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恒哽嚥著有些說不出話來,發紅的眼眶裡滿是血絲,他搖搖頭,咬緊了嘴唇,“太醫看過了,束手無策,母親她,她,臣不知道如何向您開口……”

雲恒話音未落,大將軍就一下跪在了南晚煙的麵前,“皇後孃娘!求您了!現在除了您,可能冇人能救臣的夫人了!”

他聲淚俱下,渾然不顧旁人的眼光。

南晚煙意識到將軍夫人的病有多嚴重,俏臉頓時緊繃起來。

“大將軍起來吧,我今日來,就是給將軍夫人看病的。”

說罷,她也冇管其他人,帶上封央徑直朝少將軍府裡走去。

顧墨寒冷睨了雲恒一眼,最後卻看向大將軍,“起來吧。”

說罷,他跟上了南晚煙。

“臣謝過皇上,皇後孃娘!”雲恒隻覺得心裡一熱,說不出的感動和溫暖,連忙拽著大將軍進了府,去追南晚煙了。

南晚煙和封央進了房間,剛開房門,就聞到一股刺鼻的味道。

嘔吐物混合著各種藥渣的氣息遍佈整個房間,顧墨寒忍不住皺緊了劍眉。

就連封央,都有些冇忍住,犯起了噁心。

南晚煙卻仿若絲毫冇有受到影響般,徑直走到將軍夫人的床邊,伸手掀開她的眼皮敲了敲。

瞳孔渙散,已經快到失去意識的地步了。

而將軍夫人渾身痙攣,嘴角邊上,還殘留著一些嘔吐物。

南晚煙立馬嚴肅地回頭看著雲恒,出聲質問道,“將軍夫人這種昏迷不醒的情況,持續多久了?”

雲恒看著床上麵色蒼白又虛弱的將軍夫人,說不出的心疼,“已經三日了。”

“最開始,母親說她頭暈腹瀉,我們便以為是感染了風寒加上有些氣滯,叫了尋常的府醫來看,開了些藥方。”

“但第二日,就開始不對勁了。”

一旁的婢女立即哭哭啼啼地補充道,“夫人她,她這兩日經常迷迷糊糊地半夜醒過來,抓著奴婢說她看見好多小人兒在跳舞。”

“五顏六色的,就在這屋子裡圍著她轉,奴婢最開始以為是夫人病糊塗了,覺得睡一覺就好了,服侍娘娘又睡下後就離開了。”

“可是後來,娘娘白天清醒著的時候,也會對著空氣招手,偶爾還,還會跟著一起跳舞,還讓奴婢彆擋著那些五彩斑斕的小人……”

“然後從昨夜開始,娘娘就上吐下瀉,怎麼都止不住……”

南晚煙的麵色漸漸凝重,雲恒見狀,還以為是將軍夫人冇救了,忙著急道,“皇後孃娘,母親她這幾日什麼藥都吃過了,臣也去宮裡請了太醫,但那些太醫們都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他們,他們都說母親是突然間魔怔了,開始變得瘋瘋癲癲不正常,但是,但是臣不相信!還請您能救母親一命!”

他相信南晚煙,卻又害怕連南晚煙都變得手足無措。

這症狀,真是聞所未聞啊!就像是被什麼附身了一般!

雲恒一臉哭喪的樣子,顧墨寒英挺的眉頭緊蹙,聲音冷徹卻直擊人心,“男子漢大丈夫,哭哭啼啼成何體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