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忽然間就想起了什麼,南晚煙驀然冷笑一聲,又給自己斟滿一杯酒,仰頭一飲而儘。

這世間眾人性格各異,既有像墨言這般重情重義知道悔改的,也有著同那人一樣,明明早就做錯了很多事情,卻還一錯再錯,固執己見的類型。

想到慘死在那人箭下的舅舅,想到明明早該死了,卻還在苟延殘喘憋著壞心的**柔,南晚煙捏緊了酒杯,嘲弄地勾起紅唇笑出聲來,“真是造化弄人。”

她不知在想些什麼,徑直端起酒杯,這次卻不是單單給自己倒了一杯,還抬眸望向墨言,一臉同病相憐,“你也是個苦命人,一塊兒喝吧。”

墨言詫異地看著南晚煙一杯接一杯下肚,忍不住出聲問道,“公主很愛喝酒?”

要知道,從前她的酒量奇差,喝完酒便會控製不住地發酒瘋……

一連灌了好幾杯酒,南晚煙的腦袋有些發暈了,她單手撐著腦袋,無所顧忌的又喝了一杯。

“我是挺喜歡喝酒的,不過從前我的酒品很差,喝一點就能發瘋,所以基本不太敢碰,但現在生下安安鬨鬨以後就好了很多。”

“喝酒能止痛,也能讓我暫時安定下來,忘掉很多煩心事,每次醉意上頭,我還能沉穩入睡。”

聽著南晚煙故作輕鬆地說出這些話,墨言不由得將劍眉擰得更緊,冷白清雋的俊臉上滿是痛心難受。

薄唇抿成一條直線,他剛想開口,忽然聽到南晚煙問:“對了,我交代給你的兩件事情,進展如何了?”

墨言眼神一深,如實答道,“回稟公主,高漫遠的具體位置,屬下已經在查了,但現在還冇有過多進展。”

“至於您擔心的那個**柔,屬下也派人去找她的訊息了,雖然一時半會兒不會有回覆,但過段時間應該就能知道了。”

南晚煙嚥下一口酒,腦袋更暈了,不緊不慢的說道,“進度倒是比我想象中要快。”

“不過,既然你的本事這麼大,還有誰,連你都找不到……”

言外之意,便是在說墨言口中那個他要尋的人。

跨國尋找**柔的訊息無疑是大海撈針,更難上加難,他也冇藉助她的力量,而是用自己的人脈自己的關係去尋,說明本事不小。

那他要找的人,怎麼會找不到呢……

墨言如鯁在喉,捏著她的腿的動作都僵硬住了,一時間不知如何作答。

“屬下……”

他抬頭看向南晚煙,卻發現她已經趴在桌子上,沉沉的睡了過去。

墨言的心徹底鬆動,他停下了按摩的雙手,小心翼翼撩撥著南晚煙耳邊的碎髮。

她毫無防備,醉暈了,而他的眼神深邃,再也不必偽裝,眸裡是清晰可見的濃重思念,還有幾分苦澀,“是你,一直都是你……”

他能找什麼人,他想找什麼人,除了她,還是她,隻有她。

墨言將她手裡的酒杯拿開,直接將她從椅子上打橫抱起,抱到了床上。

她安安靜靜的躺著,衣襟深處隱約可見精緻的鎖骨,冷白的俏臉上,在酒精的作用下多了幾分讓人遐想連篇的緋紅。

他給她蓋上了薄薄的毯子,她似乎很熱,一下就撩開了,卻始終睡的很沉,跟從前醉酒的模樣判若兩人。

“還是老樣子,睡覺都那麼不讓人省心。”墨言有些無奈,將薄被又蓋回了她的身上,但將她的手拿出來了,免得她又撩開。

同時,他也有些失望,“隻是現在不同了,你再不會纏著我說胡話,睡得那麼沉,你可有一次,在夢裡見到過我?”

南晚煙自然不可能迴應他,自顧自睡的昏沉。

墨言捨不得離開,他能製造私下見她的機會很多,但單獨相處且能接觸她的機會很少。

兩年多以來,他無時無刻不盼望著這一刻。

他的手撫著她的臉頰,從她的眉眼,到她的鼻梁,最後落在了嫣紅的唇上,目光一下暗了下去……

墨言的雙手撐在她的身側,忍不住俯身吻著她,有些控製不住的撬開她的唇齒,細細的撩撥,而後剋製不住的激烈的吻了她。

“唔……”南晚煙瞬間不舒服的擰眉,推了他一下,他頓時不敢太放肆,從薄唇溢位長長的歎息。

“晚煙,分離了整整九百一十二天,你可曾想過我?”

像不像他一樣,日夜思念,備受煎熬。

或許,她隻顧著恨他吧,思及此,墨言的心臟忽然狠狠刺痛了一下,卻又有些不甘心。

什麼都在變,唯獨她厭棄他的心冇變過,可她小瞧他了,他不遠千裡而來,要得到什麼,他自己很清楚。

他們一家人,總要團圓。

墨言再次吻住了南晚煙,吻住了他思念已久,放在心尖上的人。

兩顆心挨的極近,一顆如常,一顆心跳如擂,男人的薄唇一寸寸往下移,混亂中,從男人的懷裡滾出一個形狀特彆的瓶子,滾進了床底下。

瓶身是褐色半透明的,蓋子上還雕刻著奇怪的花樣,瓶身上還寫著“失憶水”三個大字。

可他,卻毫無察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