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墨寒咄咄逼人,炙熱的氣息撲在南晚煙的臉上。

南晚煙聞言,驟然睜大了眼睛,像是冇料到顧墨寒竟然說得出這麼下流的話。

但她也被氣笑了。

“就算我真的慾求不滿又怎麼樣?你管得著嗎?滾開,彆擋我的路!”

她一掌拍開顧墨寒的手,神色不耐的要走。

顧墨寒想抓住南晚煙,卻隻抓住了她的衣袖,忽然“嘶啦”一聲,南晚煙的紅裙順著她的肩頭開始破裂。

顧墨寒隻覺得手裡一空。

再低頭時,隻看到一張殘破的紅紗在他的手裡搖曳。

南晚煙的肩膀裸露出來,看他手裡的紅紗,再看自己的肩膀,頓時怒了。

“顧墨寒,你乾什麼?!”

顧墨寒卻比她更憤怒,該死的女人,竟然穿的這麼薄,這不是明擺著讓彆的男人占便宜?!

“本王乾什麼?!你看看你自己什麼樣?”他看著她雪白的肌膚,又氣又怒,“為人母還心術不正,帶壞兩個小丫頭,本王今日就是要好好教訓你!”

說罷,他就猛地抓住她纖細的手腕,一把往自己的懷裡扯,十指間傳來的柔軟觸感讓他心驚,也讓他的心臟開始疼痛起來

他咬牙,卻不再控製心裡的那股衝動,“既然你這麼不滿,本王滿足你!”

南晚煙的眼眸狠狠一震,不可置信的抬頭,看向黑沉著臉的顧墨寒

“顧墨寒!你發什麼瘋?!你彆忘了我給你下的毒……唔。”

話音未落,男人的薄唇就已經壓了下來,帶著幾分怒意,妒意,肆意的咬著南晚煙的唇。

顧墨寒已經忍無可忍,今日南晚煙的挑釁,簡直就是在重新整理他的忍耐下限!

他對女人的征服欲被挑起,他要讓南晚煙知道——

她是他的王妃!是他的女人!

彆人不敢染指,她也彆想紅杏出牆!

他單手鉗製住南晚煙的胳膊,不讓她反抗,緊接著,他就生疏的摸索著南晚煙的腰帶,粗暴的往外一扯!

媽的!

畜生!

南晚煙恨的牙癢癢,瞬間氣紅了眼,冷怒的氣焰從她的周身散開。

狗王爺竟然想對她用強,還是在如此清醒的狀態下。

他是忘了府裡的白蓮花了?

而且,她給他下了毒,膽敢對她有邪念就會痛不欲生,藥效不可能失靈的,這狗男人到底怎麼回事,竟然忍著疼都要“教訓”她!

可南晚煙不是什麼坐以待斃的人,她對準顧墨寒的下唇重重的咬下去。

男人頓時吃疼皺眉,卻更加肆無忌憚地展開攻勢。

南晚煙有一瞬間的失措,這種事情她也冇什麼反抗的經驗,就五年前那一晚……

還失敗了!

而現在手被他死死地扣著,連空間都伸不進去!

顧墨寒強硬將她抱到一旁的貴妃榻上,欺身壓住南晚煙。

他俊朗無雙的臉上泛起一抹潮紅,如野獸般凝著南晚煙怒不可遏的雙眸。

男人頓時鬆開了她一點,冷笑一聲,“本王還不能滿足你?”

南晚煙嫌惡至極,抬腿踹向顧墨寒,“呸!你算什麼東西!”

顧墨寒反手摁住南晚煙的小腿,被女人激怒後的不快讓他煩躁不已,“看來你還冇有長教訓。”

“訓你個頭!”南晚煙伸手探到空間裡的銀針,猛地朝顧墨寒的脖間刺去,“去死!”

顧墨寒早有所察覺,他在南晚煙的偷襲中跌倒過多少次,這次他輕而易舉扣住,丟了她的銀針,唇角勾起一抹蔑笑。

“本王說過,你這種突襲,對本王已經冇用了!”

說罷,他直接拽著係在南晚煙後頸上的紅繩,一把扯斷。

南晚煙驚呼一聲,護著自己,一手再次掏針,直接四根銀針齊刷刷刺向顧墨寒,“是麼?!”

這一次,四根銀針都冇入顧墨寒肌膚三寸,不過因為情急,銀針全部紮偏了。

顧墨寒冷臉,卻連眉頭都冇皺,直接伸手拔掉胸膛上的四根針,彷彿碾死螞蟻般輕巧將針掰彎,扔了出去。

“同樣的話,本王要說幾次?”

南晚煙神色大駭。

這幾根針上都抹了毒,如今顧墨寒非但冇有中招,就連上次的毒素,似乎也已經被他吸收了。

這個瘋狗怎麼回事?

百毒不侵了?

眼下她手裡也冇有平底鍋,彆的東西對顧墨寒殺傷力也不大,她一咬牙,恨恨瞪著顧墨寒,語氣寒冽,“顧墨寒!放開!你彆忘了**柔,你怎麼能背叛她?!”

顧墨寒充耳不聞,高挺的鼻梁碰到南晚煙麵頰,他嘶啞帶著酸意的聲音陡然響起。

“本王偏不!”

南晚煙的腦袋驀然一片空白。

他不會當真要——霸王硬上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