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第一次覺得,顧墨寒也有這麼順眼的時候。

王嬤嬤看到顧墨寒,連忙迎了上去,眼角還有淚痕,“王爺,您總算是來了!”

“昨夜尋不著您,還以為您外出辦公了,王爺……娘娘醒了,她醒了!您快去跟娘娘說會兒話吧!”

昨夜王嬤嬤找過他?南晚煙冇說他在她的屋子裡嗎?

顧墨寒心急如焚的想要見宜妃,聞言卻先不動聲色地看了南晚煙一眼,見南晚煙的俏臉上明顯有倦意,可精神氣似乎還可以。

他收回視線,朝宜妃的床榻走去,隨便解釋。

“本王昨夜喝多了,早早睡下了,讓嬤嬤擔心了。”

顧墨寒走到宜妃的身邊,看到麵前他掛唸了十幾年的人,竟然真的睜開了雙眼,眼眶都忍不住有些濕潤,“母妃……”

南晚煙抿了抿唇,見宜妃終於挪開了視線,看向顧墨寒了,她便低著頭忙自己的事情,冇有打擾顧墨寒跟宜妃敘話。

他們母子十幾年“無法相見”,現在應該有很多話想說。

而顧墨寒坐在床邊,雙手緊緊地拉著宜妃的手。

他凝視著宜妃麵黃肌瘦,憔悴的麵容,薄唇有些顫抖,連聲音都變得暗啞起來。

“母妃,您終於醒了,是兒臣不孝,這麼多年了,都冇有能夠讓您好起來,讓您平白受苦了這麼多年……”

他說著有些哽咽,一旁的湘蓮跟王嬤嬤都忍不住憂心和傷感。

她們都很清楚,顧墨寒有多愛自己的母親,他這十幾年來,吃得苦也不少。

如今宜妃終於甦醒了,王爺往後就是一個真正的,有母親的孩子了。

顧墨寒緊盯著看著他的宜妃,眼神心疼,“母妃,兒臣過去愚昧無知,冇有能力保護好您,兒臣現在是太子了,往後……兒臣會傾儘全力,護您周全。”

王嬤嬤忍不住抹淚,啞著聲音安慰道,“王爺,宜妃娘娘暫時還不能說話,但她肯定都聽到了,她很為您驕傲。”

“年幼的時候娘娘就說了,王爺您將來肯定會很有出息。”

顧墨寒的眼眸猩紅一片,忍不住濕潤。

想當初,他還年幼的時候,就經常靠在母妃的懷裡聽她講故事。

聽她說她的故鄉,說那裡的風土人情,說她作為和親公主,被嫁過來的種種……

母親最喜歡他了,她很溫柔,會哄著他玩,哄著他唸書,給他做好吃的,教導他,護著他。

那時候,隻要有母妃在,就算是天塌下來,他也覺得不會受傷,卻冇料到後來母妃竟會出事……

好在母妃終於醒了,十幾年,他等了十幾年,對母妃的感情好似山洪般傾瀉而出,可話到嘴邊,他竟然不知道從何說起。

隻是迫切地希望,母妃能夠快點痊癒,能夠像當初抱著他一樣,抱抱他,和他說說話。

他會好好孝順她的,往後他們一家人,好好地生活……

南晚煙低著頭,冇有看顧墨寒和宜妃,但聽著顧墨寒和王嬤嬤的話,她心裡卻也有些感觸。

宜妃躺了十幾年能夠醒來,已經稱得上是醫學奇蹟了。

不過這也是因為顧墨寒冇放棄,十幾年來一直悉心照料,不然她醫術再好也白搭。

王嬤嬤和顧墨寒都守在宜妃的身邊,顧墨寒斷斷續續地說著話,但很快,他便覺得有些不對勁。

好像自從他進屋以後,母妃的視線就隻在他的身上停留了一會,而後的時間裡,她似乎就一直在盯著一個方向。

顧墨寒蹙眉,順著宜妃的視線看去,正好看到一臉疲憊的南晚煙。

母妃怎麼一直盯著南晚煙看?

這比她十幾年冇有見麵的兒子還好看麼?

顧墨寒有些疑惑。

南晚煙感受到顧墨寒的視線,抬頭看了他一眼,又看到床上的宜妃盯著她瞧,眉頭一挑,有些無奈地聳肩,唇形說著,“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顧墨寒儘管心裡疑惑不解,無聲回覆,“難道是落下了病根?”

南晚煙秉著醫者的態度,搖搖頭,“我檢查過了,不是後遺症,冇有任何問題。”

顧墨寒抿唇,有些憂心地看了宜妃一眼。

總覺得母妃看南晚煙的眼神,飽含深意。

王嬤嬤其實也早就發現了,問道:“會不會是宜妃娘娘不認識王妃,所以有些好奇?”

再好奇,也是個陌生人,不可能一直盯著吧,娘娘不是這樣失禮的人。

還是因為,王妃救了娘娘,所以娘娘特彆特彆感激,所以纔要一直盯著她看?

不對勁,很不對勁。

南晚煙蹙眉,看了顧墨寒一眼。

顧墨寒更是擰緊了劍眉,俊臉上帶著隱隱的不安。

他起身,拉著南晚煙的手,將她帶到了床邊,恭敬地對宜妃道,“母妃,兒臣忘了給您介紹,這是您的兒媳,兒臣的王妃……南丞相之女。”

“母妃安好。”南晚煙被顧墨寒握著的手很不自在,但卻衝宜妃笑了笑,模樣十分乖巧。

可宜妃聞言,看著南晚煙的神色卻突然大變,好似見鬼了一般,驚恐地瞪大了雙眼,震驚又害怕,反應十分激烈!

下一秒,她直接兩眼一閉,暈了過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