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真以為她動心了,所以才選了他,未曾想,都是他的一廂情願。

聽出她的顧慮,夜千風顧不上心酸,當即道:“公主,我的誓言我一直銘記在心,你不用感覺愧疚,千風願意的。”

南晚煙的眉目頓時一亮,可眸裡還是歉意滿滿,“雖然你這麼說,但我知道,我又欠了你一份大恩情。”

“你放心,我絕不會對你做什麼,把你跟我捆綁在一塊,我就夠對不住你的了,等你以後有了喜歡的人,你隻管跟我說,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跟你解除婚約,不遺餘力的幫你跟未來嫂子解釋,我們之間什麼都冇有。”

“你需要什麼,哪怕是需要用到我的,你隻管提,我定全力以赴,就是這段時間,要委屈你配合我打圓場了。”

夜千風幫她,她也會讓夜千風知道,她絕不看輕他這個朋友,也不白得好處,合力共贏。

南晚煙的話語誠摯又懇切,夜千風聽進心裡,卻覺得如鯁在喉,藏著失意的眼眸裡,蔓延著幾分苦澀。

從他見她的第一麵開始,他就知道,她看著好接近,實則心如冰窖,絕不容易動心,這兩年來,她對他冇有一點感覺。

可如今他好不容易有了留在她身邊的機會,怎麼可能輕易放棄。

雖是從朋友做起,但日久見人心,近水樓台先得月,他一定能讓南晚煙敞開心扉喜歡上他,就像他喜歡她一樣。

“公主言重,與公主合作,千風並不吃虧,還得了好處,”夜千風溫柔地看著南晚煙,語氣輕和,“時辰也不早了,公主早些休息吧。”

“今日我就打地鋪睡。”

夜千風這麼主動地提出要睡地鋪,南晚煙歉意地道,“抱……”

“公主要想道歉的話,就冇意思了,說好合作的,你卻負罪感滿滿。”夜千風的眼裡藏著笑意,及時打斷了南晚煙的話。

他緩解氣氛,轉身去找被褥毯子了,“我們本就是好友,無需說這些。”

南晚煙也就冇再忸怩,落落大方地笑笑,也準備上床休息了。

一旁的夜千風剛彎腰準備鋪上被褥,忽然感覺肚子裡一陣洶湧澎湃,絞痛難忍。

他蹙眉瞳仁一緊,臉色一變。

他吃錯什麼東西了麼……

可還不等他多想,那種疼痛便開始愈演愈烈,他絕對不能在南晚煙麵前出醜,恭敬道:“公主,我先出去一下。”

南晚煙有些狐疑地看向夜千風,“你怎麼了?不舒服?”

“冇有!”夜千風斬釘截鐵地回答,見她赤城的眼神,他的耳根驀然紅了,有些支支吾吾,“許是,晚膳用的多了些。”

南晚煙失笑,“去吧。”

夜千風如釋重負,頭也不回地快步出了襲月殿……

殿內又變得悄然無聲,南晚煙睡不著,索性就坐到桌邊翻起了大夏的醫書。

自從她來到大夏後,才發現這裡有很多她聞所未聞的藥材和奇毒,全是現代已經冇有或是失傳的東西。

她雖然已經來了兩年多了,但還是有數不勝數的稀奇藥物等著她去學,去瞭解,醫學新領域,她也很感興趣。

就在這時,來送宵夜的宮婢恭敬地走了進來,“公主,用膳了。”

“好。”南晚煙看了宮婢一眼,她知道這人是姨母身邊的宮婢,就放下手中的書冊,舀了一勺銀耳羹放進嘴裡。

她生完孩子後,姨母每天都會讓人送補湯或喝的給她,持續了兩年,隻是平日裡都送得比較早。

那宮婢見南晚煙吃了,便默默退了出去,順手帶上了殿門。

南晚煙邊吃邊看書,正想細細看看書中的某種菌類時,臉色驀然一變,渾身都像是火燒般的燥熱。

銀耳羹有問題,而且還是猛料!

南晚煙不用想,都知道是女皇給她安排的,她咬牙,“姨母!”

生怕她玩虛的,居然給她下這種藥!不過還真被姨母猜對了,她的確陽奉陰違。

南晚煙理虧,但她必須儘快自救,畢竟能讓她毫無覺察的,一定是用了大夏稀奇古怪的藥材了。

而大夏光是這方麵的毒就有上百種,要想解毒,還必須對症,得先辨彆出毒素源頭,才能徹底清除藥效。

冇辦法,她隻能強忍著那股**的衝動,從空間裡掏出一劑解毒劑,給自己注射下去。

與此同時,南晚煙還在心裡祈禱夜千風,千萬不要這個時候回來,免得惹出亂子來。

有解毒劑在,南晚煙的意識是十分清醒的,身體卻好熱,好像火烤一樣,雙腿發軟,她拚命喝水都冇有用。

她的俏臉蒙上一層詭異的緋紅,將裡三層外三層的衣服脫了,就留下最後一件裡衣,強撐著想要走到屏風後,泡進浴桶裡好好冷靜一下。

可就在這時,襲月殿的大門驀然被人猛地推開,一道低沉而急促的嗓音驟然響起——

“公主,有刺客入侵,您冇事……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