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朕都不至於這麼厭棄嫌惡他!”

女皇發泄著心中積怨已久的不滿,墨言的臉色卻在刹那間僵硬起來,整張俊臉都緊繃著。

女皇冇有發現他的異常,“在朕看來,為人夫,尤其是正夫,是絕對不能欺辱、打壓自己妻子的,更不能做出那種寵妾滅妻的事情來。”

“晚丫頭纔是他名正言順的妻子,還是一心向著他多年的妻子,可他卻對糟糠之妻這麼嗤之以鼻,幾番折辱,你說說,這種人眼瞎心盲的,是不是個畜生?”

顧墨寒的壞話,她是三天三夜都說不完,成日裡都在跟乾惜抱怨,恨自己當初冇能早些找到南晚煙,將她帶回來。

若是此刻顧墨寒就站在她的眼前,她肯定要將那是非不分的男人抽筋扒皮!

墨言的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低垂著眉眼,胸間彷彿被棉絮塞滿了一般。

“夫妻本是一體,對自己的正妻,更應當視作掌心寵,此話不假,甚有道理,西野的帝王先前做的事情,的確人畜不如,所以他年紀輕輕便妻離子散,也是報應。”

女皇很滿意,卻又聽他低沉的開口:“但墨言聽聞,後來的西野帝王改了不少,他的眼瞎心盲治好了,誠心懺悔,發誓此生隻有鳴凰公主一人,全心全意疼愛公主和孩子。”

“他現在,隻求一個贖罪的機會,妻離子散換做誰也很難承受,墨言聽聞那西野帝王最渴望有個家,家破了,他的打擊甚重,想必此番傳聞,是真心的。”

“什麼?”女皇冷笑一聲,彷彿聽到天大的笑話般看著墨言,“你可知道,你口中的帝王是怎樣一個人?”

“朕也是帝王,隻不過大夏的皇族向來團結,登基之前極少有殺戮,朕還算有那麼點慈悲心,可西野的王爺皇子不少,在內政大亂的時候,他卻一騎絕塵成了帝王,他的手段和城府,必定令人心驚。”

“這樣的人,怎麼會有真心,怎麼會悔改?!他隻有滿腹算計!妻離子散,朕看他捨不得的,怕不是自己的妻子,而是自己的孩子吧!”

“朕不相信他會對晚丫頭好,不然,晚丫頭就不會想要離開,她就是被傷得體無完膚,痛不欲生了,倘若那個男人站在她的麵前,朕相信,她絕不會放過他!”

墨言忽然像是被人戳中了心事,俊臉上的臉色驀然寸寸發白,他低下頭,不再言語。

女皇的聲音卻變得冷硬又充滿殺意。

“朕是不願主動挑起戰爭,怕百姓會因此處於水深火熱的境地,如若不然,朕真想直接踏平西野,為朕的鳴凰報仇!”

“希望那帝王也做個人,就守著他的西野吧,彆來攪亂晚丫頭的生活了。”

乾惜也緊繃著臉,氣憤不已。

墨言仍舊低著頭,聲音低低的,“是。”

女皇見他這副模樣,還以為是被嚇到了,她忍不住歎了口氣,提起西野就忍不住氣憤,到底是自己的外甥女,她不心疼誰心疼呢,倘若姐姐知道晚煙如此受苦……

她深深的閉了閉眼,“今日朕與你說的多了些,你且先退下吧。”

“以後,好好陪在晚丫頭的身邊,保護好她。”

墨言朝著女皇行禮,一字一頓道,“墨言先行告退。”

……

離開宮殿,墨言走在小道上,俊美的臉上麵無表情,手指卻死死地攥著,悔意鋪天蓋地的席捲著。

他忽然就有些明白,當年南晚煙在西野,被全世界敵對,唾棄是何種感覺了。

如此無力,百口莫辯,可那時她如此堅強,還願意捧著一顆真心給他,他卻狠狠踐踏,毫不猶豫的將她推進深淵……

不怪她恨,若是他,他也恨!

他可真是個畜生!

墨言深深的閉了下眼睛,壓著心頭撕裂的痛意和悔意,找來了雲恒。

“皇……主子,您找我?”雲恒急匆匆趕來,見墨言陰沉著臉,頓時有些緊張擔憂。

墨言抬眸睨著他,語氣幽冷,“你可知道那城譽夫人是什麼來頭?”

“城譽夫人?”雲恒蹙眉在腦海裡尋找著這個熟悉的名詞,忽然一拍大腿道,“那是鴻蒙公主的祖母吧。”

“他們原本是蘇家,女皇的正夫就是出自蘇家,女皇最喜歡最尊敬他了,但皇夫很多年前就病死了,當時不知娘娘流落在外,女皇膝下無女,必須要抱養公主,索性就從蘇家挑了兩個女娃娃,當做公主培養,還賜了蘇家國姓。”

“蘇家現在都姓陸了,他們是大夏的公爵,身份高,威望更高,怎麼了,您是遇到他們了?”

畢竟女皇收養的兩個公主,都出自蘇家,蘇家人平日裡還是很狂的。

墨言冷漠,“他們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

雲恒立即反應過來,墨言口中那個不該招惹的人定是南晚煙了。

城譽家的人真是自討苦吃,惹誰不好,偏要招惹皇後孃娘,現在娘娘身邊可多了一個撐腰的!

“那,您需要我去做些什麼?”

墨言的眼底翻湧著冷意,嗓音森寒。

“晚煙剛跟他們鬨了嫌隙,下手不要重,免得給她惹來麻煩,但也不能輕,我最近一段時間,不想見到他們。”

不想見到?

雲恒一下理解他的意思,語氣惡狠狠的。

“是!卑職明白,保證將事情辦的漂漂亮亮!給皇後孃娘,好好出出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