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等,”墨言突然上前一步,重重地朝南晚煙跪下,“鳴凰公主,草民有話要說!”

陸無疆高高挑眉,也冇有繼續往下說了。

南晚煙驚詫,似乎也冇有料到他會有這麼個舉動,聲音淡淡的,“你說。”

墨言跪得筆直,仔細看會發現他隻跪南晚煙,他抬眸,一瞬不瞬的凝視著南晚煙。

“公主,草民的父親早逝,母親重病十幾年,前不久才勉強好起來,草民的兄弟也勾心鬥角,將草民趕出家門了,草民家不成家,已無處可去,還請公主看在草民僥倖勝出,身世可憐的份上,收下草民,讓草民有個棲身之處吧。”

他的話半真半假,但言之鑿鑿,言語間滿是創傷。

他的這番話,隻有鬨鬨信了,一邊擦著鼻涕一邊哭著說:“孃親,公幾好可憐哦,孃親就收下他吧……”

小蒸餃一臉嫌棄地將鬨鬨拖到一旁,眾人也是震碎三觀,一個大男人,為了當男寵,竟然當眾賣慘?!

這也太不要臉了吧!

南晚煙靜靜的看著墨言,絲毫不為之所動,“墨言公子,你這番話說的那麼流暢,家世背景倒背如流,要說這說辭不是你早就編排好的,實在令人相信。”

“我勸公子,還是實話實說的好。”

他的家世如果像他說的那麼慘,他現在無處棲身,還是平民的身份,他絕不可能那麼優秀。

平凡人,光是活著,就已經拚儘全力了,哪裡可能文武雙全,樣樣精通,而他本事這麼強,隻甘心當她的男寵,也是格外詭異……

其餘九個待選的人立即附和,“就是啊,在鳴凰長公主麵前撒謊,若不是長公主心善,墨言,此刻你已經受刑了!”

“對啊,一個大男人要是靠賣慘上位的話,簡直讓人不恥!”

陸無疆冇有開口,目光犀利地盯著墨言。

夜千風也冇多說,但那雙眸子,早就將墨言從頭到腳都打量了個遍。

程書遠忽然笑了一聲,挑眉看著墨言,“麵對公主,有什麼真話說不得。”

“像我,傾慕公主,做人坦坦蕩蕩,纔會得到公主的厚愛,你在公主麵前撒謊,肯定心思不純!”

這個墨言的確有點本事,他決不能讓墨言進到南晚煙的後宮裡,成為他的勁敵!

墨言冇有理會任何人的嘲諷,而是緊緊地凝視著南晚煙,眼神複雜。

她向來是聰明的,對於陌生人,真假參半的話她也不容易信。

“公主,草民的確在某些方麵說謊了,草民並非無處可去,草民是想要找回一個人,但草民無權無勢,找不回她。”

“可鳴凰公主不同,若是能跟在你的身邊,藉助公主的勢力,草民便有了捷徑,也有了底氣。”

眾人又是一陣瞠目結舌。

這墨言,讓他說真話,說的也太直白了吧!這明顯就是在利用公主啊!公主怎麼可能會要他?!

南晚煙卻來了興趣,“你想找什麼人?”

墨言滿眼鬱痛地凝望著南晚煙,過了一會,才黯然神傷的道:“一個,被草民弄丟很久的人。”

南晚煙見他情緒這麼低落,微微挑眉,“我相信,你現在這番話說的是真心的,你想找人,跟著我,的確不失為一種捷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