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低沉動聽的聲音入耳,鬨鬨驚詫不已,看著麵前的黑袍男人出了神。

哇,這個叔叔長得好好看呀,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簡直就是他的夢中情爹!

黑袍男子撫著他擠出來的眼淚,鬨鬨順著他的手臂看去,似乎看到他露出的手腕處,有一些燒傷的痕跡。

可惜了,臉長得好看,胳膊卻受過傷,不過人無完人,他見這位公子,真是極其順眼!還有那麼一點親切感,尤其是他的眼睛,越看越好看。

但鬨鬨時刻不忘自己的使命,乖巧又可憐地道,“我叫鬨鬨,我孃親她,她……”

咦,這個問題好難哦,之前怎麼冇有人問這個問題。

他看了一眼“死去的爹爹”,忽然哭得很難過,“對不起公幾,我的肚肚有些餓餓,為了把自己賣出去給爹爹安葬,已經,很久很久冇有吃飯惹……”

黑袍男子垂眸看著眼前賣慘的小奶娃,心頭髮軟,他剛想開口,忽然聽到身後那青衣公子說道,“這位公子,選拔就要開始了,好心勸你一句,若是不想誤了時辰,還是彆管這孩子了。”

“如今這城裡也有不少行騙的男女老少,我怕你因為一時好心,耽誤了自己的大好前途。”

鬨鬨聞言,心裡有些小緊張,生怕黑袍男子不管他了,這樣考覈失敗,他就又要錯失一個夢中情爹了。

可黑袍男子卻忽然十分溫柔地將他抱起,穩穩抱進自己的懷裡,頭也不回地朝不遠處的小攤走去,聲音低沉卻帶著不容置喙的冷意。

“若是對一個孩子都能見死不救,那我認為,就算中選,鳴凰公主也不會喜歡這樣的男人。”

“天下之大,遇到患難之人,有能力者,當施以援手。”

說罷,他低頭像是換了張麵孔似的看向鬨鬨,溫和的道:“彆怕,我帶你去吃點東西,這裡人多,我相信就算你不在,他們也不會將你爹爹拖走的,等你吃完,我再給你的‘爹’,好好下葬。”

青衣公子等人聞言,都一臉無語地看著黑袍男子,覺得他簡直無藥可救。

而鬨鬨卻呆呆地看著眼前這個豐神俊朗的男子,不可思議地張了張嘴巴。

這不就是他和哥哥姐姐們想要的爹爹麼,要對小孩子好,這個公子做到了,他心裡暖暖的,還有些開心。

鬨鬨緊緊地抱著黑袍男子,感覺抱著自己的爹爹一樣,好溫暖啊。

這時,他看到路邊擺著的糖葫蘆攤,忽然瞪大了眼,“糖葫蘆……”

“你也愛吃糖葫蘆?”黑袍男子挑眉,眼裡噙著一絲笑意,從懷裡掏出一方帕子細心又溫柔地替鬨鬨擦掉了臉上的汙垢,“兩根夠不夠?”

被擦去一臉汙漬的鬨鬨,終於露出了自己的真容。

粉白色的小臉肉嘟嘟的,挺翹的鼻梁小巧精緻,生的就是一副貴相。

他有些小心翼翼地點頭,渴望地舔了舔嘴唇,“一,一根就夠了……”

“多謝公幾,我以後,一定會報答你的!”

他纔剛長牙,孃親平日裡都不準他吃糖葫蘆,說是對牙齒不好,但今日,他偷偷吃一根,應該也冇什麼大問題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