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母妃醒了?!”

顧墨寒猛地站起來,整個人震驚錯愕,眼底卻有光。

他什麼都顧不得了,立馬翻身下床。

看到顧墨寒這副欣喜若狂的模樣,小蒸餃和小包子對視一眼,都冇有出聲。

顧墨寒正想給兩個小傢夥穿衣服,帶她們一同去,可忽然他的動作一頓,眉眼一下皺起來了。

男人低頭看著懷裡這兩個眼神懵懂的小丫頭,輕聲道:“小蒸餃,小包子,父王生病了十幾年的母親甦醒了,父王要去看她,你們今日就待在院子裡,跟教書先生們好好學習功課,晚點,你們孃親就回來陪你們,嗯?”

原本,他是想要帶上兩個小丫頭一塊過去的。

但理智還是讓他壓下了這份迫切的期待。

母妃十幾年未曾醒來,整個人都消瘦了一大圈,麵黃肌瘦十分憔悴,萬一嚇到了兩個小傢夥,不太好。

而且,對於母妃來說,在她沉睡的這十幾年裡,自己的兒子不但已經長大成人,還娶妻生子,甚至孩子都好幾歲了。

這麼多的事情……恐怕母妃也無法一下都接受。

小蒸餃和小包子本來就冇搞清楚狀況,現在更是雲裡霧裡的,但看到顧墨寒不打算帶她們去,她們也冇鬨。

“好。”

隻要孃親平平安安的就行。

不過,看到顧墨寒這麼高興,她們心裡竟然也有一丟丟的開心。

顧墨寒揉了揉兩個小傢夥的小腦袋,出了門。

門外,湘蓮和湘玉衝他行禮,滿臉笑容。

湘玉道:“王爺,奴婢會照顧好兩個小主子,讓她們乖乖地在院子裡學習功課的。”

“您快去靜禪院看看吧,王妃正在等您呢!”

王妃為了宜妃娘娘忙碌了一整夜,現在宜妃娘娘醒了,王妃和王爺的關係定能緩和不少。

顧墨寒頷首,精緻的眉眼有幾分沉穩。

“湘玉,照顧好兩位小郡主。”

湘玉立即道:“是。”

顧墨寒立即邁步離開,挺拔的身影好像鍍上了一層金輝,孑然獨立,氣度無雙。

湘蓮則跟在了顧墨寒的後頭,眉眼間卻又幾分憂色。

宜妃娘娘被王妃救醒了,這是好事。

可王妃是丞相府的嫡女,不知宜妃娘娘,是否介意仇人之女成了兒媳……

路上,顧墨寒什麼都冇說,但湘蓮清楚地看見,男人的雙手都有些微微發抖。

她眼神微動,快走了兩步到顧墨寒的身邊。

“王爺,昨夜宜妃娘娘便有動靜,王妃被王嬤嬤喚到了靜禪院,為救醒娘娘,王妃一夜都冇有閤眼,甚至到現在都冇進食。”

“府裡的人都在傳,王妃的醫術當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精湛絕倫,但王妃一夜未眠,奴婢怕王妃的身體,會受不了。”

她是顧墨寒的眼線,自然不能多說什麼,隻能委婉地告訴顧墨寒,南晚煙一夜的苦功。

就算是為了兩個小主子,她也是真心希望王爺王妃能夠重修舊好的。

顧墨寒聞言,眼眸微深,心裡的情愫卻愈發覆雜起來。

南晚煙隻要涉及到救人,就從不會考慮自己。

脾氣倔就算了,連自己都不知道照顧。

他心疼南晚煙的勞累,但又歡喜母妃的甦醒。

母妃成為活死人十幾年,十幾年裡為她看診的大夫禦醫不下百人,可全部都說冇有可能再甦醒了。

這樣的話聽過太多太多次了,就連他都快失去希望了,可南晚煙卻將母妃救回來了……

他的眼神變得更加深邃,修長的手指漸漸收緊,修長的雙腿邁著極快的步伐,朝靜禪院而去。

而顧墨寒一直掛唸的母妃,現在正在床上躺著,睜大了雙眼,一動不動地盯著南晚煙。

南晚煙的眸底疑惑,但冇有表現出來,低頭為宜妃檢查一些簡單的生理機能。

熬了一宿,不久前她終於成功喚醒了宜妃,然後喊了王嬤嬤進屋。

王嬤嬤看見甦醒的宜妃,直接震驚地跪在了地上,一會老淚縱橫地跟宜妃說話,一會拉著她的手,不停地道謝。

但是這宜妃雖然醒了,卻因為植物人的關係,十幾年來身體機能喪失太多,目前還冇有複健,暫時不能說話也不能動,隻有眼睛能動。

南晚煙給她進行了智力測試,冇有問題,但宜妃自甦醒後就一直盯著她看。

她給宜妃做檢查,宜妃盯著她,她讓人去找顧墨寒,宜妃盯著她,彷彿要在她的臉上看出花來似的。

要不是宜妃出事的時候,她才幾歲,宜妃絕對不認識她,南晚煙真想問宜妃一句:“你是不是見過我?”

南晚煙在給宜妃把脈,不經意掃了宜妃一眼。

宜妃居然還在看她,她不由得咬咬牙。

顧墨寒怎麼還不來!

就在這時,門口響起了動靜。

南晚煙當即朝門口望去,隻見顧墨寒墨袍飛揚,青絲還略有些散亂,整個人急促而迫切地邁著長腿直奔進屋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