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晚上風平浪靜。

顧墨寒得知南晚煙跟莫允明很快分開,心裡也舒坦了一點。

儘管如此,他不得不承認莫允明挑釁他的話,有幾分道理。

一日不夠強大,一日便不能很好的保護想要保護的人。

顧墨寒去看望了宜妃後,便馬不停蹄的去了書房,他坐在案前,手持書冊,冊邊篆著“神策營”的字元樣式。

他現在既然已經決定奪權了,那軍營的事務就必須提起來,抓緊時間找補回他這些年來落下的。

一看,就是一整夜。

“王爺。”沈予行色匆匆趕來,見顧墨寒神思凝重正在處理軍務,恭敬的候在門邊,“屬下有事稟告。”

顧墨寒漆黑如墨的眼看向他,“你說。”

沈予頷首,快步上前來到顧墨寒的身邊,從懷中掏出一封字跡清秀的信函遞給他。

“您之前讓屬下會晤那些文官,屬下已經都見過幾位大人了,簡單的聊了一下。”

“其中,以司業為首的八位官員邀您和王妃一道,去漢芳閣一敘。”

顧墨寒放下手裡的書冊,接過信函展開來。

他英挺的劍眉微微上挑,露出一抹詫色,“司業冇說,為何要請王妃?”

邀請他情理之中,但邀請南晚煙用意為何?

沈予也滿腹狐疑,他搖搖頭,“冇有,屬下也不知道幾位大人在想什麼,但看樣子,他們十分希望王妃到場。”

顧墨寒頷首,將信函放到手邊的燭台裡。

火苗簇簇,很快就將信函一角燃的發黑。

火光對映在他眼底,宛如烈焰,吞噬了萬物。

“或許是前段時間南晚煙救了本王,這些大臣們聞言,覺得本王和她伉儷情深,故有此試探罷了,如他們所願。”

說罷,手中的信函逐漸要燒到他指尖,他利落地將信函捏碎,化作一縷青煙,無聲無息地消散在空氣當中。

沈予在一旁聽著,“那,屬下這就去備馬車?”

“嗯。”顧墨寒輕聲應下,修長的手指交疊,撚著指尖發黑的灰燼。

待沈予走後,他的眼神頓時冷冽淩厲起來。

從前,他從不願拉攏人心。

如今逼得走了這條路,父皇,將來您可會後悔如此待兒臣……

想著,他也起身,快步朝湘林院走去。

湘林院裡,南晚煙抱著兩個小傢夥美美的睡了一覺。

早上潦草的洗漱後,隨便披了件衣袍,便送兩個小丫頭去了後院,找先生嬤嬤們上課,回來時,短短的路程凍得她直哆嗦。

“呼,冷死了冷死了,怎麼都已經這個時節了,早上還這麼……”

南晚煙搓著手,小跑進屋想換身衣裳,可剛進門,她臉上的笑意瞬間凝固在那裡。

隻見屋子裡,不知何時進來了個顧墨寒。

他筆直的站在她床邊,臉色有些奇怪和難看,手裡還握著一本大紅大紫的書……

等等,大紅大紫?!

“顧墨寒你在乾什麼呢!”南晚煙嚇得一個激靈,身體也不冷了,反倒像火烤似的羞恥燥熱。

她一個箭步撲上去,纖長的手指緊緊握著顧墨寒手裡的書角,好似一隻撲食的小貓咪。

“放手,把書還給我!”

顧墨寒聞言也被嚇了一跳,但他死死攥著手裡的書冇有鬆開,相反,他抬手,將南晚煙連人帶書拎了起來。

他的手有些顫抖,麵色冷沉的詭異,還帶了一抹羞恥的緋紅。

“你解釋一下,這是什麼?”

方纔他來找南晚煙,要接她一起去見幾位大臣,發現她人不在,就先一步進了屋子。

見她的枕頭下露出書籍一角,他還從未見過彩色封麵的書籍。

按耐不過心裡的好奇,他便拿起來看了一眼,登時石化在原地。

雖然他看不太明白書封上寫的字,但畫麵上,明顯用大紅大紫的色調勾勒出了兩個長相妖異俊美的男人。

並且,他們的姿勢十分曖昧,十分的……不堪入目。

這下,從裡到外都闆闆正正的顧直男,幼小的心靈受到了重創。

南晚煙看著那本她超愛的《縛》,封麵上多少有點少兒不宜,瞬間羞臊的往懷裡扯了扯。

“你管它是什麼呢,誰讓你亂動我東西的,快還給我。”

他怎麼找到她的書的?

明明都藏在枕頭下了。

顧墨寒蹙眉,手上的力道絲毫未減,巋然不動的站在那裡,一瞬不瞬的盯著南晚煙,咬牙。

“你都是本王的,動你一本書又如何,隻是冇想到,你平時揹著本王,儘看這些冇羞冇臊的東西。”

南晚煙這次是真的社死。

她理解古人含蓄,顧墨寒光是看個封麵就翻江倒海了,她絕對不能讓他看見書裡麵的東西。

她一張臉憋得通紅,雙手把住書封拚命的往懷裡一扯。

“我看得光明正大,而且這哪裡冇羞冇臊了,這不就是正常的書籍麼,再說,我又冇有跟你分享,你趕緊鬆手……”

“撕拉”一聲,因為兩人都比較用力,書忽然被狠狠地扯成了兩半。

無數小插畫的書頁散落在地。

顧墨寒的眼神向腳下看去。

那些極具衝擊力的畫麵一股腦兒的撞緊他的眼簾。

他突然狠狠僵住了身體,難以置信的看向南晚煙。

“南晚煙,你竟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