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輕輕恨得牙癢癢,見圍觀的人都開始議論紛紛,她丟不起這人,勉強笑道:“母親既然都開口了,那就是我們應該的,十萬兩也不多,秋霜!去取銀票!”

“是,王妃。”秋霜感覺一個頭兩個大,不情不願地離開,去銀莊取銀票了。

聞言,丞相夫人的心頭都在滴血,差點兩眼一黑暈了過去。

那可是十萬兩啊!她都冇有那麼多錢,估計也快掏空承王妃的家底了!

真是造孽!上次南晚煙要嫁妝,就把她半輩子的積蓄都搭進去了,現在不僅冇讓南晚煙身敗名裂,還賠了十萬兩!

她這該死的賤嘴,怎麼就管不住呢!

南晚煙立即笑容滿麵,“真是多謝姐姐了。”

南輕輕皮笑肉不笑地,一雙手在廣袖裡攥得發白,“本就是一家人,不必客氣,隻是我冇想到,你現在竟然會下棋了。”

南晚煙勾唇一笑,“人總是要學點東西的,不能一成不變,不過可惜了,冇有跟姐姐對上一局。”

南輕輕的臉色一冷,暗自咬緊了牙關。

南晚煙連顧墨淩都贏得了,方纔要是她親自上,怕是要被南晚煙摁在地上狠狠地羞辱了。

可轉念想到一會兒要默寫詩詞,南輕輕又有了自信。

“我們切磋的機會很多,這不馬上就要默詩了嗎,我也參加,你我姐妹二人,好好切磋切磋。”

她今天來,可不是讓南晚煙大放光芒成為眾星拱月的焦點的,下棋是她失算,但接下來的詩詞,她必定讓南晚煙知道,什麼叫丟人現眼!

南晚煙笑著點頭,“都聽姐姐的。”

南輕輕跟**柔不一樣,南輕輕有才氣,身世也好,但手段同樣狠毒,甚至比**柔更狠。

不知道暗地裡折騰了她多少回,今天她就要藉著大佬們的詩詞歌賦,好好整一整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老仇人……

丞相夫人輕嗬一聲,看不起南晚煙。

她的女兒,纔是當之無愧的才女!

南晚煙算什麼東西!

國公夫人淺笑著道,“既然如此,那默詩也在一炷香之內,誰默得多,對句工整,那就是贏家。”

“是。”眾人應下,紛紛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等待著婢女呈上紙筆。

但大家都在想,南晚煙就算下棋贏了顧墨淩,默詩這一方麵,不會還贏吧?

南晚煙以前冇下過棋,眾人才理所當然地認為她不會,但五年前,南晚煙在春茶會上一首詩都憋不出來的窘迫模樣,大家可都還記得清清楚楚。

而且,今日南輕輕和七王爺今天都在,南晚煙想贏,還是有點難的!

南晚煙完全冇有理會過眾人的眼神,拿起筆就開始寫,湘玉站在她身後,時不時看著南晚煙麵前的宣紙,心裡一點不擔心。

王妃教導兩個小主子的時候,出口成章詩詞歌賦都是信手拈來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