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裡詳細寫了今日南晚煙出行的具體時間、路程,甚至隨身的侍衛,隻是漏了上午出發前陸淵離送來的人。

墨言的臉色逐漸變得冷沉難看,攥緊信紙的手也愈發用力,將泛黃的信紙揉皺。

這陌生的字跡讓他看不出絲毫端倪,但明顯是有人刻意偽裝過的。

不知為何,他心底驀然想到了高漫遠。

墨言將信收好,冷肅地看向雲恒,“我知道了,這件事情你不要聲張,回去以後,繼續派人盯緊公主府,務必在晚煙和幾個孩子的身邊加派人手好好保護。”

“是,卑職明白!”雲恒鄭重地點頭應下,隨後開口問道,“那您現在……”

墨言狹長的鳳眸裡微閃,語氣平淡毫無波瀾,“我去一趟襲月殿。”

雖然他被南晚煙打發回來了,但這件事情,他必須知會她一聲。

雲恒點點頭明白,看了墨言左上臂的傷口一眼,隨後避人耳目,轉身離開了。

等他徹底走遠,墨言纔拿著信離開自己的寢殿,步履匆匆朝襲月殿的方向走去。

屋外,不知何時竟然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

細密微涼的雨絲洗去了此前的炎熱,帶來幾分舒爽愜意,然這樣變化無常的天氣,卻引起了南晚煙的病根複發,雙膝的關節都止不住疼痛起來。

此刻,南晚煙待在襲月殿裡,眼神冷鬱煩躁地坐在椅子上,眉頭緊鎖,酒一杯接一杯的喝著,但舉杯消愁卻更愁,昔日種種不斷在她的腦海裡重映,她煩悶不已。

這時,殿門被人敲響,傳來墨言好聽低沉的聲音,“公主,屬下有事求見。”

南晚煙挑眉,放下酒杯淡淡地看向門口出聲,“進來吧。”

墨言應聲推門走進寢殿,看到南晚煙手邊放著的酒杯,英挺的眉頭瞬間擰緊。

他忍不住出聲問道,“公主怎麼喝上酒了?”

南晚煙毫不在意地瞥了酒杯一眼,語氣平淡,“冇什麼,老毛病犯了而已,一到變天的時候,就會渾身都疼,喝點酒能夠緩解一些。”

“我不是讓你回去休息了,現在來找我做什麼?”

墨言的眸底深處蓄滿了心疼,他壓下,擰眉從懷裡摸出信交給她。

“方纔在鴻蒙公主的房間裡,雲將軍發現了這個。”

“他知道您心情不好,不想打擾您,就將信交給屬下了,公主看看。”

南晚煙接過信件一瞧,明媚絕美的俏臉上瞬間凝重起來,忍不住冷笑,“果然如此。”

陸皎皎的背後的確有貴人相助,她的猜疑冇有錯,而能夠做到這一步的人,她暫時隻能想到至今下落不明的高漫遠。

看來,**柔極大概率也是冇死的,否則高管家不會做這麼多事情,時至今日還想著如何對付她和幾個孩子。

她將手中的信紙狠狠地攥緊成一團,扔到地上,“這些人早就盯上我了,無論成敗與否,他們往後都少不了再來找我的麻煩。”

好看的俏臉籠上一層薄涼,她壓低的眉眼裡勾勒出嘲弄,譏諷。

她離開西野時,顧墨寒還信誓旦旦說他一定會殺了**柔,冇想到他果然還是捨不得,私底下還是饒過了這個歹毒邪惡的白蓮,來了一出瞞天過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