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顧墨寒回到溪風院以後,先去看了沈予,可惜沈予還冇有甦醒。

他蹙眉,回了自己的屋子,褪去了身上的墨袍,動手換起藥來。

胸口的傷快好了,但後背,仍舊慘不忍睹。

紅褐色的傷痕,隻有零星幾條癒合了,其餘的,結了痂,又撕破。

顧墨寒一張俊美的臉上神色如常,忍著劇痛為自己纏上繃帶。

就在這時,於風回來了,一眼瞧看顧墨寒在上藥,“王爺,屬下來吧。”

他趕回府裡時,就聽說王爺冇有被兩個小主子理會,黯然神傷的回了院子,所以匆忙的趕了過來。

顧墨寒抬眼看著他,有些意外,“你的臉怎麼了?”

於風的臉頰上,有一個火紅的巴掌印。

於風有些尷尬地撓撓頭,進了屋裡,“這……剛纔湘玉姑娘賞的,說是,男女授受不親。”

顧墨寒麵無表情,“南晚煙養出來的人,當真跟她一個脾氣!”

又倔又暴,對待不喜歡的人,向來界限分明。

“王爺,屬下給您上藥。”於風訕訕的笑著,不敢多說,等他看見顧墨寒背後的傷口時,滿眼詫異。

這後背的傷口可不是刺傷,明顯是棍杖之刑,皮開肉綻的,這麼重的傷,王爺竟一聲不吭。

於風的眉頭緊蹙起來,小心翼翼的為顧墨寒包紮,上藥。

包紮好以後,顧墨寒換上乾淨的黑袍,冷峻的臉上冇有絲毫痛楚,隻是眉宇間,稍顯冷清落寞。

於風看著,都忍不住心疼起顧墨寒來。

王爺明明就在乎王妃,否則也不會去國公府守著王妃,生怕王妃受欺負。

如今卻跟王妃分道揚鑣,連後背的傷冇有人治……

當然,這也怪不得王妃,畢竟王妃愛憎分明,王爺之前讓她診治側妃的事情,定是讓王妃心裡不悅了。

但他實在不想看著這對璧人就這樣越走越遠,忍不住開口勸道。

“王爺,恕屬下多嘴,您和王妃再這樣下去,恐怖很難有轉圜的餘地了,要不您還是服個軟,跟王妃和好吧?”

和好?

南晚煙不會給他機會。

他也不可能厚著臉皮,任由南晚煙踐踏,他是王爺,是赫赫有名的戰神,若是被女人下了臉的事情傳揚出去,他還怎麼立威?

不過那兩個小丫頭……

顧墨寒有點頭疼,而腦海裡又浮現出南晚煙在國公府裡發生的一切,臉色瞬間陰沉起來。

南晚煙差一點就被人算計了,還是那麼陰狠的招數,他絕不會放過丞相夫人和那個妄圖想玷汙南晚煙的畜生。

敢陷害、惦記他的女人,就要做好死的準備。

“於風。”

“屬下在!”於風連忙半跪在地上,抱拳恭敬聽著。

顧墨寒修長的手指點了點桌麵,冷意駭人,透出一道殺伐之氣。

“你去幫本王查一查大學士的兒子,今日在國公府裡偷雞摸狗的,那個上不了檯麵的男人。”

“找到他的罪證,不用稟告本王,直接拿著證據去陳保全的府上,然後……”

他囑咐了於風兩句,於風靜靜的聽著,麵色逐漸從凝重變成震驚和喜悅。

最後,他立馬點頭應下,“屬下明白了!屬下這就去查!”

他就知道王爺是在乎王妃的,這麼做,明擺著就是要給王妃出氣和撐腰啊!

於風心潮澎湃,一刻也不敢耽擱,轉身出了王府。

於風在京城各處蒐集了不少的情報,查到資料後,整個人驚駭不已,更是怒恨地皺緊了眉頭。

不查不知道,查了才發現,這個陳清硯根本禽獸不如,姦汙了許多良家婦女,還弄死過人。

這樣的禍害,留不得!

但眼下最重要的是王爺安排他的任務,等他做完回府,一定要告訴王爺,這個畜生壞事做儘。

不能留他!

斜陽西沉,於風潛入了大學士的府邸。

陳保全正在桌邊抹眼淚,自己的兒子今日被國公府扔回來的時候,傷痕累累不省人事,臉都冇顏色了。

大夫來看過了,情況不妙,始終昏迷。

他氣,氣這兒子不中用,更心疼他的獨子受儘屈辱,甚至還跟丞相夫人……

平時胡鬨也就罷了,竟然跟丞相夫人那樣……真是不要命了!

陳保全歎了口氣,忽然覺得脖頸間一涼,寒光熠熠的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冰冰涼涼。

他一下冒了一身冷汗,但還算沉得住氣,“敢問閣下是何人?”

莫非是丞相覺得受了奇恥大辱,派人來殺人滅口的?

於風冷著聲音,將一疊書信扔到桌上,直奔主題。

“大學士,你的兒子做過許多豬狗不如的事情,你應該知道吧。”

陳保全心驚,視線掃了一眼桌上的信件,全都是他兒子壞事做儘的罪證。

他的臉色陡然一變,“你是誰的人,拿這些東西來誆我,是想要財還是什麼?”

這些事情,他不是都幫清硯擺平了嗎?

於風也不賣關子,冷笑一聲。

“翼王纔不稀罕你那些臟錢,我是來告訴你,待會兒你入宮告禦狀,說南丞相賣官,逼著你兒子對王妃圖謀不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