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晚煙看著他堅強的模樣,漆黑明媚的眼睛裡有幾分同情一閃而逝,卻也僅僅隻是一點同情。

“好。”

今日之事過後,彷彿有很多東西都漸漸開始改變了,有人如魚得水,有人暫避鋒芒,還有人,蠢蠢欲動……

南晚煙和顧墨寒一道出了蕪苦殿。

高懸的天幕上月明星稀,寒風呼嘯而過,南晚煙不由得把衣裳裹得緊了些。

這一天,她精疲力儘,此刻隻想快點回到府上,和兩個小傢夥好好吃頓飯,再也不想跟顧墨寒有一點點牽扯。

顧墨寒看出南晚煙有些冷,他下意識的想脫自己身上的甲冑,卻忽然想到什麼,皺眉縮回手。

罷了,她又不會穿。

兩人一言不發走到馬車旁。

顧墨寒卻先她一步為她掀開車簾。

男人挺闊的臂膀無比堅實可靠,就像溫柔丈夫對妻子一般,南晚煙嚇得退後半步,跟見鬼了一樣,“你乾什麼?”

居然這麼紳士?吃錯藥了?

顧墨寒登時有些煩躁,他二話不說拉著女人的胳膊將她推上車,“你太墨跡了,快點!”

南晚煙被他蠻橫的塞進馬車,頓時攥拳。

虧她以為顧墨寒轉性了,還施捨了一點點點同情心給他。

冇想到還是死性不改。

顧墨寒坐在南晚煙對麵,修長白皙的手指交疊在一起,棱角分明的臉被月光打上一層銀輝,顯得更加冷峻清逸。

他的腰間還彆著上次皇上賜給二人的玉璜。

螭龍栩栩如生,兀自搖曳在空氣裡,卻顯得有些落寞冷清。

馬車走了半晌,他突然壓低聲音,質問道,“父皇給你的玉璜呢?本王記得父皇說過,你不能摘。”

南晚煙漫不經心托腮看著窗外,“扔了。”

瞬間,好似有洶湧的潮水翻騰過顧墨寒的胸口。

“扔了?”他的俊臉黑成鍋底,驀然逼近質問她,“南晚煙,你怎麼敢扔玉璜,那可是……”

南晚煙被他問的有些煩了,從領口拽出一根紅繩,下端正繫著那枚鳳尾玉璜,“好了你煩不煩啊,在這兒呢!”

她確實不願意和顧墨寒戴同款,但她也知道,萬一哪天那個陰晴不定的皇上真的要看看他們戴冇戴,那她就完了。

所以她讓湘玉出門,找人做成了吊墜掛在脖頸間,時間長了,也就冇留意了。

顧墨寒看到玉璜,這才鬆了口氣,眼底流露出幾分酷似孩童般的倔強得意。

“戴好了,冇有本王的命令,你不許摘下來!”

這是他和南晚煙感情的象征,也意味著,這是他的女人。

但隨即,他發現自己和南晚煙的距離不過分毫,女人身上香甜的的氣息撲在他的鼻間,他頓時愣住。

而後,他凝視著南晚煙,她的眼睛很大很亮,明媚如月光,往下,是她如血般飽滿的紅唇。

霎時間,各種泛著旖旎之氣的回憶湧上心頭。

顧墨寒盯著她的唇,眼珠子都轉不動了,忍不住朝她湊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