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營帳內空間狹小又密不透風,此刻卻擠了整整九個人。

一地血流成河的景象,讓南晚煙看得驚心動魄。

這也太他孃的血腥了!

濃稠的腥味混著汗水,刺鼻又讓人犯噁心。

而且,她竟然在人堆裡看到了熟悉的承王——顧墨鋒!

南晚煙下意識的看向身旁的顧墨寒,男人眉眼之間儘是殺意,隻一個眼神交鋒,就像把顧墨鋒千刀萬剮了一般。

南晚煙心頭詫異萬分。

她隻知道顧墨鋒素來看顧墨寒不順眼,但冇想到這個承王對付起顧墨寒的人來,竟然是這麼心狠手辣。

顧墨鋒挑釁看著顧墨寒,嘴角勾起嘲諷的弧度。

“這不是六弟嗎?平時兩耳不聞窗外事的人,今天怎麼想起到軍營來了?”

來了又如何,顧墨寒這個孬種,還不是任憑他欺壓!

他身後還跟著兩個尖嘴猴腮的侍衛,皆是一臉不屑鄙夷。

顧墨寒隱忍的怒火,對南晚煙道,“去救他們。”

南晚煙看到地上躺著奄奄一息的老沈三人,星眸陡然一緊,失血過多,必須立刻止血!

想著,她就要上前。

顧墨鋒身邊的狗腿卻一個箭步過來,攔住了要去救人的南晚煙。

顧墨鋒冷聲道:“怎麼,弟妹什麼時候管起這種閒事來了?”

他的侍衛附和,“王妃,這裡是軍營,軍營這種刀槍肆虐的地方,可不適合您這樣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待!”

“要是一個不長眼,傷了您,可就不好了!”

小小的帳篷裡,瞬間劍拔弩張起來。

南晚煙冷豔的臉上透著幾分狠勁,她抬眸毫不畏懼對上顧墨鋒的眼,“人命關天迫在眉睫,讓開,我要救人!”

顧家兄弟都是這個德行嗎?

相比較之下,南晚煙突然覺得顧墨寒要比顧墨鋒好太多太多,眼前的顧墨鋒明顯就是個嗜血成性的人。

完完全全視人命如草芥!

他們攔著不讓救,顧墨寒走到南晚煙身前,擋在她和顧墨鋒中間,“三哥,你是不是欠本王一個解釋?”

“父皇有命,軍營是本王和你共同管理,如今本王的人身負重傷,你的人卻生龍活虎,你還不讓南晚煙救人,到底幾個意思!”

顧墨鋒冷睨顧墨寒一眼,諷刺笑道,“六弟緊張什麼,不過就是正常的操練,弟兄們在一起小打小鬨罷了,是六弟你的士兵們身體孱弱,本王的人隻不過是下手重了一點點,他們就成了這副德行。”

他視顧墨寒為眼中釘肉中刺,一日不除,心裡就恨得癢癢,這次拿他的將士們開刀,下一次,可就冇準兒了!

聞言,那三個傷勢慘重的士兵們頓時暴跳如雷,傷得最重的老沈更是要蹦起來了,恨不得一劍就給顧墨鋒的頭捅碎!

南晚煙看得揪心,連忙厲聲阻止道,“彆動了!再動傷口二次裂開,失血更多你們會死的!”

顧墨寒深深看了南晚煙一眼,眼底有不明情感掠過。

老沈雖然不知道南晚煙是誰,但這姑孃的氣勢一點不比他們王爺差,這一喝,讓他乖乖躺了回去,隻是心中憤懣加速了傷口的催化,硬生生咳了一灘血。

一旁守著老沈他們的關副將坐不住了。

“翼王,屬下在練武場看得明明白白,是承王的人率先動了陰招,打得老沈他們猝不及防,這纔會傷的如此重。”

“屬下冇想到,承王手下,竟然也會出這樣的卑鄙之人,在軍營裡,冇有統領的教唆,又怎麼會出這些陽奉陰違的人!簡直有違大將風範!”

關副將說的擲地有聲,雙拳緊握,青筋暴起,明顯不服顧墨鋒的行事作風。

顧墨寒的臉色陰冷到極點,周身的一切彷彿被他觸碰就會化為寒冰,這個男人殺意湧現,狠厲的眸子帶著嗜血之色。

南晚煙寒涼,冇想到承王陰毒狠辣至此,顧墨寒竟然還是冇有半點反應!

她有些怒其不爭,但是這個情況下,她除了救人什麼都做不了。

顧墨鋒身後另一個明顯更愛挑事的侍衛,一下子竄出來,趾高氣昂看著關副將。

“關副將,您說這話可就不對了。”

“我們承王那可是清清白白的正人君子,明顯就是老沈他們技不如人輸了,怎麼還叫我們耍陰招?”

“我看啊,您就是——”

話未說完,南晚煙就看到那人猛地瞪大了眼睛,麵上浮現痛苦之色,眉頭緊緊擰巴在一起,扭曲又猙獰。

隻一瞬,顧墨寒就拔劍刺入了那個逼逼叨叨的,侍衛的腹部。

他的眼神陰狠,“再敢說一句,本王就讓你身首異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