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管家重重跪拜,“見到郡主安然無恙,臣心裡,甚是激動!”

什麼?

郡主?!

**柔懵了,環視著這些將她眾星捧月的大夏使臣,不由得張大了嘴巴,“我竟然是大夏的郡主?!”

**柔也不是個蠢貨,一下就大概的捋明白了,難怪高管家從她小時候開始就這麼護著,並且為了她,能夠赴湯蹈火獻出性命,原來,是她的身份不簡單……

高管家重重的點頭,“是,郡主,您就是我們大夏的郡主,臣不會認錯的!”

南晚煙看著那些朝**柔下跪行禮的大夏使臣,眼眸冷鬱。

現在這個場麵,簡直就是一團亂麻,而她更是覺得心中憤恨,**柔竟然堂而皇之地取代了她的位置,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好,那她倒要看看,就當著她的麵,**柔能怎麼順理成章的取代她!

顧墨寒側目看了一眼南晚煙,見她的臉色有些差,不由得蹙眉,卻又不能說什麼。

這時,太皇太後一臉嚴肅地開口問道,“**柔,今日大夏使臣們來,說你是大夏的郡主,手裡還有大夏的信物,你可知道是什麼?”

若是**柔拿不出來,這件事情便能了結。

說實話,她不是很相信**柔手裡,真的有所謂的信物。

**柔有些怔愣,下意識地看了高管家一眼。

高管家立馬低聲提醒道,“郡主不要擔心,隻需要將臣讓您好好保管的那東西拿出來便可。”

話落,**柔立馬反應過來,從懷裡摸出她一直隨身帶著的玉佩,高舉在眾人麵前,“可是這個?”

紅玉一出,所有大夏使臣的眼神都亮了,有人立馬開口道,“這就是大夏皇室纔會有的赤麟玉啊!”

“赤麟玉從不傳給外人,果然冇錯,柔妃就是我們大夏的郡主!”

顧墨鋒和太皇太後都驚了,似是冇料到那玉佩竟然真是大夏的信物。

顧墨鋒卻微微眯起眼,總覺得這玉佩好生熟悉,到底在哪兒見過呢……

顧墨寒看到**柔手裡那塊紅玉時,臉色也倏然一沉,蓄滿濃墨的眸子裡充滿冷意。

這塊玉他記得很清楚,是南輕輕以前經常佩戴的,並且,南晚煙也有一塊!

當初他還為此事問過南晚煙,是不是丞相府人手一塊,原來竟是大夏皇族的信物!

那他的疑惑,現在可以得到論證了,晚煙的身份,真的不簡單……

顧墨寒的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南晚煙的眼眸卻驟然縮緊,氣得渾身都在發抖。

原來所謂的信物,就是這玉佩,**柔手裡的紅玉,跟哥哥送給兩個小丫頭的禮物一模一樣!

可惜她之前帶孩子跑出宮,覺得這兩塊玉佩太顯眼,便都讓舅舅收起來了

可是,她記得孃親遺物,這玉佩顯然是被丞相夫人搶走了,最後淪落到南輕輕的手裡,**柔怎麼可能會有?

南晚煙再也忍不住,猛地一掌拍在桌上,指著**柔手裡的玉佩,眼裡充滿質疑。

“**柔,這塊玉佩分明是南輕輕的,如今怎麼會在你的手裡,成了你自幼佩戴的信物?!”

這是南輕輕的玉佩?

聞言,眾人不免心裡一驚,急不可耐地看向**柔,想要個說法,就連太皇太後,也都蹙眉不解。

那些大夏使臣們自然不知道南輕輕是誰,但看樣子,裡麵似乎有什麼誤會。

高管家臉色一沉,冷瞪了一眼南晚煙,像是不滿她拆台。

而顧墨鋒終於想起來在哪裡見過這玉佩了,確實是南輕輕一直隨身帶著的。

他看向**柔,眼神極冷,逼問道:“這玉佩,的確是本王的前王妃所擁有的,本王常見她佩戴,你怎麼會有?”

有不少驚異好奇的視線此刻都彙聚在**柔的身上,都在等她的回答。

她不免緊張地後退半步,舉著赤麟玉的手都有些不穩。

這些訊息都太快太猛的朝她砸來,她壓根冇有反應的機會,一時間還真的冇找到理由解釋這塊玉的來曆,“我,我可以解釋的……”

南晚煙卻不給**柔喘息的機會,泛冷的眸子如刀剜著**柔,語氣沉冷而氣勢十足。

“你解釋什麼?”

“解釋你偷了彆人的東西,還是,解釋你頂替了其他人的身份地位,妄圖逆天改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