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一語雙關,**柔卻隻想到了一個方向,還以為是被南晚煙看破了真實身份,一下就慌了神,臉色煞白,什麼解釋都說不出來了。

高管家麵色沉靜,立馬出聲維護**柔道,“這塊赤麟玉從來都是郡主的東西,從一開始就是。”

“臣也不知道怎麼會跑到了南輕輕的手裡,但一定是有原因的!”

郡主千萬不能在這個時候自亂陣腳,而他要做的,便是讓郡主冷靜下來,好想辦法應對。

果不其然,高管家突然的插話,**柔的心態立即穩了下來。

“冇錯,當初我的這塊玉佩是被南輕輕搶去的。”

“從前的我不過是個將軍府的外戚,無權無勢也無依靠,一次偶然,承王妃看到了我的玉佩覺得喜歡,便二話不說搶了過去。”

“承王妃是丞相的嫡女,身份尊貴高人一等,欺負我,我也隻能忍著,便隻好將玉佩割愛給了她。”

“但之前,我聽說承王妃被關到了清安寺,便去了那寺廟,找承王妃討回了自己的東西,所以皇後孃娘在承王妃的身上見過這玉佩,實屬正常。”

她不能亂,決不能讓好不容易纔得到的這一切榮華富貴,就這麼乾巴巴地從她指縫裡溜走。

今日,她不會再讓南晚煙,成為她翻身路上的絆腳石了!

**柔言之鑿鑿,顧墨鋒卻狠狠皺眉。

他也不知道南輕輕的玉佩是何時有的,隻記得他認識她的時候,便戴在身上了。

**柔的這番話,他一時間也分辨不出是真是假,但聽到**柔說當初她去寺廟找南輕輕是為了拿回玉佩,不知怎的,他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而眾臣聽**柔這麼一說,紛紛點頭覺得有道理。

大夏使臣們更是絡繹不絕地站到了**柔身後,替**柔幫腔道,“赤麟玉本就是郡主的東西,郡主從那個什麼承王妃手裡討回來也是正常!”

“現在皇後孃娘和皇上,不會還要質疑我們郡主的身份吧?”

顧墨寒麵色冷沉,看著對**柔越發臣服的使臣們,他不由得轉頭看向南晚煙,薄唇抿得更緊了些,漆黑的眼眸裡閃過一絲糾結和猶豫。

而南晚煙一雙清凜的眸子看著高管家和**柔,忍不住冷笑。

“就算**柔說的話你們相信,那高管家,我問問你,既然你早就知道**柔是大夏郡主,為何不早點帶她回國?”

高管家似乎料到南晚煙會發問,眉頭皺了皺,不著痕跡地握緊拳頭。

他麵不改色地開口回道,“當年大夏和西野戰事不斷,大夏境內動盪不安,我便一直冇有帶著郡主回國。”

“而這些年,我也怕郡主的身份引起旁人懷疑,這些年來一直未敢特彆地助她,隻是冇想到……”

他忽然變得狠佞起來,噙火的眸子緊盯著南晚煙,一字一句充滿了怒氣,“冇想到這些年,皇後孃娘您竟然一直欺負我們郡主!”

“郡主她在翼王府的時候,臣都看得清清楚楚,更知道您是如何侮辱、打壓我們郡主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