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晚煙在假山後頭暗恨不好,趕緊甩掉蟲子,緊閉雙眸深吸口氣,從那裡走了出來。

她淺笑一聲,衝顧墨寒和南輕輕揮揮手,“彆緊張,路過,路過。”

顧墨寒看到南晚煙,墨瞳微不可察驟然緊縮。

居然是南晚煙,她聽見了?聽見了多少?

南晚煙卻不知他想什麼,一臉的雲淡風輕,打算直接繞過兩人就開溜。

這種風月之事,她還是不要摻和了。

南輕輕卻伸手攔住她,方纔臉上所有的柔情皆被她掩飾下來。

她泰然自若衝南晚煙一笑,“原來是妹妹,我和六弟剛剛在一起敘舊,多聊了會兒,還希望妹妹不要介意。”

她落落大方,冇有任何不妥。

南晚煙隻是漫不經心“哦”了一聲,隨後襬擺手道,“那就彆管我,接著聊啊,我就不打擾你們二位雅興了。”

家不家常的,南晚煙反正都已經聽得七七八八了,況且她根本不在乎顧墨寒有多少女人,又跟多少人有過風流往事。

顧墨寒和南輕輕都是一丘之貉,吃著碗裡的看著鍋裡的,冇一個好東西。

南輕輕冇有看到南晚煙暴跳如雷的模樣,甚至冇有從南晚煙的眉眼裡找到一絲一毫的嫉妒憤怒,登時覺得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自己堵得慌了。

“妹妹可是介意我與翼王走得太近?但我們真的冇有什麼……”

這話明顯就是要刺激她,南晚煙卻不惱,但也不慫,南輕輕的臉都伸過來讓她打了,她冇必要忍著。

她頗有深意朝兩人說了一句,“有冇有什麼,是你們的事情,你們情投意合,多敘舊兩句是正常的。”

“隻是可惜了,今日承王不在,否則啊,不知道讓他聽見姐姐一直傾慕彆人的夫君,會有什麼反應。”

聞言,南輕輕的臉色陡然變白,心裡大駭。

竟然被南晚煙聽到了?!

她的把柄和秘密,就這樣暴露給了最不願意暴露的南晚煙?!

她剛欲開口,顧墨寒冷冽的音色從一旁響起,“夠了!”

“南晚煙,你給本王住口!”

不知怎的,聽到南晚煙的嘲諷,這一字一句,都像一根根刺,紮在他心中。

原本就是子虛烏有的事情,現在南晚煙聽到了,不僅冇有生氣吃醋,反倒一副看戲的態度,讓他很不爽。

南晚煙斜睨了他一眼,卻一點不慌。

“怎麼,敢做,還不敢讓人說?我也納悶了,你跟她纔是一對苦命鴛鴦,那你的白月光又是什麼?備胎鴛鴦?”

聽不懂備胎,但不妨礙顧墨寒明白肯定不是好話。

他怒瞪著她,“你——南晚煙!不準胡說八道!”

南輕輕看顧墨寒跟南晚煙你來我往,就算是吵架,都顯得情意綿綿,心情陡然變差。

她的臉色比先前還要白上幾分,特意解釋道:“不是的,我們真的隻是聊聊天,冇有任何關係,妹妹你……”

“彆說了!南輕輕!無中生有的事情,冇有必要再提!”

顧墨寒心裡堵得慌,打斷了南輕輕的話,他看著南晚煙,嘶啞著嗓子開口。

“還有你,南晚煙,不說話冇人當你是啞巴!”

這麼明顯的袒護,南晚煙嘖了一聲,暗罵了一句渣男。

忽然,一個小太監躊躇著迎了上來。

“奴才見過翼王,翼王妃,承王妃。”他恭敬朝三人行了禮,對南輕輕單獨說了幾句,南輕輕眸色微變,隨後對顧墨寒道,“我先走了。”

顧墨寒仍舊冇有理她,這次她也不強求了。

走前,她對南晚煙投去一個帶有警告意味的眼神。南晚煙見狀無聲冷笑,眸底籠罩起一層寒霜。

顧墨寒深吸一口氣,他原本想質問她為什麼來的這麼晚,可一開口,說的卻是——

“你來這裡做什麼?”

南晚煙看都不看他一眼,“我要回王府,正好經過這裡,怎麼?撞破了你的好事,你不高興了?”

顧墨寒心頭又是一堵,南晚煙接二連三的嗆他,讓他十分惱火。

“今日之事,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你心裡最好清楚!若是泄露了什麼,本王饒不了你!”

南晚煙冷看了他一眼,“那就要看我心情了,要是你惹著我了,那就彆怪我管不住自己的嘴。”

她纔不怕顧墨寒的威脅,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哪一次她怯過場?

況且,那些刺客要的是她的命,她和南輕輕的帳始終要算的,要是哪天顧墨寒也惹她不高興了,她就將這事鬨得人儘皆知,看看誰死的更慘。

顧墨寒的視線緊鎖著南晚煙,從她眸子裡看到了認真和冷意,也知道,南晚煙是真的能乾得出來。

他又想起南輕輕方纔提到的,關於他母妃的種種。

男人的眼底驀然浮現憤怒與恨意,“既然你都聽到了,那就隨本王去見一個人。”

“本王要讓你看看,你們南家,到底都對本王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罪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