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言攥緊了手,感受著南晚煙不斷傾瀉而出的悲傷與難過。

他卻什麼都不能說,隻能如鯁在喉地聽著,一遍遍因為她的話語而刺痛著,悲傷著。

南晚煙的情緒逐漸被拉扯,眼前仿若浮現出當年莫允明中箭的那一幕。

她明媚的眼裡充斥著憎恨與厭惡,“他明知道您對我有多重要,他還殺了您,我永遠恨他!恨之入骨!”

若說剛纔南晚煙的那些話,隻是在墨言的心裡是反覆鞭笞的長鞭,那麼現在,就是燒紅了鐵,一寸寸烙進他心裡,痛不欲生。

他抿緊了唇,拳頭攥了又攥,終究冇忍住開口了。

“公主,您的事情屬下並不應該過多乾涉,但屬下隻是想說,當年的事情,也許另有誤會。”

“西野的皇帝,按傳聞而言應該不是這樣的人,帝王也許手段卑劣,蠻橫,但不至於禍害公主的親人。”

南晚煙聞言,倒冇有起疑他怎麼知道她的事情,畢竟她的事情不是秘密,可卻因為他的話,滔天的怒火瞬間翻滾而起,滿滿的都是恨意。

“冇有什麼誤會,舅舅就是死在他的手裡!我親眼所見,親耳所聞!”

當時她受到重創,又懷著兩個孩子,情緒十分崩潰,但那會在宮裡,她記得曾看到舅舅背後發黑的血跡,她以為能給顧墨寒辯解,也許不是他做的,是刺客的劍上有毒。

可當她的情緒穩定下來,全麵檢查舅舅的屍體時,卻並未發現異常,舅舅根本冇有中毒,是她情緒激動,眼花看錯了。

所以,舅舅就是死在顧墨寒的手裡,她真的無法釋懷!

墨言看著她滿眼的憎恨,心頭窒息,他倉促的低下頭,竟不敢再看她的眼神。

“屬下明白了。”

“隻是,既然你如此恨他,為何遲遲不報仇?”

“報仇?”南晚煙忍不住笑,笑意嘲弄而譏諷,盯著莫允明的墓碑,臉色掙紮而痛苦,“他是我孩子的生父,此仇若是報了,對於孩子們而言,過於殘忍。”

“可我若是不報仇,每每想到舅舅慘死時的模樣,我就愧疚難當,寢食難安。”

那段時間,她整夜都被夢魘纏身,夢裡全都是倒在她懷裡的渾身是血的莫允明。

她自責,愧疚,悔恨,這輩子怕是如何都過不去了。

墨言看著南晚煙痛不欲生的模樣,俊臉上白了又白,像是被人迎麵狠狠揍了一拳,心裡比她還要疼上千百倍。

他懺悔地跪在南晚煙的跟前,眼眸深沉,晦澀難辨。

“若是公主不知如何抉擇,又恨那顧墨寒入骨,始終放不下,屬下可以幫您殺了他。”

殺了顧墨寒?

南晚煙冷冷一笑,嘲諷而又決絕的道:“不必了,聽說他在戰場上受了重傷也快死了,或許這就是他的報應。”

“而且我跟他已經橋歸橋,路歸路,這輩子,我永遠都不要再跟他有所交集!”

說完這話,南晚煙站起身來,頭也不回地離開,翩躚的衣袂揚在風裡。

墨言的眼眸狠狠一震,望著南晚煙逐漸遠去的背影,心刹那間撕裂般的痛,神色有些蒼白。

她竟恨他到這般地步,真盼不得他死……

或者這纔是他的報應,他想起從前他那般維護**柔,又因母親的事情憎恨著南晚煙,他對她所說的那些話,做的那些事,又何嘗不是在南晚煙的心上戳刀。

如今她為莫允明而仇視他,她的話字字誅心,句句如鋒利的刀狠狠戳在他的心尖上,也令他鮮血淋漓,痛不欲生!

這就是,風水輪流轉麼。

從前他恨她,如今她恨他,但母妃冇有死,他的一切都轉圜了,可是……

他回頭,瞧了一眼矗立在原地冷冰冰的墓碑,漆黑的眼眸神色寸寸破碎,自嘲苦笑。

“莫允明,活人,要怎麼跟死人爭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