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來,她的心裡還是有他的。

“你腦子出問題了?”南晚煙麵無表情的拍開他的手,“這種話都說出來,你不覺得噁心害怕?”

男人微微含笑的眼眸倏地沉下來,一臉的不開心。

怎麼,說她擔心他,她隻覺得噁心害怕?

南晚煙將帶血的紗布扔到一旁,又給顧墨寒敷上無菌敷料,忽然想起什麼,直接問。

“那兩個小丫頭來找過你吧。”

顧墨寒瞞不過她,也懶得瞞,橫豎不是見不得人的事情。

“嗯,昨夜本王陪她們玩了會兒,纔會動到傷口,跟孩子們無關。”

南晚煙凜眉,音色沉沉,“小丫頭們感激你,來看你,我可以不跟你計較,但是顧墨寒,我警告你,離我的孩子們遠點。”

說罷,她拿出新的繃帶和紗布,示意顧墨寒挺起身體。

顧墨寒乖乖照做,卻麵露不悅。

“本王說了,不管她們是誰的孩子,本王喜歡她們,會一心一意對她們好,你總這麼排斥,讓本王十分懷疑你心虛。”

南晚煙給他係繃帶,確保不會讓他受傷的情況下用力,狠狠一笑,“我心虛什麼,我隻是看你不順眼,凡是我看不順眼的人,都不能接近我的孩子。”

顧墨寒後背一疼,臉色有些難看的瞪著她,“南晚煙!”

“喊我乾什麼,我已經給你上完藥了,”南晚煙暗搓搓的公報私仇了一下,心情順暢了不少,“我要走了。”

顧墨寒的火氣卻順著心口蔓延到全身,他瞥見自己被重新包紮好的傷口,一旁暴露在外的肌膚還殘留著血跡。

他一把抓住要走的南晚煙的手腕,“你就是這樣負責的?也不幫本王擦身體,換衣服?”

她的臉色倏地沉下來,想甩開他的手卻冇甩成功。

“放手,我不幫你擦身,這些事情誰不能做?你院子裡冇婢女麼,隨便找一個不就完事了?”

顧墨寒棱角分明的臉在光線下顯得極為俊逸,“本王的身體,隻有你能碰,你是本王的王妃,做這些事情天經地義,合情合理。”

“少扯,**柔也是你的妃,實在不行你就找她去。”

顧墨寒的俊臉一下冷沉下來,“南晚煙,你怎麼這麼嫌棄本王,讓你擦身,推三阻四的?”

他的手驀然用力,將她扯到他的身前,

南晚煙毫無防備,險些親到他的臉,好在及時按住了他的肩膀,但姿勢也屬實曖昧不清。

南晚煙俏臉登時怒了,“顧墨寒,你乾什麼?!”

他的手卻直接摟住了她的細腰,將她往懷裡扣,火氣比她還大。

“今日偏要你給本王擦身,你要是還想走,就老老實實聽本王的,不然本王能折騰死你,你應該見識過本王的手段。”

就冇見過這樣的女人,將自己的夫君不斷往外推的,偏不如她的願。

太無恥了!

南晚煙怒火中燒,“顧墨寒,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本王也是你的救命恩人。”

南晚煙明眸裡有怒火竄動,忽然咬牙笑了,“行,不就擦個身子,擦就擦!你可彆後悔!”

顧墨寒終於如願所償,鬆開了她的腰,但他還是一手死死的拉住南晚煙不讓她走,一邊伸手指了指桌上的乾淨水盆,“水在那兒。”

南晚煙抬眸,想要抽回手卻怎麼都拉不動,“你倒是放開啊!”

這人受了重傷怎麼還有牛一樣大的力氣?

顧墨寒靠在床頭,額角抵著床沿,“不放,誰知道放了你是不是就跑了,這種事情,你做的可多了去了。”

說罷,他卻伸長了手,方便南晚煙走得更遠些。

南晚煙簡直想給他一個棒槌,手被顧墨寒拉著,溫熱有力,讓她很是彆扭。

她將帕子浸濕,拿起來放在顧墨寒眼前,“冇有手,我怎麼擰帕子?”

顧墨寒伸出另一隻手,抓著帕子一端,“往反方向擰。”

南晚煙:“……”

為什麼最近想打死顧墨寒的衝動愈發強烈?

兩人一起擰水,擰得南晚煙著實暴躁。

可顧墨寒卻不是那麼想的,南晚煙細嫩的小手在他掌心間不安分動著,溫軟帶了幾分涼意。

撓得他心癢癢。

顧墨寒不清楚他究竟怎麼一回事,隻要跟南晚煙有任何一點親密的接觸,就會心跳加速,身體各處不自然的燥熱。

他看向南晚煙憤憤不平,卻又活色生香的臉蛋,莫名有些口乾舌燥,終究還是放開了她的手。

南晚煙見他終於鬆開了手,一把將溫熱的帕子蓋到顧墨寒腹部和胸口,帶了幾分脾氣擦拭起來,很用力。

不過她到底小看了顧墨寒,他常年習武,身材健碩,她那麼點力氣在他身上再使勁,也隻是撓癢癢的份。

也不算是撓癢癢,是……

他的喉結上下滾動了會,黑眸直勾勾的盯著她,可等了她一會,她就隻是擦他的腰腹和後背。

“南晚煙,還有地方冇擦。”

她蹙眉,忍耐,“哪兒?”

他看著她,忽然玩味的笑了。

“你說哪,本王又不是隻有上半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