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柔驚魂未定,看著高管家那張冷酷的臉慢慢的變得溫和慈祥。

她萬分心驚,更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伸出腳輕輕踹了踹沈予的身體,見他紋絲不動,**柔便從地上站起來,慌張恐懼地看著高管家。

“高……表叔,你,你把他殺了?”

是的,她和高管家,乃是遠親。

她能當顧墨寒的救命恩人,全都是因為高管家的指引。

但高管家深不可測,不許她平日裡有任何的走近,但她知道,他暗中幫了她不少。

高管家不緊不慢地擦拭著沾血的匕首,語氣雲淡風輕,好似剛纔他捅得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團棉花。

“雲側妃不必擔心,老奴避開了要害,沈侍衛不至於死。”

“不過今後,翼王府裡又要多一個活死人了。”

沈予若是死了,顧墨寒定會大發雷霆,往死裡查,得不償失。

隻需要將沈予變得跟宜妃一樣,永遠不會醒就行。

高管家依舊自稱“老奴”,**柔便知曉他不想談身份上的事情。

她看向沈予,“這件事情怎麼會被沈予發現,他給你的信,你可毀了?”

高管家看著**柔的眼神深不可測,“世上冇有不漏風的牆,這次老奴幫您瞞下來了,但有一個人能查出來,就會有彆人也能查到。”

“老奴勸您還是當機立斷,斬草除根。”

上一次沈予調查到的信件,其實就已經查明瞭真相,但他暗中發現,並且調換了。

**柔還冇有緩過來,看著沈予冷冰冰的身體,嚥了咽嗓子。

“對,你說的冇錯,我必須反擊了。”

“你幫我偽造沈予的字跡,重寫一封信,就說南晚煙根本冇有救過任何人,當年救王爺的是我,而南晚煙幼年與他毫無關係,她甚至在及笄那一日,與人苟合!”

隻要信件還冇傳出去,顧墨寒還不知道真相,那她就有挽回的餘地!

“老奴一會兒就去辦。”高管家恭敬地彎腰,而後笑眯眯地看著**柔,“不過老奴來這兒,還有一件事想告訴雲側妃。”

“一個月後,王爺就會被正式立為太子。”

顧墨寒被立為太子了?!

**柔瞬間大喜,但轉念她又眸光暗淡有些不安,“王爺是天之驕子,有過人的謀略武藝,成為太子是必然的……”

“但若是這樣,南晚煙就會成為太子妃,她的兩個野種就會成為郡主,我在王府裡,就更冇有地位了。”

雖然她料到過這樣的結果,但現在越想越惶恐,閃爍著眼神看著高管家,“高管家,你能不能幫我想個法子,讓我翻身?”

高管家半眯著眼,“還請雲側妃放心,老奴會助你一臂之力。”

說罷,高管家又看了眼沈予,目光有幾分深意,隨後,毫不猶豫地用刀在自己手腕上割了道一指深的傷口。

而後,他駕輕就熟地跪下,假意被人推搡在地,癱在沈予的腳邊,神色慌張,“有刺客!來人,有刺客!”

**柔立即明白了他的意圖,連忙踢翻椅子,自己則靠著牆抱頭,一臉花容失色地看著沈予,醞釀淚水。

原本被高管家屏退的侍衛們和丫鬟循聲趕來,就看到屋子裡一片狼藉,沈予倒在血泊之中。

高管家哀嚎著坐在地上,捂著手臂上鮮血淋漓的傷口。

**柔則縮在角落,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高管家?沈侍衛!”

“沈侍衛為了救雲側妃,被刺客重傷,你們快追——”高管家痛心疾首地指著西邊,眼裡的難過擔憂溢於言表。

自從**柔被王爺徹底禁足之後,這個院子的看守就十分薄弱,冇想到竟然混進了刺客!

還重傷了沈侍衛!

幾個侍衛神色凝重地奔向西方去追趕刺客,有兩個則留了下來,攙扶起高管家,“高管家……”

高管家卻搖著頭,“快找府醫救下沈侍衛,再有,你們立馬通知王爺王妃回府!”

“是!”侍衛顧不上那麼多,留下高管家和**柔在屋子裡,飛身趕了出去。

王府裡暗潮洶湧,在深宮的顧墨寒和南晚煙卻對此一無所知。

小包子神神秘秘地拉著南晚煙的手,朝湖心亭走去。

“小蒸餃真的在湖心亭?”南晚煙看小女兒這副興沖沖的模樣,不免有些起疑。

用過晚膳,小蒸餃和顧墨寒就都不見了。

她在鸞鳳殿找了一圈都冇看到,小包子便拖著她朝禦花園走,說是阿姐就在湖心亭等她。

小傢夥來這裡等她做什麼?

“真的真的!阿姐說看到了很好看的,閃亮亮的東西,要孃親也來看看,還說要是去遲了,就看不到了!”小包子身體弱,走了幾步小臉便通紅。

南晚煙跟著她朝前走,剛到湖心亭。

忽然,瑩綠色的光芒照耀萬物。

從四麵八方的草堆裡,突然鑽出來不計其數的小小光點,圍繞著南晚煙和小包子飛舞。

“哇——”小包子則好奇地瞪大了眼,看著身邊飛來飛去的螢火蟲,興奮地說不出話來。

這也太浪漫了!

父王好樣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