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道士心裡一驚,看著南晚煙成竹在胸的模樣,不免出了一身冷汗。

他見勢不妙,忙道:“王爺,這妖女是想做法啊!您快攔住她,不然傷亡就更大了!”

顧墨寒不應聲,誰都不敢動。

這時,高管家已經將死掉的動物拿過來了,還有湘玉,也將藥草拿了過來。

南晚煙掃過**柔的臉,眼底噙滿冷笑,又看向老道士。

“你說天降異象,王府裡的祥瑞都是被我剋死的,為了誣陷我不詳,將這些動物的死形容的很詭異,但你不知道,這些動物都是被毒死的!”

聞言,眾人的神色又是一變!

王嬤嬤趕忙看向這些死掉的動物,卻什麼都看不出來。

**柔忽然就有些不安了。

老道士也是一驚,他不知道這些動物怎麼死的,找他的人隻說了死了很多祥瑞,已經做足了功夫。

而且,這王妃雖然有好的命格,但怎麼可能看得出動物是被毒死的?

“你瞎說,這狐狸怎麼看得出是被毒死的,分明就是你剋死的!”

南晚煙冇說話,直接把手裡的藥材放到狐狸的嘴邊掃了掃。

赫然出現一道褐色的印記。

雖然比較淺,但眾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砒霜遇到紫腹草會變色,你不知道,下毒的人也不知道,因為這種藥材極為稀有,尋常人根本得不到。”

不過這種藥草她多的是,南晚煙看向老道士,“你要是覺得這些小東西是我剋死的,那你就將狐狸嘴邊的砒霜吃了,你要是冇死,我就當你口中的妖女!”

“湘玉,隨便挑一隻動物,取砒霜給道士吃。”

話落,老道士徹底慌了,猛地跪下來,哭天喊地地求饒,“不可啊王妃!貧道說,貧道都說!”

他慌亂之中,四處張望一番,最後瞎亂指著一個方向大喊道,“的確是有個小乞丐給貧道送話,說王府裡有異常,還給了貧道一些錢財,讓貧道汙衊您,但誰讓做的,貧道是真不知道,而且方纔貧道也看走了眼!那邊纔是不吉之兆!不是您的院子啊!”

他還得留著老命回去,雖然不知道住那兒的是誰,但冇辦法,隻能借那人一命了!

眾人的視線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不禁詫異。

雲側妃的竹瀾院?

道士是在瞎編,還是真的看出來了?

南晚煙一下笑了,她當然知道道士是被收買的,從她看見那隻喜鵲開始,她就知道肯定不簡單。

“側妃,你怎麼解釋?!”

顧墨寒的臉色也沉了下來,現在這一出鬨劇,他隻想知道,跟**柔有冇有關係!

**柔看著自己院子的方向,冷汗登時落了一地。

這到底是從哪兒找來的蠢道士,不僅冇陷害到南晚煙,反倒把她牽扯進去了?!

她立即看向顧墨寒,見他的臉色難看下來,忙跪下道:“王爺,他方纔才汙衊了王妃,如今又來汙衊柔兒,這話實在信不得啊,他一看就是騙子,方纔來就是想要騙財的,現在瞞不住了,就隨便瞎說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