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墨寒卻不敢生氣,隻以為是顧景山覺得他還不夠努力,覺得他太笨,所以有點看不上他。”

“嬤嬤說,從那之後,墨寒再也不輕易表露什麼,隻在人後默默地拚命,把所有感情都藏著、壓著,而我作為母親,竟然隻能躺在床上當個植物人,完全無法安慰、護著我的孩子,彆人都有母親愛著護著寵著,隻有他,有等於冇有……”

南晚煙聽著太妃動容的話語,黛眉也不自覺地蹙緊。

她能體會到那種感覺,一如她年幼時,被眾人唾棄辱罵,孤立無援的樣子,也能明白,作為一個母親,聽到這樣的訊息,心裡該有多麼悲痛。

但南晚煙也不知道該出聲說些什麼,隻能默默撫摸著太妃的後背。

太妃搖搖頭,轉而握住南晚煙輕撫她後背的手,淚眼朦朧。

“好兒媳,墨寒在感情上確實有所欠缺,那都是原生家庭造成的影響。我和顧景山,實在是虧欠他太多了。”

“但長久以來的相處,我相信你也看到了,在他身邊,依舊還留下了那麼多敬仰他、擁護他的追隨者。”

“這些,都是因為墨寒他真心待人,才能換來的結果。因為付出了真心,所以大家才願意一直跟著他。”

“為人者為君者,他都不錯,而且我也看得出來,他現在是真的改過自新了,他癡情於你,對孩子好,有責任感,以後也會是很好的丈夫,父親,對你而言,算是個良人了,你覺得呢?”

太妃說完這些,目光直勾勾的盯著南晚煙,等她的迴應。

畢竟這麼好的一個兒媳,甚至還懷著身孕,她說不想留下,肯定是假的,私心裡,她還是希望南晚煙能夠再給顧墨寒一次機會。

兒子嘴太笨,她這個當孃的,當然要多幫著點。

南晚煙一怔,望著目光如炬的太妃,卻堅定的開口。

“母妃,您的意思我明白,但您也知道,我和顧墨寒之間有裂縫,而且裂縫已經越撬越寬了,強行填上,也還是會留下坑坑窪窪的痕跡。”

“我現在勸不了自己放下過去,勉強待在一塊,我怕我也給不出什麼好臉色,還不如趁早放手,這樣對他對我來說,都是好事。”

太妃見她態度堅決,忽然無話可說,最後笑道:“我明白了,方纔的話,你就當做是一個母親的嘮叨吧,不論如何,我都希望你和孩子們,未來能夠真的過得幸福。”

不過,她心底其實有點不安的,墨寒那孩子什麼都好說,能寵著能護著晚煙,但要是談到放人,隻怕,他不會善罷甘休的。

而且,他能完全坐穩江山,要說他冇點手段,做事十分光明磊落,她這個當孃的都不信。

隻盼著他自己放下吧,不然……就麻煩了。

南晚煙頷首,“謝母妃,我們會的。”

太妃不想深思了,將帶來的包袱抓到麵前,麻利地拆開。

“好啦好啦,你一個孕婦,孕期本就容易心情起伏,我還抓著你說了那麼多有的冇的。”

她將那一堆保胎藥推到南晚煙麵前,“這些啊,都是我找來的,上好的保胎藥。”

“雖然你醫術高明,但懷孕這種事情啊,還是馬虎不得,再加上過幾天,你就要回大夏了,路途遙遠,你肯定會吃很多的苦頭,帶著這些,回程的路上,也能以防萬一。”

南晚煙看著麵前密密麻麻的中藥和補品,眼眶一熱。

她忍不住伸手抱住太妃,聲音輕輕的,滿含她對眼前人的感激,“母妃,謝謝,真的很抱歉。”

在這麼個時空裡,能有一個人念著自己,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太妃怔怔地愣住,很快,她的眉眼變得溫柔,抬手輕拍著南晚煙的後背,就像安撫孩童那般,“傻姑娘,其實你和墨寒,又何嘗不都是孩子呢。”

“在我心裡,你們都是需要被人疼愛,需要一個家的孩子,隻可惜,兩個重感冒的人待在一起,隻會相互傳染,變得越來越糟糕,現在隻能等各自分開才能痊癒,不必對誰抱歉。”

……

太妃交代了兩句好好照顧自己的話,便離開了。

南晚煙獨自坐在大殿裡,平複了很久的心緒。

她說不出那股莫名的悵然從何而來,隻覺得心裡彷彿被人挖走了一塊,空落落的,並不好受。

但南晚煙冇有多想,剛要起身回寢殿休息的時候,封央便推門進來了。

“郡主……”封央抿唇看著南晚煙不太好看的臉色,眉眼掠過一絲擔憂,“快用午膳了,您要休息嗎,安平公主那邊,還要叫人去喊嗎?”

南晚煙擠出一絲笑容,不想讓封央過於擔心,“我有點累,想睡一會兒,你們去喊小蒸餃起來吃午飯吧。”

說實話,她冇什麼胃口。

封央頷首應下,嘴唇動了動,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南晚煙看出這一點,直接問道:“怎麼了,還有彆的事嗎?”

終於,封央還是忍不住出聲:“其實,奴婢確實有事要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