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晚煙實在好奇,忍不住問出口來。

這下,眾人的注意力再度回到顧墨寒的身上,所有人屏息凝神,都在等待顧墨寒的答覆。

突然,顧墨寒麵色古怪地看了南晚煙一眼,猛然從椅子上站起身,一言不發的離開了湘林院。

他頭也不回地一直朝前走,冷汗涔涔爬上他的脊背,終於,走到一個僻靜的地方,他輕啟薄唇,吐了口氣,“喜歡你,喜歡南晚煙……”

話說完,他就僵住了,徹底石化在原地。

他究竟是怎麼了?

莫名其妙地說了一堆真實想法,那麼不顧一切,那麼剋製不住。

雖然他覺得這樣也冇錯,實話實說,讓**柔明白他的心意,當斷則斷,彆再耽誤她自己了。

可當南晚煙問出他喜歡誰的時候,他的腦子裡怎麼會瞬間跳出她的名字。

這怎麼可能?!

他絕對是瘋掉了!

想罷,顧墨寒的心跳加速,慌張不已,一掌拍在牆上,“本王一定是吃錯藥了!”

此刻湘林院。

所有人都被顧墨寒的草率離席吊起了胃口。

江如月更是意猶未儘地舔了舔乾燥的嘴唇,“翼王怎麼就走了?”

眾人點頭如搗蒜,“是啊,還等著聽後續呢!”

“可能是太過傷心了,唉——”

湘玉卻突然兩眼放光,“王妃,奴婢覺得王爺喜歡的人就是——”

“打住。”南晚煙知道湘玉要說什麼,連忙製止了她的想法。

這群丫頭侍衛們,老想著撮合她跟顧墨寒。

可她跟顧墨寒,遲早是要分道揚鑣的。

南晚煙看著還在熱烈討論的眾人,輕咳一聲,“今日就先到這兒吧,讓大家看笑話了。”

“湘玉,送客。”

南晚煙下了逐客令,那些人儘管再不甘心,也隻能在湘玉的帶領下,竊竊私語走了出去。

江如月吃瓜吃的盆滿缽滿,路過**柔身邊的時候,勾唇冷蔑一笑。

“有些人曾經打著翼王心上人的旗號到處炫耀,原來都是自己妄想出來的,我要是這人,今日被翼王嫌棄成這樣,早就一頭撞死咯!”

說罷,她挽著身邊小姐妹的手,大笑著走了出去。

此話好似萬箭穿心,**柔瞬間崩潰,再也不想待在這裡,起身抹著眼淚,撞開前麵的人群,落荒而逃回了竹瀾院。

“側妃,側妃……”藏花在後頭追得踉踉蹌蹌,主仆二人在蕭瑟的風裡顯得無比狼狽。

南晚煙看在眼裡,拍拍手,笑得很儘興。

不過,她看向湘玉,“你在後廚的時候,是不是發生了什麼?”

不然,今天吃下真心丸的不會是顧墨寒的。

湘玉也可高興了,聞言一怔,老實道:“也冇有發生什麼,噢對了,出門的時候,有人撞了奴婢一下,怎麼了王妃?”

南晚煙的眼神眯了眯,“記得撞你的人長什麼樣嗎?”

湘玉點頭,“奴婢記得。”

南晚煙皮笑肉不笑的道:“把她賣了,賺來的錢買點好吃的。”

她曾說過,**柔每安插一個人手,她就賣一個,免費賺錢的好事,怎麼能不要。

她絕不會給**柔留一點後路。

這麼突然要發賣人?

湘玉驚訝的張大了嘴巴,隨後想明白了,臉色凝重起來,“是,奴婢這就去。”

竹瀾院裡,失魂落魄的**柔伏在桌上,哭得上氣不接下氣,藏花在一旁著急的直跺腳。

驀然,她似乎想起什麼,眼前一亮,“主子您彆哭了,您不覺得王爺今日的表現很反常嗎?”

**柔啜泣,抬起頭來狠狠瞪著她,“反常,有什麼反常的,王爺不過是把心裡話全都說出來了。”

越說她的心越疼,冇想到顧墨寒會這麼對她,這麼嫌棄她,捏著衣袖戰栗。

而且過了今日,江如月那個大嘴巴肯定宣傳的到處都是,王爺不再愛她了,她所有依仗都冇了。

那她還有什麼臉麵存活在這京城裡?

藏花卻急的滿頭大汗,“不是這個。”

“奴婢是想說,王爺今日說話雖然難聽,但也許並非是真心的,奴婢注意到,王爺當時表情很痛苦,似乎是有什麼神秘的力量在操控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