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奉忠權忙不迭跪下,“奴纔在!”

“外麵的情況如何了?鬨事的百姓現在大概有多少人了?”

奉忠權冷汗連連,從百姓鬨事開始,皇帝就一直在問這個數字,“回皇上,軍營拋開不談,堵在宮門口的百姓已經……已經有上萬人了。”

上萬人?!

“早上不是才兩千來人嗎?!”皇帝心頭一震,也冇料到顧墨寒那麼得人心,短短的時間內竟然凝聚了那麼多人為他施壓。

奉公公驚慌不已,“皇上,這,這奴才也不知道啊。”

再這樣鬨下去怕是真的收不了場了,都等不到明日,今晚帝京數萬的百姓就能圍了皇宮!

皇帝的臉色很難看,終於火急火燎了。

他聲色森寒,“不論付出任何代價,都必須讓南晚煙救回翼王!至於軍令,暫且不要再提。”

“是,奴才這就去。”奉公公臉色微變,卻不敢多說半句,立馬安排著出了宮。

等奉公公再次來到翼王府的時候,顧墨寒又開始新一輪裝死。

奉公公眼神犀利的看著床上昏迷不醒的顧墨寒,也不跟南晚煙兜圈子,直截了當的道:“王妃,皇上這次讓咱家來,是想告訴您一聲,軍令的事情,皇上讓您按兵不動。”

結果在南晚煙和顧墨寒的意料之內,太後施壓加上民眾暴動,雙重打擊一定會讓顧景山再三斟酌考慮。

南晚煙麵上卻佯裝有些許驚愕。

“父皇不要的話,倒是好辦,畢竟軍令本就不在我身上,也就無需我出手了。”

“但是奉公公,父皇應該不單單是讓您來說這件事情吧?”

奉忠權看著南晚煙,淩厲的眼裡透著精光。

他壓低了聲音,語氣頗有幾分強硬。

“咱家就喜歡跟王妃這樣聰明的人打交道,皇上還說了,要王妃必須治好翼王,務必讓他活過來!”

南晚煙的眸色微閃,卻看著病床上的顧墨寒歎了口氣。

“恕我直言,奉公公,您也看到了,王爺現在這個情況,不僅傷及心脈,還牽連到了四肢神經,或許腦部還受了創。”

“而且他當時出血量過大,就算當時我先搶救了,但畢竟這兩日都不敢再治療他,以至於他到現在都冇有甦醒,我便是再精通醫術,也怕是無力迴天了……”

顧墨寒的心頭猛地不安起來,南晚煙想做什麼?

奉忠權頓時急了。

“那可不能,現在翼王不能有半點事情!王妃就必須救回來!”

“不是我不想,皇上想一出是一出,翼王本來就傷的重,之前救他,我都冇有十足的把握,如今傷勢拖到現在更為嚴重,真不一定能救回來……”

奉忠權徹底急眼了。

“咱家明白,王妃有多難,皇上說了,不惜一切代價救人,等王妃救回了翼王,若是有什麼要求儘管提,隻要合情合理,咱家相信,皇上一定會答應您的!”

南晚煙心裡頓時滿意了,麵上卻依舊為難,“我儘力吧……好好的救治王爺!”

故意說那些話,她自然有自己的打算,在顧墨寒重傷這件事情上,她受製頗多,怎麼著都得撈點油水。

之前是皇帝不給她和離,這一次,她就要皇帝親自允諾她!

平日裡皇帝興許不理睬,但現在他也騎虎難下,他絕對會允諾她的條件。

等她跟顧墨寒和離,立即遠走高飛!

南晚煙並不知道,往後她竟真的得償所願,順利和顧墨寒和離了……

見南晚煙應了話,奉忠權的神色終於緩和下來。

“那咱家就回去向皇上覆命了,等著王妃的好訊息,儘快讓王爺甦醒!”

說罷,奉公公朝南晚煙躬身,疾步走了出去。

“奉公公慢走。”南晚煙送他到門口,揣著心思走回屋裡。

她剛關上房門,就感受到身後那股夾雜著強烈怒意和冷凝的視線。

顧墨寒早就按捺不住自己想要起身的衝動,此刻他更是直接下了床,強忍住心口的疼痛,一把將南晚煙扳過來對著自己。

“南晚煙,你究竟打得什麼主意?!”

“利用本王和父皇做交易,你可知道你是在死亡邊上試探?!”

從剛纔南晚煙突然故意為難奉公公開始,顧墨寒心裡就有股濃烈的不安。

南晚煙盯著他胸口處殷紅的血跡,蹙眉拽開顧墨寒的雙手,“有什麼試探,現在是你父皇有求於我,我也不提什麼過分要求,就隻想跟你和離。”

和離?!

他就知道,這個女人不安於室!逮著機會就要跑!

顧墨寒深吸一口涼氣,心口的傷彷彿有萬千螞蟻在啃噬摧殘,卻不是因為傷口,而是彆的什麼。

他暴怒,驀然伸手強行將南晚煙抱進懷裡,儘管身上鑽心的疼,但長期習武養成的身體素質讓他臂力過人,一把將南晚煙扔到床上。

南晚煙摔進床褥裡,驚得臉色一變,“你乾什麼?!”

她要爬起來,肩膀猛然被人按住,被推回了床上,男人欺壓而上,怒目而視。

“南晚煙,你是本王的女人!為什麼總這麼急著想要和離,本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