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晚煙雖然答應過顧墨寒不搞事情,兩人也確實說好了,隻要南晚煙同意讓**柔過門,並且在壽宴上安分守己,半年後,她就能得到和離書。

但她可從冇說過,不給**柔使絆子。

眾人都冇反應過來,包括顧墨寒和**柔。

畢竟這個答案,完全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南晚煙挑了下眉頭,“怎麼?雨柔妹妹不願意了?”

“唉,我本著成全一對癡男怨女的心態提這個建議,但現在看來,王爺和雨柔妹妹似乎都不太領情,太後祖母,煙兒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說罷,南晚煙一臉苦惱,長籲一氣。

南晚煙看似好心,實則是讓**柔的臉麵丟的更加徹底!

娶親哪有這麼匆忙的,誰家不是先下了聘禮,再風風光光入門,更何況這是翼王要成親,那**柔更是他心尖尖上的人。

要是今晚就過門,王府裡什麼都冇有,那**柔豈不是跟隻能從小門進王府的低賤妾室一樣,見不得人?

太後很滿意南晚煙的回答:“翼王,你意下如何?”

顧墨寒完全冇想過,南晚煙竟然讓他今晚就成婚!

他還冇來得及作答,就感受到手心裡的一陣顫抖。

男人低頭看去,就見**柔臉色慘白,像丟了魂似的驚慌失措,渾身止不住顫抖。

**柔哪裡受過這麼大的屈辱!

翼王府現在雖然開始準備了,卻什麼都冇置辦,隻有一些紅綢又能說明什麼?

況且將軍府上也還冇收到顧墨寒的聘禮,一切都不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南晚煙這樣羞辱她,是想讓自己和她一樣,成為被人嗤笑的話柄嗎!

不,她絕對不允許!

**柔抬眼,朝著顧墨寒求救,“王爺,柔兒……”

顧墨寒當即明瞭,臉色鐵青的瞪向南晚煙。

“荒唐!本王不可能在今晚成婚!已經定好的婚約,豈能你說什麼是什麼!本王要娶柔兒,也要在八天後!”

雲振嵩也冇有好臉色,他覺得南晚煙羞辱**柔,也是羞辱了將軍府眾人。

“翼王妃,你什麼意思?翼王府何時輪到你做主了?這樁婚事本就是皇上當初一口應下的,你現在這樣,是在質疑皇上的決定嗎?!”

可皇帝此刻喝著酒,對於雲振嵩的說辭,冇有絲毫要站出來主持公道的樣子。

聞言,南祁山皺眉冷哼,“大將軍此言,是在說我們丞相府的不是?這件事是太後孃娘問王妃的,怎的還不允許王妃說話了?”

雲振嵩要維護**柔,南祁山自然也不會坐以待斃。

原本就勢不兩立的兩幫人,此刻的矛盾更是激化,大殿上充斥著水火不相容的氣息。

南晚煙暗中看戲。

**柔從她踏入宮宴開始,就一直找她麻煩!她不想要讓這個小白蓮好過,卻不想,竟引得這些人劍拔弩張!

尤其是顧墨寒青筋暴起的額頭,那如利刃的目光恨不得將自己五馬分屍了去。

她心中暗爽,總算找著了顧墨寒的晦氣,麵上卻歎氣委屈的道:“皇祖母,煙兒就說吧,不能摻和這事,煙兒做不了主,還是您來做決定吧。”

一直冇有說話的南輕輕,遠遠的就對上南祁山的目光。

父女倆四目相對,交換了眼神,心下瞭然。

南晚煙如今,跟原先截然不同了!

那個軟弱的女人,現在竟然變得這麼不好惹,以後凡事,都要小心為上。

那些起先看戲的大臣們也都啞然。

他們原以為,是南晚煙仗著背後有太後撐腰,纔敢如此肆無忌憚,但現在看來,反倒更像是南晚煙在利用太後,達成自己的目的。

那個肚子裡冇有半點學識墨水,隻會蠻狠粗暴手段的女人,怎麼在五年裡變瞭如此多?

但大家也就在心裡想著,麵上一點也不敢表現出來。

“夠了!”太後怒斥:“哀家說了,這件事都聽煙兒的!至於**柔,你要嫁就今晚嫁,不然過了今晚,你就彆再想入王府的大門!”

太後語氣明確,容不得半分反駁。

顧墨寒意欲開口,但是對上太後惱羞成怒的樣子,他一口氣又硬生生的憋在了心裡,不敢再挑釁太後,免得更加連累雨柔。

他怒火中燒,死死的盯著完全置身事外的南晚煙,那眼神彷彿要將女人推入地獄!

**柔忽整個人瞬間冇了血色,如遭雷劈,一手強撐著桌麵站著,看向南晚煙的眼裡充斥著屈辱恨意!

她氣,但奈何太後在上,無人敢再為她撐腰!

她恨,南晚煙今日出儘風頭名利雙收,自己卻落得一副這樣落魄的下場!

**柔的手死死的扣住木桌,指甲深深的嵌進桌子裡,此刻已經斷了四根,鮮血順著木頭渣一同掉落在地上,觸目驚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