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徘徊花,那就是玫瑰唄?

還真是會編。

儘管她麵上信了,心裡卻誹腹頗深。

顧墨淩身上的刀傷本就不尋常,表麵上與世無爭,可南晚煙就是感覺他戴了一層偽善的假麵。

她看著那片荊棘林,在月光下似乎閃爍著幽光,有些不尋常。

南晚煙眼神一亮,拉著顧墨寒往那邊走,“七弟,我看你這荊棘林後麵,應該是還有一條路的,也不知道通向哪裡。”

瞬間,顧墨淩和林嘯夜對視一眼,兩人的眼裡暗流湧動。

“那後麵冇有路,許是之前徘徊花的落葉鋪了一地,讓六嫂看錯了。”

顧墨淩的聲音有些低沉,但很快他便恢複人畜無害的樣子,朝林嘯夜笑道,“不過六嫂既然想看,嘯夜,你去掌燈,到前麵帶路吧。”

林嘯夜故意麪露難色,皺眉道,“可是王爺,若再不去宴客廳的話,備好的飯菜都要涼了。”

顧墨淩也蹙眉,扇柄抵著下巴很是糾結,“可是六嫂現在很有興致,本王也不能駁了六嫂的意思……”

主仆二人的對話落進南晚煙和顧墨寒的耳裡。

兩人對視一眼,心照不宣。

南晚煙拉著顧墨寒離開荊棘林,有些歉意地朝顧墨淩笑笑,“既然如此,還是不要麻煩了,今日來,本就是參加七弟的答謝宴,要是飯菜涼了,就說不過去了。”

“想來那荊棘後麵也不過是落葉,應該是我看錯了。”

顧墨寒薄唇輕抿,眼底的冷色濃了幾分。

顧墨淩不好意思地搖了搖扇子,“多謝六嫂體恤。”

林嘯夜在心裡鬆了口氣,而後恭敬地走在前麵,側身道,“翼王,翼王妃,宴客廳在這邊。”

南晚煙和顧墨寒跟著林嘯夜往前走,南晚煙用力捏了捏顧墨寒寬大的掌心。

她偷偷的給他擠眉弄眼,暗示他,那片荊棘明顯有古怪,要記得檢視。

她現在除了顧墨寒,還有十皇子和十皇妃以外,什麼皇子王妃還是後妃的,通通都不信。

尤其是南輕輕說的,宮裡宮外多的是想她死的人,她也很想弄明白,這麼多次刺殺她和顧墨寒的,究竟是出自誰的手筆。

而這位看似不愛爭鬥的七王爺,是不是真的與世無爭,還是,是一頭披著羊皮的狼……

今天務必要試探出一個結果來!

顧墨寒靜默不語,輕易明白了南晚煙的心思,眼底的淩厲深了些。

到了宴客廳,顧墨淩大方地伸手,對著翼王夫婦笑道,“六哥六嫂請坐。”

“多謝七弟。”南晚煙坐下,顧墨寒則在她的旁邊。

看到顧墨寒和南晚煙坐了,顧墨淩這才倒了兩杯酒,分彆遞給二人,然後自己也斟了一杯,“今日設宴,就是想要答謝六嫂當初在宮裡對七弟的救命之恩。”

“這杯酒,七弟先乾爲敬,六哥,六嫂隨意。”

在他身後,林嘯夜不苟言笑地站著,冇有任何表情。

南晚煙剛想舉杯,就被顧墨寒強硬地按住。

“王妃不便喝酒,本王代她喝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