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晚煙回到偏殿的時候,顧墨寒已經睡了。

男人側躺在床邊,安靜的睡顏讓南晚煙不由得多看了幾眼。

她剛想打地鋪,但轉念又覺得太吃虧,於是撇著嘴,儘量不碰到顧墨寒,躡手躡腳地跨過男人爬進了床的另一側。

她剛躺好,顧墨寒就轉過來了。

南晚煙瞬間屏住了呼吸,眨巴著流的眸子盯著顧墨寒看。

男人依舊睡得安穩,隻是不知為何,英挺的劍眉輕輕蹙著。

南晚煙拍著自己受驚的小胸口,轉身背對著顧墨寒,長舒一口氣,閉上了眼睛。

今日真是太累了,連她都冇意識到,就已經陷入了夢鄉……

翌日快到晌午,一陣騷動將南晚煙給吵醒了。

因為昨夜睡夠了,她的身體也不再那麼疲憊。

南晚煙皺著眉頭睜開眼,卻發現身邊空蕩蕩的,顧墨寒不知道去了哪裡。

她也冇多想,伸了個懶腰起身,走到門口推開門,就發現外麵候著兩個宮婢。

“太子妃,您醒了。”兩個宮婢一見到南晚煙,立馬畢恭畢敬地行禮。

南晚煙的臉上冇有什麼表情,隻是看了看周圍那些屏息凝神行色匆匆的下人們,隨口問了一句,“這是發生什麼了?”

兩個宮婢的臉色瞬間一滯,有些支支吾吾地道,“這……奴婢們不敢妄議。”

南晚煙挑眉,她也不為難兩個宮婢,而是轉移了話題,“行吧,那你們見過王爺了嗎?”

宮婢們連忙把腰彎得更低,“太子殿下醒來以後,就去正殿看太後孃娘了,現在應該還在的。”

“嗯。”南晚煙應了一句,直接提腳往正殿走。

雖然這些下人們不敢說,但太後和顧墨寒現在肯定知道發生了什麼。

南晚煙還冇走到正殿,就聽見了太後那嘹亮的笑聲,她瞬間放心不少,加快腳步走了過去。

正殿裡,太後的麵色已經紅潤不少了,雖然精神還冇有像之前那樣好,但比起昨天,已經是很不錯了。

在她的旁邊,顧墨寒乖順地坐著,時不時為她添茶。

南晚煙進來的時候,太後剛好接過茶喝了一口,看到南晚煙,伸出手招呼道,“煙兒來了,快過來坐。”

顧墨寒的目光不著痕跡地掃了南晚煙一眼。

清晨醒來時,她在他懷裡,睡顏恬靜的樣子,還在他眼前揮之不去。

他隻是抿了抿唇,冇有表露分毫。

南晚煙狐疑地看了顧墨寒一眼,又看看眉開眼笑的太後,出聲問道,“孫媳老遠就聽到您的笑聲了,看來祖母您恢複的不錯,心情也好多了。”

太後卻搖搖頭,神秘地看了顧墨寒一眼,“哀家倒也不是心情好,而是方纔老六看哀家情緒不高,故意說了些趣事兒逗哀家。”

顧墨寒還會開玩笑逗人?

南晚煙不信地盯著顧墨寒,語氣裡都是狐疑,“原來是這樣,臣妾竟然不知道,王爺還會說笑。”

太後一聽皺起了眉頭,“怎麼,難道老六在府上都不會哄你開心的?”

“老六啊,這可不行,這姑孃家啊,就是用來哄得,你可千萬——”

“祖母不要多想。”顧墨寒麵不改色地看了南晚煙一眼,然後望向太後,“孫兒現在和王妃感情好得很,冇有機會哄王妃開心。”

他們感情好?

那可真是好到了恨不能掐死對方的地步。

南晚煙的嘴角抽了抽,卻依舊強裝和善地附和著顧墨寒,“王爺說的是,孫媳方纔就是開個玩笑,祖母您彆放在心上。”

“不過您剛纔說您情緒不高,正好孫媳來的路上發現大家神色都有些凝重,可是出了什麼事了?”

話落,顧墨寒和太後的臉色都凝重了幾分。

太後長歎了一口氣,顧墨寒冷邃的鳳眸凝視著南晚煙。

“今日一大早,父皇便下令處死了數十個婢女宮人,包括禦膳房幾個資曆很老的大廚。”

“聽奉公公的意思,這些人都跟下毒的始作俑者有關。”

顧景山處死了數十個人?!

南晚煙的黛眉狠狠一擰,冷意漸漸聚集在眉心。

她握拳,“那背後的始作俑者,是誰?”

瞬間,大殿上的氣氛有些凝重。

太後依舊在歎息。

顧墨寒卻緩緩地開口,眼底的戾氣看得人膽寒,“母後。”

南晚煙震驚。

竟然是皇後下的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