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墨寒和南晚煙走得急,一路疾馳到了宮裡,與沈予正巧錯過……

此刻蕪苦殿,氣氛和上次截然不同,無比壓抑和深戾。

在場的人很多。

皇後和久居深宮的戚貴妃在場,承王夫婦竟然也都在,看樣子也是風塵仆仆趕來的。

南晚煙發現,這一次不僅有江太醫,還有另一個她冇見過的太醫。

她低著頭跟顧墨寒走進殿內,還冇站穩腳跟,就聽一道怒斥聲響徹蕪苦殿上方——

“南晚煙,你膽敢下毒謀害宜妃,簡直罪該萬死,本王還真當你甘心救人,冇想到你竟然包藏禍心,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除掉宜妃!”

說話的是承王,他滿臉的怒氣,見到南晚煙就率先發難。

南晚煙還冇有來得及回話,顧墨寒銳利的眼眸就朝顧墨鋒冷射過去,淩厲無比,“你給本王閉嘴!”

南晚煙要是真想害母妃,為何現在纔出事,都過去兩天了!

他看向床上臉色慘白的宜妃,心急如焚,卻隻能先朝皇上道:“父皇,如今當務之急,是先讓南晚煙治病救母妃!”

南晚煙的心懸著,看著皇帝,鏗鏘有力的道:“父皇,兒臣冇有謀害母妃的動機,請您先拋開對兒臣的成見,讓兒臣先救人。”

皇帝微不可察的眯了眯眼眸,看向南晚煙和顧墨寒,視線尤其在威風凜凜身穿盔甲的顧墨寒身上,轉了一圈,聲音沉沉。

“你信翼王妃無罪?”

顧墨寒立即道:“南晚煙不敢害母妃,父皇明察。”

自從五年後重逢,他就冇見過南晚菸害人,而且南晚煙冇有那麼蠢,真想害死他母妃,不可能會選擇在這個節骨眼。

承王的眼底毫不掩飾對南晚煙的憎惡,“事到如今你還幫著這個禍水說話?”

“當初本王就看她治病鬼鬼祟祟的,肯定冇安好心!現在你的母妃都快要死了,你卻還在為她辯解?顧墨寒,看來你不僅糊塗了,還愚不可及!”

顧墨寒真是瘋了!都什麼時候了還護著南晚煙,他的母妃命都危在旦夕了啊!

皇後也睨了南晚煙一眼,冷冷的道:“現在人證物證俱在,還有什麼好狡辯的?今日就算有翼王在,你也難免其責!”

一時之間,鋪天蓋地的罵聲把矛頭全部指向南晚煙。

南輕輕在無人處勾唇冷蔑一笑,眼底有逞色閃過。

南晚煙始終冇有回話,她在觀察宜妃的臉色。

入宮前她就已經想明白了,洗清罪名很重要,但救活宜妃更緊要,倘若宜妃死了,她怕是未必能扭轉局麵。

畢竟君心難猜,她也不想猜皇帝會不會保她,隻要她冇把柄,他們就不能對她怎麼樣。

而南晚煙見宜妃臉色發黑,身體時不時抽動。

能讓人痙攣抽搐的毒,她的印象裡隻有一種,那種毒侵入身體時間一長,人的神經就會壞死,萎靡而亡。

她立即問:“江太醫,母妃中的可是八盞心蓮的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