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忽然,眾人見一襲紅衣的女人此刻正邁著步朝前廳走來。

她一頭青絲隨意挽起,隻簡單的用了一隻簪釵彆住,杏眸微眯,嘴角帶笑,紅衣嫋嫋,婀娜多姿。

一人眼尖,認出了南晚菸頭上的釵子,當即大呼道:“她頭上的髮釵,竟是‘有鳳來儀’!”

聞言,眾人皆朝南晚煙投去驚詫的目光。

竟能佩戴“有鳳來儀”,這女子究竟是什麼身份?!

南晚煙素來臭名昭著,妥妥的棄妃長得也醜,絕不可能是她!

眾人還想著,紅衣女子已經穿過人群,走到了顧墨寒的身邊。

“王爺,臣妾在湘林院待的好好的,怎麼突然讓我過來?”

顧墨寒眼神陰鷙的盯著南晚煙,見她一臉無辜,心裡更是火大。

一見到她,他就感覺冇好事!

聞言,大家如遭雷擊,眼珠子都要驚得掉出來了!

她竟自稱臣妾,顧墨寒的王妃隻有一人,如今的**柔也隻是個側妃,難不成這個……

這美的更天仙似的人,竟是南晚煙!!!

“不是說這個翼王妃陰險狡詐蛇頭鼠腦,怎麼會是這樣一個風姿綽約的女子?”

“嘖,翼王豔福不淺啊,本想著雨柔小姐就已經夠美了,卻冇想到這正主才真真驚為天人!”

**柔原本就很生氣李嬤嬤出現,現下這些人的言論更是差點把她氣暈過去。

南晚煙!可真是她的剋星啊!

李嬤嬤上前,對南晚煙解釋道:“老奴給翼王妃請安,今日翼王娶親,按理來說,過門的側妃應該敬主母一杯茶,不然不合規矩,因此老奴才讓王爺將您請來,主持大婚。”

“噢——原來側妃入門還有這規矩,”南晚煙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徑直走到高堂之位上坐下,笑吟吟的道:“那臣妾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顧墨寒見南晚煙跟李嬤嬤一唱一和,隱忍住怒火。

為了柔兒,他隻能忍!

接著,男人咬牙切齒的開口:“拜堂吧。”

顧墨寒牽過**柔的紅綢來到南晚煙的麵前,他們正要行大禮,南晚煙卻突然開口——

“且慢,王爺身份尊貴,今日不過是納妾而已,拜堂這種事情,恐怕不太合規矩吧?”

李嬤嬤附和道:“王妃所言甚是,這側妃再怎麼也是妾,進門給主母敬杯茶就算完事,那八抬大轎拜天地的,是正妃的大婚禮。”

這下,所有人纔想起來,顧墨寒今日不過是納個妾而已,陣仗卻搞得這麼大,都讓他們不自覺以為他迎娶的是正室。

顧墨寒怒不可遏,周身散發出駭人的氣場,“南晚煙!你是不是存心的!”

南晚煙眨了眨眼睛,“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麼,怎麼會是我存心的?禮法又不是我定下的。”

**柔緊咬住發白的嘴唇,指甲斷裂的那隻手緊緊攥成拳,倍受屈辱看著身居高位的南晚煙。

她本來就冇有聘禮,更冇有浩浩蕩蕩的迎親隊伍,要是再不跟顧墨寒行拜堂禮,就真的是卑微到塵埃裡,讓人徹底看不起了!

南晚煙!當真是要她顏麵儘失!

“王爺,王妃說的冇錯,今日這王府裡,您和王妃纔是主子,都應坐在高堂上,看著側室敬茶,您要是再猶豫,錯過了吉時,可就不好了。”李嬤嬤在一旁施壓。

李嬤嬤話裡話外,都容不得顧墨寒有半分反抗和不遵。

顧墨寒更是怒火中燒,“這是本王的大婚,誰敢有異議?!”

**柔壓下眸底的殘忍殺意,嬌美的臉上神色為難,她拽住男人的衣角輕聲說道,“王爺,李嬤嬤和王妃說的都不錯,您還是跟王妃坐在一起吧,於情於理,柔兒都是妾室,這些都是柔兒應該做的。”

她不想看到顧墨寒難堪,更不願意失去這樣的機會,被人從中作梗失了姻緣,畢竟——小不忍則亂大謀。

那些賓客聽後都覺得惋惜,認為南晚煙變成了咄咄逼人的惡毒王妃。

**柔以後就算是進了王府,也不知道會過上什麼樣的日子。

顧墨寒皺眉,“柔兒……”

**柔衝他笑笑,男人攥拳,終究還是冷著臉坐到南晚煙身邊。

南晚煙毫不吝嗇誇著,笑容裡意味不明。

“側妃果真是大家閨秀,有禮有矩。”

**柔接過侍女送來的茶,一步一頓,畢恭畢敬來到南晚煙身前,忽地朝南晚煙下跪,那姿態謙卑有禮,像極了受儘委屈的小媳婦兒。

顧墨寒在一旁看著,心都揪起來了,說不出的心疼和無奈。

卻冇人注意到,**柔低下頭時,眼中一閃而逝的陰狠。

一會兒敬茶的時候,她假意將茶水潑自己,再把臟水盆子扣到南晚煙的頭上,不信南晚煙還能在眾目睽睽之下,翻身做主!

**柔抬手,將茶杯遞給南晚煙,“妾身給王妃敬茶……”

“好。”南晚煙伸手接茶杯,兩人的手指接觸的刹那,**柔手中的茶盞瞬間脫離,茶水頃刻間四散而出!

“啊——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