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嬤嬤連忙朝著空氣吐了三口,“呸呸呸!您老人家這說的是什麼話!您可是天生鳳命,是千歲之軀,往後,還得看著兩個小公主長大,看著她們成家呢!”

“這些不吉利的話,就不要再說了,老奴相信,皇上和皇後孃娘,終有一日,會明白您的苦心的。”

太皇太後似是自我安慰般,拍了拍李嬤嬤的手,“唉,但願吧……”

李嬤嬤看著太皇太後這般自責,忽然不敢提皇後孃娘也懷孕了的事情。

先前傳報的人來的太急,她們都隻聽見了**柔要被處死了,才匆匆跑去救人的,卻不想回來時,聽到婢女說皇後孃娘也懷了身孕……

太皇太後若是知道皇後孃娘懷了身孕,還這般對皇後孃娘,怕是要更自責了。

還是晚個一兩天再說吧,橫豎……也會知道的。

太皇太後不知李嬤嬤的心思,看了看**柔房間的方向,神色陡然變得冷鬱了些,“也都安排得差不多了,回去吧。”

“是。”李嬤嬤忙扶著太皇太後起身,帶著她往門外走。

太後剛出門,便轉身對著看守的侍衛們厲聲道,“把人給哀家看好了!以後她的吃穿都在這屋子裡,不能踏出來半步!”

“有什麼事情,第一時間給哀家彙報!”

既然皇上說了要幽禁**柔,那她也隻能讚同,並且打心底裡,她也不希望這個惡毒的女人再出來招惹是非了。

等到**柔順利誕下皇嗣,她便派人將她押到南晚煙和顧墨寒跟前,隨意他們處置。

“卑職明白!”幾個侍衛畢恭畢敬地應下,目送太皇太後和李嬤嬤離開。

太皇太後走後不過半炷香的時間,屋裡,臉色慘白的**柔躺在床上,無力地睜開了眼。

她隻覺得天旋地轉,肚子的疼痛更是揪心。

張了張乾裂的嘴唇,“水,水……”

旁邊,碧雲因為一直照顧**柔都冇有休息。

此刻正在打盹的她聽到**柔的聲音,驚喜一秒後,立馬蹦起來,去給**柔倒水。

“娘娘您等著!奴婢,奴婢這就去!”

碧雲著急忙慌地端來水,扶正**柔的身子,小心翼翼地給她喂下溫水。

潤了潤嗓子,**柔才覺得自己真的活過來了,臉上依舊火辣辣的疼,腫脹不已。

下一秒,她似乎是想起了什麼,突然憤怒地推開碧雲手裡的水杯,咬牙眼裡滿是嫉恨,“真是該死!”

碧雲被嚇得連忙跪倒地上,不停地出聲道,“娘娘息怒!您現在可千萬不能動了胎氣啊,今日我們能逃過一劫,都是因為有您肚子裡的小皇嗣庇佑,現在這個節骨眼,您可千萬不能有事!”

**柔冷恨地瞪著碧雲,攥緊了身上的被子。

是啊,若不是有這個孩子護著,她差點就真的死了。

可想到什麼,**柔冷笑一聲,眼底猩紅都快要竄出火來,“那又能怎樣呢?這個孩子護得了我一時,又不能保我一世。”

“今日你也看到了,皇上說要殺我,就是真的動手,若是等孩子一出生,我這條命,也會完蛋!”

可她最怕的,卻不是喪命在顧墨寒的手裡,而是就這麼被顧墨寒休了,從此淪落為一個冇有任何身份的低賤女子!

她天生傲骨,還從未如此低賤過!

她不能,更不甘,迄今為止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可以身居高位,要是讓她活著失去名利,那比讓她死了還要難受千萬倍!

碧雲看著野心勃勃的**柔,也有些發怵,可她知道,皇權鬥爭向來如此,權力太有吸引力了,會使人變成魔鬼而不自知。

自然,勝者為王,她也攀不上南晚煙了,隻能死心塌地的跟著**柔,“那娘娘,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啊?”

**柔摸著自己的肚子,往外看去,全都是禁衛軍,這跟王府的侍衛不一樣。

府衛隻是普通人,可禁衛軍隻出自軍營,是顧墨寒的兵,隻效忠顧墨寒,誰也不能撼動!

她心中暗恨的緊,臉色難看的要命,彷彿又一次站到了懸崖邊上,肝膽俱裂。

“還能怎麼辦,在孩子出生以前,必須逆風翻盤!”

“不然,我們就都等死吧!”

現在,她真是四麵楚歌,心中還殘留著被休棄的憎恨,還有幾分恐懼。

楊烈的屍體,她隻是裹了草蓆草草掩埋,希望屍體彆那麼快發臭,不然,一旦有人打掃她曾經的寢殿,必定會被髮現的!

旁人倒還好,隻有顧墨寒,他疑心那夜她冇跟他圓房,要不是他那夜的記憶也很混亂,而她咬死了就是跟他圓了房,此事也擺不平。

可,此時若是在她寢殿裡發現了男人的屍體,還是曾經王府的侍衛……

隻怕,肚子裡懷的是野種的事情,就要瞞不住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