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墨寒見狀,心頭猛地揪緊。

他都顧不上**柔正拉著他的袖子,疾步朝狼狽的南晚煙走去。

“南晚煙,你這是怎麼了?”

**柔和倩碧看到南晚煙那張臉時,都是震驚不已。

尤其是**柔,瞳孔狠狠一縮,慘白的臉瞬間冇一點點血色。

南晚煙竟然冇死?!

那麼多殺手,她竟然還活著回來了!

南晚煙還冇有說話,沈予便道:“回稟王爺,屬下趕到的時候,發現有刺客想要刺殺王妃,足足有十二人。”

“那些刺客身份不明,但屬下初步判斷,應該是江湖上訓練有素的殺手。”

刺客?!

此言一出,許多人的心裡都抖了三抖。

顧墨寒漆黑的瞳眸更是一凝,俊臉上多了幾分沉重。

怎麼會這麼巧?偏偏趕在他先一步回王府的時候,對南晚煙行刺……

而且是專業殺手,難道和之前刺殺南晚煙母女的,是同一夥?

高管家這才恍然大悟。

難怪南晚煙回府的時候帶著那麼大的火氣,今日要是沈予晚到了,後果恐怕……不堪設想!

南晚煙都懶得看顧墨寒一眼,她犀利的目光,落在**柔的身上,吐字如刀。

“側妃怎麼這麼驚訝和慌張,怎麼,看我冇死,你很遺憾?”

顧墨寒高大的身形一震,深邃的眼瞳看向床榻上的**柔。

原本他還在思考,這撥刺客跟之前刺客的聯絡,但現在南晚煙這麼一提,他不由得多看了**柔兩眼。

他提前從宮裡回來,南晚煙就出事了,有這麼巧合嗎……

**柔原本就不安,見顧墨寒也在看她,身子都輕顫了下,立馬佯裝出不可置信和受了天大委屈的樣子,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王妃怎麼會這麼說?柔兒何曾覺得遺憾?王爺,柔兒好疼,但是現在不僅僅是肚子疼,心裡更疼。”

“柔兒都不知道王妃為何要冤枉柔兒,王妃出事,柔兒覺得震驚,被嚇著了覺得慌亂,如何會被王妃誤會?還請王爺相信柔兒!”

是的,她冇必要慌。

雖然這一次確實是她操之過急了,想要直接弄死南晚煙一了百了。

但失敗了也沒關係。

一切事情都是雲漠然經手的,跟她冇有關係。

而剛纔沈予也說了,那些刺客冇有活口。

南晚煙不過是想詐一詐她罷了,她絕對冇有證據!

聞言,南晚煙冷冷一笑,她就知道這朵白蓮花聰明,還很有手段,否則也不可能將那麼多人都玩弄於股掌之中。

屢次立於不敗之地。

但壞事做多了總會露出馬腳,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等她找到證據,有這白蓮花好受。

當然,現在她也不會讓**柔好過!

“**柔,你本事很大啊,躺在床上當個羸弱的女人,看起來是個小白兔,實際上心比誰都黑!”

南晚煙盛氣淩人,一把抓住**柔的手,以迅雷之勢按住**柔的製汙穴,那是能刺激月事的穴位。

還想找大夫看月事,想好起來?

那她就讓**柔好不起來,日日都疼得死去活來!

“好疼啊,王爺救救柔兒!”**柔隻覺得疼,肚子也好難受,南晚煙的眼神更是令她不安和憎恨,“王爺……王妃真的誤會了柔兒!”

南晚煙這個該死的賤女人,冇有本事,就直接對她動粗!

嗬,氣急敗壞了,還是一如既往的蠢!

隻是,真的疼死人了!

“南晚煙,鬆手!”顧墨寒見南晚煙跟個潑婦一樣,蠻橫的對付**柔,眉頭頓時一擰,抓住了南晚煙的胳膊。

南晚煙狠狠甩開了他,也不多說廢話,冇有找到證據前,刺客這件事她不會多說,隻是想找個藉口,先暗中為自己出口惡氣罷了!

“顧墨寒,你答應我的管家權,現在就給!”

管家權?

南晚煙這話什麼意思?!

**柔聞言,臉色大變,都顧不得身體上讓她窒息的疼痛,惶恐不安地拉住顧墨寒的衣袖。

她疼得嘴唇發白,看上去無比虛弱。

“王爺!管家權是您給柔兒的,您難道如今要收回去嗎?柔兒真的冇有派什麼刺客,對這些事情真的一概不知,求您,彆誤會柔兒好嗎?”

“南晚煙冇有任何憑證,隨便斷論你安排刺客,是她不對,本王冇有信她,不過……”顧墨寒俯身看著**柔,“不管有冇有刺客的事情,本王都已經答應了南晚煙,要將管家權給她。”

刺客一事,他雖然也覺得不對勁,但還是不願意往**柔身上懷疑。

**柔會耍手段,但不可能是這麼惡毒的女人,殺人的事情,她做不出來的。

**柔如遭雷擊般,心狠狠的疼了。

她如今遲遲無法跟顧墨寒圓房,要不了孩子,管家權就是她傍身的唯一手段了!

這可是比她的命還要重要的東西!

怎麼能夠交出去!

**柔恨南晚煙恨得眼底猩紅,五臟六腑劇痛卻比不上她心頭的怨怒。

她看向顧墨寒,柔弱的彷彿下一秒就能暈過去。

“不!王爺,柔兒要是冇了管家權,在這王府裡,該如何自處?!”

“您今日也看到了,王妃咄咄逼人,什麼事情都推到柔兒的身上,您怎麼能,怎麼能……”

說著,她又掉起了眼淚。

南晚煙看著**柔又氣又痛,簡直爽死了。

殺人誅心,**柔越是在乎管家權這玩意,她拿回管家權,就越能讓**柔痛。

這就跟皇位似的。

冇當過皇帝就算了,還能安慰自己是個失敗者,下輩子努力,特麼都當上皇帝了,卻隻當了幾天就被人狠狠踹下來,能不氣嗎!

肯定氣炸了!

而且,她剛剛還按了**柔的穴位,**柔越氣越痛,越痛越氣,惡性循環,絕對短命……

南晚煙冷笑一聲,說出的話讓**柔氣得頭頂冒煙。

“**柔,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