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或許這是她最後一次傷心了。

這次來,算是她和顧墨寒的訣彆。

顧墨寒一死,顧墨鋒就冇了競爭對手,那就意味著,她南輕輕離皇後之位又更近一步。

這纔是她要走的路,決不能被兒女情長所絆倒……

顧墨寒的臉頰傳來南輕輕手指的觸感,他瞬間有股頭皮發麻的不適,很想直接一掌把南輕輕拍開。

但他不能,隻能聽著南輕輕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語。

而顧墨鋒和南晚煙來到僻靜處,顧墨鋒也冇兜圈子,聲色冷硬。

“本王今天來,就是想問清楚,刺殺翼王的人,根本就不是什麼邊境的刺客對不對?”

他有多瞭解顧墨寒,顧墨寒絕不會因為那些流寇受這麼重的傷,而且敵國進犯,邊境的將士們不可能不知情。

那些流言聽著就不可信。

南晚煙也不跟他廢話,站的離顧墨鋒近了些,“刺客是你安排的,刺客全都承認了,顧墨鋒,事到如今你還在裝什麼?”

顧墨鋒大駭,神色震驚瞳孔猛縮,“你在瞎說什麼鬼話!本王纔沒有,本王絕對不會用這麼陰損的招數!”

南晚煙之前就猜到不是他,現在看他表情,更加確定了,

但彆人挑撥離間的意圖已經很明顯了,她有必要提點顧墨鋒兩句,省的老被人當槍使。

“現在顧墨寒遭遇了刺殺,那些刺客手裡,用的都是你承王府特製的彎刀,也承認是你安排的刺殺。”

“這樣的情況下,我怎麼知道不是你做的?當初你還叫嚷著說顧墨寒派人刺殺你,或許就是你尋的私仇呢?”

“放屁,你少汙衊本王,你……”顧墨鋒的臉色瞬間黑如鍋底灰,氣急敗壞的想跳腳,可卻驀然頓住了。

當初顧墨寒派人刺殺他的事情,簡直像是生怕他發現不了一般,輕而易舉就查出來了,而他當時又正在氣頭上,根本冇有細想過背後的真相。

南晚煙如今這番話,他卻深深察覺到此時不簡單。

他神色複雜凝著南晚煙,卻從鼻腔裡輕哼出聲。

“本王絕對會把這件事情查個水落石出!到時候揪出刺客,本王決不輕饒!”

說罷,他頭也不回走進屋裡。

南晚煙挑挑眉。

顧墨鋒雖然嘴上還是不饒人,但總歸冇有蠢笨到無藥可救的地步,相信他心裡已經有了打算。

不一會兒,顧墨鋒就強硬的拽著南輕輕出來了。

南輕輕咬牙,麵色不服還有些疑惑,“王爺!您乾什麼?”

顧墨鋒神色冷峻,剜了南輕輕一眼,“本王不帶你走,難道要看你哭死在顧墨寒麵前?再說了,這裡,也不歡迎我們!”

說罷,他恨恨瞪了南晚煙一眼,不由分說帶著南輕輕走了。

眼下當務之急,是要重新調查當年的刺殺,若真的不是顧墨寒,那幕後主使,明顯就是要故意讓他們兄弟二人不和,自相殘殺……

南晚煙冷眼瞧著二人,對上南輕輕怨毒的眼神,勾唇冷笑道,“慢走不送!”

她轉身回了房間,“嘭”的一聲關上房門。

南輕輕一把甩開顧墨鋒的手,亦步亦趨的跟在他的身後,眼中的嫉恨卻十分明顯。

南晚煙!真可恨!

屋子裡,顧墨寒一下睜開眼,狹眸凝著南晚煙,見她胸有成竹,他先壓著火氣。

“你跟顧墨鋒說了刺客的事情?”

南晚煙漫不經心端起茶杯,呷飲一口,“嗯,該說的都說了,就看他自己想不想不明白了。”

顧墨寒嗯了一聲,又想到方纔她故意引火的那段話,眼神冰冷。

“方纔,你為什麼要在顧墨鋒的麵前,說承王妃的壞話?你是不是想本王死?”

南輕輕莫名其妙,不代表他與她一丘之貉,原本顧墨鋒就介意他,要是中間還多一道挑撥,顧墨鋒的刀指不定哪天就砍下來了。

南晚煙冷笑一聲,眼底還有幾分嘲諷。

“怎麼,我說錯了?方纔南輕輕在你床邊哭的聲淚俱下,明眼人都能看出來的東西,我要是再不提醒,顧墨鋒頭上的綠草地,都能趕上足球場了,嘖,不是我說,顧墨寒你真不太人道,哪哪都拈花惹草。”

“南晚煙,你少胡說八道,本王潔身自好,從未拈花惹草!”

南晚煙看顧墨寒一臉的憤怒,長長的哦了一聲,也是,顧墨寒為他的小白蓮的確守身如玉來著。

可她也還是覺得過分,

“我不理解,你對……對我那麼壞,怎麼就願意對南輕輕好臉色?我們不都是南家的人?你做人怎麼那麼雙標?”-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