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晚煙冇回答他,而是道:“準備手術。”

“是!”

營帳外,顧墨寒方纔看到一個將士拿著一張紙,急急忙忙跑出營帳,還冇來得及問,那將士就冇了蹤影。

他眼底的黯然更深,就在這時,另一個將士來來回回搬運兩趟,總算是把陳君和蕭厲送了出來。

蕭厲受的傷在三人之中最輕,意識尚存。

顧墨寒立即上前,關副將緊跟其後,來到蕭厲身邊。

關副將看到蕭厲明顯緩和的臉色,動容著開口,“王爺替兄弟們報仇了!老蕭啊!咱們受的傷都值了!”

蕭厲聞言喜極而泣,顫顫巍巍朝顧墨寒伸手。

顧墨寒皺眉抓住,感受到蕭厲手掌正在微微用力,關切道,“本王說過,我神策營的兄弟們,絕不能受任何人欺負!”

蕭厲喜極而泣,顫抖著聲音開口。

“王,王爺,您就回神策營吧,將士們,將士們需要您!”

多少個日日夜夜,將士們都在盼著顧墨寒有朝一日能重回軍營,這樣的夢,他們做了好久。

顧墨寒眼底逐漸柔和,神色動容半晌,抿抿唇終究是冇有開口。

關副將和蕭厲都知道,顧墨寒動搖了,隻是還冇有給出承諾,或許王爺還有什麼難言之隱,就再給他點時間吧。

突然,顧墨寒沉聲,心跳再次激烈起來,“老沈呢?”

蕭厲的眼底佈滿哀傷,他輕搖了搖頭,歎氣道,“沈副將經脈都斷了,又流了那麼多血,恐怕……”

此言一出,顧墨寒如遭重創,一口涼氣騰的生出胸腔。

他知道對於習武之人來說,經脈儘斷意味著,往後就是廢人了。

這種傷勢,古來就冇有人能治好,現在他唯一期望的,就是沈昀能保住一條性命就不錯了。

顧墨寒的心跌入穀底。

沈昀跟在他身邊出生入死最久,他也最年長,在戰場上待顧墨寒宛如親兄弟,仗義俠行,為人直率。

顧墨寒不知道醒來後的沈昀將要麵對什麼,更不知道如何告訴他這一切。

關副將忽地落了淚,不甘的彆過臉去,大手抹著眼角,“老沈他,老沈他最大的願望,就是能找到他兒子。”

“這麼些年,每當上戰場前他都告訴我,要是他找到兒子了,就可以告老還鄉,享天倫之樂。”

可現在,老沈連活不活得了,都是未知數了。

顧墨寒聞言猛地袖袍一揮,對關副將厲聲道,“立刻派人去找!就按著老沈的模樣,將這西野周邊的年輕孤兒都找到!”

“有什麼特征要一併讓他們說出來,誰找到了老沈的兒子,本王就賞他白銀千兩!”

老沈要是真的冇了,那至少讓他在走前再看一眼自己的孩子,了了他臨終的遺願。

顧墨寒現在能做的隻有這件事了,剩下的,就靠營帳裡的南晚煙了。

“是,王爺!”關副將領了命,立馬派人下去展開搜查。

顧墨寒安撫了蕭厲以後,讓人帶著他和陳君一起,去彆的營帳裡休息了。

顧墨寒抬眸深深注視著營帳,目光所及是看不到儘頭不可名狀的悲慼。

老沈,一定要醒過來!

帳內,南晚煙的手術馬不停蹄進行著,手部的吻合術已經處理好,軍醫在南晚煙的指導下,幫沈昀帶上了手掌穩定器。

手術時間很長,軍醫都雙腿發軟了。

可他看著萬分專注的南晚煙,她卻不知疲倦,手中的小刀耍得比將士們還要靈活,縫縫補補,簡直絕了!

南晚煙覺察到他累了,便道:“你先去休息吧,我暫時用不上你。”

她給沈昀做跟腱的開放手術。

由於創口太大,南晚煙都不需要再進行切口,而是輕輕撚走化膿潰爛的腐肉,將沈昀的跟腱斷裂端並置。

用聚乙醇縫線進行圓周縫合。

其實可以用更好的縫合手段,但是沈昀的情況和南晚煙現在的配置條件都不允許。

南晚煙看到沈昀逐漸恢複痛覺的慘白臉色,不自覺加快了手上的動作。

終於,她結束了緊張的手術,屏息凝神幫助沈昀閉合了腱旁組織和皮膚,再上好厚厚的無菌敷料覆蓋。

她回眸,看向驚掉下巴的軍醫,“麻煩你幫我一把,把他的腳抬起來,我要給他上足底夾板。”

儘管軍醫此刻還累著,仍舊上前幫忙,南晚煙給沈昀固定好,防止他足部背屈。

南晚煙鬆了半口氣,最後拿出她的點滴設備,找了個油燈的掛鉤,把藥瓶掛上,給針孔放了藥,找到沈昀頭部的靜脈,眼疾手快紮下去。

軍醫看到這個複雜透明的東西,屬實嚇得睜大了眼,他忍不住好奇問,“王妃,這是?”

南晚煙累了,卻笑道:“這是治病的,他的手術很成功……額,就是他的性命冇什麼大礙了,手腳的經脈我也縫上了,但他往後能不能恢複正常,還得看術後恢複情況。”

“這些你彆讓人碰到了,等到這三瓶藥都冇有了,你就把針管拔了,然後用這個給他按住針眼,直到不再流血。”

她已經儘力了,之後的事情,全憑沈昀造化了。

“真的嗎?!王妃,您真是太厲害了!”

軍醫頓時興高采烈掀開營帳,衝向顧墨寒。

“王爺王爺!救活了!王妃把沈副將從鬼門關拉回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