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如今想要鳴凰公主放人,那就是駁了幾位王爺的麵子!”

誰知城譽夫人根本不吃這一套。

她繼續哭嚷著,雙眼通紅地盯著南晚煙,“鳴凰公主,就算老身現在說話冇了分量,您也不能這樣對老身啊?”

“老身不過是想要拜托您將鴻蒙放出來,您,您竟然讓一個宮婢來打發老身。”

“老身給您跪下了,求求您,放了鴻蒙公主吧!”

說著,她就跪下來了,眼神還偷偷地瞟著南晚煙,觀察她的反應。

就因為這個南晚煙回來了,所以她的孫女纔不受各位殿下的寵愛了,導致整個陸家都不像從前那樣風光無限了。

而這次更是離譜,皎皎就隻是因為話說得重了些,竟然就被四殿下懲罰了,簡直欺人太甚!

封央不動聲色地攥緊拳,麵紗之下的臉冰冷無比。

這個老東西就知道賣慘哭冤,要不是女皇說過,抱養的公主的家族理應善待,給了陸家那麼高的權力,這老太太能這麼橫嗎!

南晚煙放下手中的筆,沉眉臉色冷鬱地盯著城譽夫人,語氣犀利。

“城譽夫人,昨日四哥不過是罰鴻蒙抄書百遍罷了,抄完便可以自由,又不是將她軟禁起來,何來放人一說?”

“哎呀!怎麼能不是軟禁呢?”城譽夫人一張老臉都憋得通紅,心急如焚地哭訴著:“皎皎她好歹也是個公主,身份尊貴無比,如今卻要被罰抄那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一百遍。”

“老身,老身並非覺得公主您這樣做有錯,可四殿下為了盯著鴻蒙公主,竟然還派人專門盯著,抄不完不許出屋子,更不準有人探視。”

“鴻蒙公主一直被關在屋裡哭泣,老身身等人聽著真是心痛啊,您高抬貴手,就放了她吧,您若是不放人,老身就長跪不起……”

她雙手捧著臉嚎啕大哭起來,被袖子遮擋住的眼神裡,卻透著點點犀利的精光。

她的乖孫女可不是用來被關在屋子裡的,這種懲罰對於一個要爭儲位的公主來說,害處太大了!

而且,這肯定也是南晚煙的手段,為了穩固自己儲君的地位,竟然這麼對付她的乖孫女,簡直可惡!

就這麼個說法,好像是公主的錯一樣,要讓不知情的人聽見了,都以為公主欺負了這個不要臉的老太太呢!

封央心裡著急,可南晚煙隻是彆有深意地盯著老夫人,嘴角噙著一抹冷笑。

陸家人這一招挺厲害的,叫一個年事已高的老太太來搞事。

若是她不放人,老太太長跪不起,到時候有個好歹,恐怕那些看不得她當儲君的人又要叨叨了,她討不到任何好處。

但倘若她放了鴻蒙,那就是助長了鴻蒙的威風。

在這宮裡,她不可能處處受哥哥們和姨母的保護,終究還需要她自己建立起該有的威嚴。

南晚煙垂眸,旁若無人地處理起宮務,語氣充滿不容置喙的威勢。

“城譽老夫人想跪,那就跪著吧,封央,送老夫人出殿門,外頭天氣好,讓她在外麵跪著,無聊時,還能賞賞太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