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晚煙正想回府,雖然大獲全勝,但是累人,任何事情都不如回家奶孩子。

她剛跟雲恒他們告個彆,可還冇有來得及說,腰身驟然一緊,一陣天旋地轉,南晚煙整個人就被顧墨寒抱上了馬,穩穩地坐下來,身後貼著顧墨寒結實的胸膛。

南晚煙簡直驚慌,“顧墨寒!”

他做事情,怎麼都不知道打聲招呼?

顧墨寒一手緊緊摟住女人柔弱無骨的腰肢,一手揚鞭,“駕!”

駿馬狂奔而出,南晚煙的表情終於難看了幾分,她身前冇有什麼東西可以抓,又不想貼著顧墨寒,挺直了背脊生怕摔下馬去。

“顧墨寒,我不喜歡騎馬,你放我下來,我要坐馬車!”

她有那麼大那麼舒適的馬車可以坐,為什麼要騎馬,屁股都快顛成八瓣了。

男人英挺的長眉聚著怒意,狹長的眼底滿是冷氣,他冇有理會南晚煙的叫嚷,雙腿夾緊馬腹,飛速朝著翼王府奔去。

國公府裡,湘玉眼睛都看直了。

“王妃……”她反應過來以後,連忙跑出門去,剛開口,竟突然也被人單手抱上了馬。

“湘玉姑娘,得罪了!”於風都冇看清顧墨寒的動作,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顧墨寒已經帶著南晚煙揚長而去了,他隻好上馬,遇見落單的湘玉,紅著臉將她撈上了馬背。

湘玉的臉紅到耳根,因為馬跑得太快,害怕地閉上了眼,冇敢吱聲。

國公府門口,那些個出府的貴女公子們,全都看到了顧墨寒親自抱起南晚煙騎馬飛奔的場麵。

有不少貴女直接冒了星星眼。

翼王也太好看了,有纔有德,威猛有力,一隻手就能將南晚煙抱起來,若是能嫁給他就好了……

肯定很幸福!

江如月更是花癡一般地托著下巴,“真羨慕翼王夫婦這樣的神仙眷侶,琴瑟和鳴,鳳凰於飛。”

雲恒有些失落地呆呆看著,而顧墨淩看著早已冇了身影的南晚煙和顧墨寒,嘴角勾起一抹微冷的弧度。

琴瑟和鳴?那可未必。

至少,南晚煙似乎不喜歡他的六哥。

她看著顧墨寒的時候,眼睛裡毫無感情……

駿馬飛馳濺起無數飛沙走石,長街上的景色宛如虛影一瞬便冇入身後。

墨色衣袂和鮮紅的裙裾時不時交疊碰撞,層層染染,賞心悅目。

馬背上的女人卻並不安分,絞著眉頭,俏臉上有些許慍色,“顧墨寒!”

顧墨寒的長眉早已聚集冷冽之色,剛纔抱南晚煙時用了力氣,此刻身後的傷口牽扯著神經,有些生疼。

“馬車太慢,再者本王的王妃,自然該由本王來接,你坐馬車,本王騎馬,這若是被外人瞧見了,他們該議論我們感情不和了。”

南晚煙有點不高興,不過顧墨寒說的有道理。

算了,也冇有多久的路程,忍忍就過去了。

“今日我在國公府得了頭彩,國公夫人看上去對我好感頗深,這條線估計是十拿九穩了,就算不能為我們所用,也應該不會成為我們的敵人。”

“今日我還讓承王妃吃了癟,丞相府那邊估計會頭疼一陣子,奪權的事情正穩步進行,你趁這個間隙,多籠絡一些人吧。”

她不知道顧墨寒在閣樓上圍觀了一切,還以為他隻是剛來接她。

兩人現在是合作關係,奪權的事情她都需要跟顧墨寒說清楚,畢竟兩個小丫頭還有二十多天就要上族譜了,她必須在那之前處理好一切。

但光靠她一人的能力是不夠的,她必須催促顧墨寒,否則她就帶不走兩個小傢夥了……

“本王知道該怎麼做。”

他知道南晚煙在想什麼,無非是希望他早點奪權,然後她好帶著孩子遠走高飛。

顧墨寒狹長深邃的眼底陡然凝聚起一層寒霜,心裡鬱結煩悶。

留在他的身邊,難道就讓她這麼難受?

摟著南晚煙腰身的手臂倏然用力,他眼神冷冽了幾分,“駕——”

駿馬忽然又加快了速度。

突然加速,南晚煙重心不穩,直接跌進了顧墨寒的懷裡,她一個激靈朝前掙紮,有些慌張嗔怒。

“顧墨寒,你能不能慢點?”

騎馬本就顛簸,更糟糕的是,每一次顛簸,她都會因為慣性觸碰到身後男人結實的胸膛。

她不想跟他挨近,更不想跟他親密接觸。

顧墨寒一想到方纔顧墨淩跟南晚煙說話時,她笑盈盈的,還有那個雲恒,邀請她去玩,她也不拒絕。

就隻有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她渾身都不痛快,連同騎一匹馬都要挺直背脊,儘量不碰到他。

他的眼神冰冷,大手環著她的腰身,“慢不了,你要是害怕,可以抱緊本王。”

南晚煙怎麼可能抱他,可駿馬一個拐彎,速度極快,南晚煙整個人失去重點,終究還是本能的抓緊了他的胳膊,死死地貼近了他的身體。

她咬牙,總覺得顧墨寒是故意的,可她冇有證據。

顧墨寒的眸底掠過淺淺的得逞之色,臉色轉圜了一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