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管家等人被宮裡的太監們領著到了使臣的住所安頓下來,此處獨立,遠離後宮眾人。

高管家聽著身邊那些大夏使臣們急迫的問話和疑惑,也是心裡煩躁不堪。

他原想著今日恢複郡主身份能速戰速決,卻不想半路殺出個南晚煙和皇太妃,攪得事情完全變成了一灘渾水。

但此刻,他最放心不下的還是**柔。

也不知道郡主此刻有冇有被太皇太後苛待,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她一定也很著急緊張。

他必須快些去找郡主商議之後的事情,好好規劃部署才行。

那些使臣諸多不解,高管家隨便兩句話就打發了那些使臣,自己孤身一人離開了住所,找到幾個過路的宮婢打聽到**柔的位置後,便前去孤福宮了。

眾人都知道高管家如今是大夏使臣,也明白大夏人前來的目的。

見他去了孤福宮,也不敢阻攔,隻當是他想要探望未來的大夏郡主罷了。

高管家就這麼暢行無阻地來到孤福宮前。

當他推門進去的時候,隻看見**柔獨自一人坐在屋裡,眼神冰冷地盯著地麵,臉色有些慘白,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高管家蹙眉,忙畢恭畢敬地朝她行禮,“臣,拜見郡主!”

“救駕來遲,還請郡主責罰!”

他們謀劃了那麼久,就是為了今日,可他竟然又讓南晚煙等人找到了插足的機會,差點帶不走郡主了。

猛然聽到高管家的聲音,彼時還沉浸在不久前見到那人的**柔,身子猛地一震。

她看向高管家,眼底掠過一抹冷駭,卻立馬佯裝出一臉的驚慌恐懼,泫然欲泣的模樣惹人心生憐惜,“高管家,你,你終於來了……”

**柔踉蹌著上前攙扶高管家起身,慘白的臉上滿是害怕擔憂,不停望著門外,像是在恐懼什麼人似的。

“高管家,我好怕啊,我感覺我快死了,你,你一定要幫我,這段時日,南晚煙處處對我設陷阱,逼得我往火坑裡跳,更是讓皇上對她百般依順聽話,竟差點將我給殺死!”

她抹著眼淚,聲淚俱下地朝高管家哭訴,根本不給高管家說話的機會。

“我知道她厭惡這具身體,卻冇想到她的手段如此狠毒,要不是太皇太後看在我肚子裡孩子的份上,我已經被皇上處死了。”

“如今我在這宮裡寸步難行,成日被關押著,活像個行屍走肉。”

“他們,他們還說,等我生下孩子,就要將我亂棍打死!高管家,我好不容易熬到現在,終於等你來接我了,你決不能讓南晚煙阻攔我,你,你定要為我籌謀!”

她的哭喊聲越來越淒慘,真真是到了聞者傷心,聽者流淚的地步。

高管家的雙手微微顫抖,看著**柔這麼楚楚可憐,心裡也很疼。

見小主子日漸消瘦,一張憔悴不堪的容顏,高管家便是猜也能猜到,這段時間在宮裡,小主子究竟吃了多少苦頭。

他忙出聲安撫**柔,“郡主,您先莫慌張,這些事情,臣定會幫您處理好。”

“如今您應該做的,便是好好養著身子,我們回大夏的時候,舟車勞頓,臣怕您現在這身子骨受不住啊。”

“至於那南晚煙,雖然有些麻煩,但她掀不起太大的風浪,無理之人,縱使再狡辯,也不能將黑的說成白的,您就是大夏郡主,這件事情,無可厚非!”

都是因為過去二皇子和皇太妃認錯了主,纔會有今日這一遭。

早知道,他就該在翼王府的時候,就跟二皇子挑明這層關係,將真相大白於天下,也不至於到現在還理不清,鬨出烏龍。

音落,**柔這才安心了些,她放緩心思重新坐下,雙眸還紅紅的泛著淚光,“如此便好,有你在,我果然能放心不少。”

可忽然想到什麼,**柔無比認真地抬眸,眼底有些許質疑與不解。

“對了高管家,有一事,我不太清楚,你是否能向我解釋?”

高管家垂首,十分恭敬,“郡主想問什麼,臣都能說給您聽。”

**柔道:“今日,你在朝會上說的那些話都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我年幼時跟南晚煙互換過身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