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的眼睫纖長,垂眸墨瞳裡似有星火熠熠。

他看著身下怒氣滿滿的女人,薄唇輕抿半晌,故作計較。

“你為本王救人又不是白救,處處跟本王提要求,本王為何需要惦念你的恩德?”

“胡說,我哪裡有一直提要求!”

“還說冇有,解了你的禁足,給你自由,給了你和離書,讓你拿回管家權,如今還同意你接莫允明回王府,哪一樣,不是你要的?”

南晚煙正在氣頭上,牙齒癢得很。

“這都是我應得的!大夫看病還要收銀子呢,你給我點報酬怎麼了?”

“本來都是棘手的病患,我隻要這些東西還算便宜你了,你現在竟然還大言不慚想要我的命?顧墨寒我告訴你,門兒都冇有!”

南晚煙不卑不亢的態度,甚至說跟他作對的脾氣,總是能莫名的,精準的,挑起顧墨寒的征服欲。

男人心口處的疼痛突然加重了幾分。

他的視線絞著南晚煙豔麗的臉,依舊俯下身去,湊得離南晚煙更近了些,甚至能聽見女人的心跳聲。

他忽而勾唇,似笑非笑。

“你伶牙俐齒,本王不跟你吵,但是要想活命,也不是不行。”

南晚煙冷蔑,伸手抵住他的胸膛,“我的命是我自己的,不需要你放過!”

顧墨寒置若罔聞,自顧自的繼續道,“你隻需告訴本王,你對你母親的事情瞭解多少,本王就放過你。”

南晚煙一愣,似乎冇料到顧墨寒會問這個。

她還以為他又要用孩子的身世做要挾,可誰知顧墨寒劍走偏鋒,竟然問起原主的母親來。

南晚煙的腦海裡閃回過支離破碎的記憶。

原主的母親死得太早了,關於莫允清的印象隻有淺薄的一些。

首先原主的母親很有錢,富可敵國肥到流油那種,不然不可能在原主出嫁的時候,有如此豐厚的嫁妝。

時隔五年,她甚至還能從丞相夫人的手裡,討回來那麼多原主母親的珍貴遺物,足以證明這一點。

但這種有錢程度,明顯不是正常人能夠擁有的。

其次,莫允清經常會在無人處,一臉疼惜的抱著原主,寵溺對她說一句,“晚晚是公主,是孃親的小公主……”

南晚煙第一次回憶起這句話的時候就很在意了。

古代人會輕易稱呼孩子為公主嗎?

關於莫允清的回憶到這裡戛然而止,南晚煙又不傻,自然不會告訴顧墨寒這些。

這個狗王爺恨不得她死,問這件事情定有蹊蹺。

她嗆聲。

“我孃親跟你有什麼關係?她若是泉下有知,知道你家暴我,肯定會氣得掀開棺材板來揍你一頓!”

顧墨寒差點被她嗆得斷氣,他動她一下,她能打他十下。

光是挨耳光,他就不知道捱過多少回,究竟誰被家暴!

他黑眸幽深寒冽,繼續壓低湊近她。

“少跟本王繞彎,快老實說!”

南晚煙與他相看兩厭,冷哼一聲,“我就不說,有種你現在弄死我啊!”

顧墨寒一惱,挪了挪身子,卻碰到了桌腿,腳下一趔趄。

他的身子驀然壓下,薄唇重重的壓在南晚煙的唇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