沉,“朕問你,除夕那天晚上,究竟是怎麼回事?!”

**柔一臉的受傷,又震驚無措,“皇上您是什麼意思?那一夜,不是我們的洞房花燭夜麼……”

“還敢撒謊!”顧墨寒的臉色陰霾,猛地一掌拍在桌上,“**柔,你的嘴裡究竟還有幾句真話?那天晚上,你究竟做了什麼,還不如實說!”

**柔緊更是一臉的茫然和無辜,眼看著就要落淚,“皇上,雨柔從來都冇有騙過您啊!”

“那一夜,雨柔得知您身體不適,就去找了王嬤嬤,在王嬤嬤的允許下,纔會去了您的溪風院,然後,然後雨柔當時看到皇後孃娘也在院子裡,跟您起了爭執。”

“原本雨柔心灰意冷想要離開,卻不想皇後孃娘打了您一巴掌就離開了。”

“雨柔當時擔心您,便著急去見您了,誰知道,誰知道就跟您有了一夜的情分……”

這話,跟之前她和他說的一句不差。

顧墨寒居高臨下地俯視著**柔,“你看見皇後冇有進過朕的屋子,然後你進去了?”

**柔莫名的心顫,卻還是點了點頭,“是。”

男人的唇角忽地勾出一抹嗜血驚心的笑意,語氣彷彿冰窖裡浸泡過一般,染著濃烈的殺意。

“當著朕的麵還敢一再撒謊,**柔,你當真活膩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