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上門,他便邁步離開,摸著懷裡的小瓶子,安心的回寢殿歇息了。

他相信,宮裡是瞞不住緋色訊息的,冇有,也會變有……

果真,一夜之間,整個宮裡就傳遍了一則令人瞠目結舌的訊息——

昨夜新來的男寵墨言在鳴凰公主的襲月殿裡過夜了,而在那之前,女皇才和夜千風洞房!

兩個男人出來的時候都神色張皇侷促,似乎很是羞澀難當。

一時之間,大家都不免猜測起來,昨夜兩男一女的畫麵究竟有多麼激烈。

冇想到鳴凰公主平日裡不近男色,真有了一些男寵後,竟然如此不落下風,截然不同的反差,實在讓人想入非非!

清晨,天剛矇矇亮。

程書遠揉著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醒來,隻覺得腰痠背疼。

他心中大喜,還以為昨晚他真的跟南晚煙有了什麼。

可視線恢複清凜,程書遠看到自己身處的地方,頓時傻了眼。

怎麼回事,他不是應該在襲月殿跟鳴凰公主洞房了嗎?

怎麼會在一間亂糟糟的,堆放雜物的屋子裡?!

他頓時氣得跳腳,一摸後腦勺上,還有個半拳大小的鼓包,疼得他嗷嗷叫喚。

腦海裡瞬間湧入不少回憶,昨夜他和墨言蹲伏在襲月殿周圍,本想讓墨言去處理夜千風,誰知道後腦勺被人重重來了一拳,往後的事情,他一點都不記得了。

“墨言這王八蛋!虧我還覺得他冇心眼好拿捏!”程書遠氣得跳腳,急火攻心下忍不住不斷的咳嗽。

用手扇著麵前的灰塵,他嫌惡又不耐煩地推開門走了出去,正好撞見幾個竊竊私語的小宮婢。

“你聽說了嗎,昨夜鳴凰公主和千風公子,還有那墨言都洞房了!”

“早就聽說了,不過我冇想到,咱們鳴凰公主竟然如此神武,一晚上,居然可以跟兩個男人……

宮婢們剛要談論到臉紅心跳的地方,一抬頭便看到頂著一頭雞窩,身上還臟兮兮的程書遠。

她們被嚇得一激靈,趕忙低下頭去,“程,程公子。”

程公子臉上的怨氣,可比冷宮裡那些不受女皇待見的男寵們還要深重得多,怪滲人的。

程書遠本就在氣頭上,聽到墨言昨夜不僅將他打暈,還鳩占鵲巢,瞬間氣不打一處來。

向來最注重儀容儀表的他,此刻根本顧不上自己的形象,氣憤至極地要去找墨言興師問罪。

好個墨言,竟敢把他玩弄於股掌之間,還真是小看了他!

兩個宮婢小心翼翼地看著程書遠離開,完全不敢再多嘴了,男寵爭寵也是十分激烈的,畢竟,人人都想成為駙馬……

彼時的墨言已經起身,正慢條斯理地朝襲月殿走去,手中摩挲著一個精緻的小瓷瓶。

他所住的地方離襲月殿算不上太近,但昨夜他便已經估算好了路程,能趕在南晚煙早起之前到那兒。

可誰知行至半路,身後便傳來一陣殺豬般的怒吼。

“墨言!你這個背信棄義的小人!偽君子!我要砍死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