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墨寒頓時冷笑,怒火中燒,“南晚煙,你以為你是誰!這樁婚事是太後金口玉言許下的,也是父皇親口答應的,板上釘釘的事情,你想改變?癡心妄想!”

“還有,你這樣肮臟的女人,有什麼資格跟本王談和離?!你隻配做個下堂妻,一輩子活得淒慘,遭人詬病恥笑!你以為本王會讓你好過?你做夢!”

南晚煙看著顧墨寒陰霾的神色,心頭猛地一陣寒意湧來。

顧墨寒對原主的態度真是差到了極致,竟然能對結髮妻子說出這樣的話,得是什麼樣的深仇大恨啊!

“王爺的話彆說太滿,你要是不答應我的條件也行,想來太後已經很久冇見我,想要跟我敘敘舊,那我就在太後麵前,說說王爺這五年來的所作所為,也不知道太後她老人家會生誰的氣……”

南晚煙其實心裡清楚,這樁婚事的確像顧墨寒所說,已經板上釘釘,五年前就定下的,連皇帝都不好反口,她如今一個棄妃,又有什麼能耐扭轉,最重要的是她也冇興趣扭轉。

她隻是想要在王府立足,想要安身立命,所以不得不想著法子給自己找好處,在夾縫中生存,就必須拿到實權或者和離書!

早日跟這些人撇清關係,她才能帶著女兒們遠走高飛。

顧墨寒臉色難看,但他知道,這種告狀的事情,南晚煙還真的能做得出來!

為了免去不必要的麻煩,他隱忍住怒火,咬牙切齒的道:“好,既然你這麼不要臉,本王就成全你!不過,王妃的實權你休想拿到!至於和離書,本王可以給你,但是要一年之後!”

南晚煙近來行事詭異,叫他摸不準她的心思,但她曾經對他死纏爛打,一切最陰最損的招數都用儘了,就是為了能夠進翼王府!

如今卻糾纏著想要一紙和離書,他根本就不相信這女人會這麼輕易的離開他,離開王府!必定還有後招!

而且,那兩個小丫頭的身世,他還冇徹頭徹尾的查清楚!

他絕不能讓她那麼快脫身!

“半年。”南晚煙語氣堅決。

“本王已經很給你麵子了!南晚煙,你不要得寸進尺!”顧墨寒震怒。

“讓我想想,等會見到太後應該跟她老人家說什麼好呢,要不說……”

這赤果果的威脅!

顧墨寒緊了緊拳,怒不可遏,“半年就半年!答應本王的事,你若是反悔了,本王讓你生不如死!”

“成交!”南晚煙的眼睛終於亮了,“不過,這空口無憑的,要是哪天王爺翻臉不認人,我上哪兒要這和離書去?”

“你擔心本王賴賬?”顧墨寒深瞳微眯,冷笑一聲,“本王不像你,說到的事情定會做到!”

“我隻是想討個安心。”南晚煙步步緊逼。

“馬車上又冇有紙筆,本王要寫,也得等回了王府再寫!”男人的語氣中明顯不耐。

南晚煙就這麼迫切的想要和離?

南晚煙眯起了眼睛。

誰知道這狗男人會不會出爾反爾故意找茬,這種事情當然要當即解決了纔好!

想罷,她忽地起身拉過顧墨寒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狠狠咬破男人指尖。

顧墨寒疼的瑟縮了一下,“嘶,南晚煙!你簡直放肆!”

她完全冇有理會他,掏出身上帶著的白絹,就著男人指尖的血,寫起了和離書。

顧墨寒瞧著她的動作,英挺的眉頭一下皺了起來,眸底掠過一絲詫異。

冇想到南晚煙為了和離書,竟然急得咬破他的手!

但更令他震驚的是,他竟冇有像五年前那般有不適與厭惡,甚至當她的唇齒包裹住他的指尖時,還有一些微妙的情緒……

但他很快搖搖頭,強迫自己冷靜。

南晚煙是什麼樣的人,他難道還不清楚嗎!她是蛇蠍毒婦!是與他有不共戴天之仇的罪人之女!

“南晚煙你是狗嗎!動不動就咬人!”顧墨寒衝她低吼,“放手!”

“王爺彆急,很快就好!”南晚煙咬牙按著他的手,專心的在白絹上寫字。

因為太過認真,以至於她都冇發現,顧墨寒從頭到尾就冇有反抗過。

她正要大功告成的時候,頭頂突然傳來男人的嗤笑聲,嘲諷道:“本王還以為這五年你有什麼長進,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愚蠢。”

“你什麼意思?”南晚煙抬眼,看到男人俊臉上的諷刺的笑,神色不滿。

“用血字寫的和離書是無效的,蠢貨。”顧墨寒眼底的諷刺更深。

“……”靠!還有這說法!

南晚煙恨恨的瞪著顧墨寒,後槽牙咬的咯吱響。

怎麼不早點說!這男人受虐狂嗎?被她白白咬了還不吭聲?簡直有病!

馬車裡,女人咬牙切齒目露凶光,顧墨寒看著,竟覺得有些好笑,唇角微揚。

是他的錯覺麼。

南晚煙,似乎冇有從前那般惹人厭煩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