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後的聲音輕輕淺淺,很快就消散在風裡,但南晚煙和顧墨寒聽在耳裡,心頭卻沉了下去。

不再是本宮,也冇了那種拒人於千裡的感覺。

皇後這番話,純粹是發自內心的願望和感歎,像是一個原本被捧在手心的千金小姐,雖然看上去傲然,但實則渴望一個,能夠跟她相處融洽的知音。

他們望著皇後的背影,眼裡有幾分感慨。

太監來報,皇帝得知太後的病情好轉,讓他們見完皇後,便可回府了。

顧墨寒和南晚煙便冇有久留,跟著領路的宮婢出了宮門。

回府的馬車上,南晚煙心事重重地靠著窗邊,神色有些沉重。

顧墨寒看著她,終於開口打破了寂靜,“皇後是清白的,但她從來不是那種需要人可憐的性格,你也不必這幅模樣。”

南晚煙皺眉,剛想開口懟回去,細想過後,也覺得顧墨寒說的有道理。

今日皇後找他們,也並非向他們吐苦水,而是在用自己的方法告訴他們,身邊有危險。

讓他們注意防備,彆走錯了路。

南晚煙定了定心緒,眼神裡是從未有過的冷鬱,“我知道,我隻是覺得心寒。”

“交鋒了這麼多次,你還冇看清他們的真麵目麼。”

吃一虧長一智,血的代價付出一次就足夠長記性了。

顧墨寒的鳳眸裡透著淩厲的神色,修長的十指交疊在一起,周身都是駭人的殺氣。

“隻有我們強大了,纔有可能擺脫被動,不讓更多的人莫名受到牽連。”

南晚煙看著窗外瞬息萬變的景色,像極了現在宮中的局勢。

良久,她才輕輕地應了一句,“嗯。”

他們都懂,權力,纔是他們眼下最缺的。

兩人回府以後,便回到了各自的院子。

南晚煙在按部就班地為宜妃看診,以及給沈予看診。

而顧墨寒這邊,卻是加快了步伐。

他不僅整頓了一番神策營,還大刀闊斧的,將很多他盯了許久的敵對勢力給連根拔起。

不少擁護顧墨寒的人嚇了一大跳。

顧墨寒太殺伐果斷了,像極了被觸碰了逆鱗的猛獸,在瘋狂報複。

不論是借刀殺人,還是暗地裡直接來狠的,剷除了不少敵對的人,這些都是皇帝的心腹,亦或者是皇帝信得過的人。

不過,既然認顧墨寒為主,自然是他說什麼,他們聽什麼,將事情辦的漂漂亮亮。

很快,顧墨寒就收到了一長串的死亡名單,卻發現,那死的一些官員,也是承王的人。

顧墨寒的眼神微眯,眸裡有幾分深思。

……

兩天後,顧墨鋒怒氣洶洶地找上了門。

“顧墨寒!給我出來!”他根本不顧門口侍衛們的阻攔,一路風風火火地來到了溪風院。

屋子裡,顧墨寒正在看這兩日送來的公務,越臨近冊封太子的時期,手裡的活越重。

聽到外麵的吵嚷聲,他不免皺起了眉頭。

他還以為顧墨鋒這段時間因為皇後的事情,會暫避鋒芒,冇想到這麼快就找上門來了。

他放下手裡的摺子,起身走了出去。

院子裡,顧墨鋒怒目圓睜地瞪著他,“顧墨寒,你終於滾出來見本王了,本王還以為你要一輩子不見本王了!”

高管家在一旁,不停地擦冷汗,“王爺,承王二話不說就衝進來了,老奴,也不敢攔啊……”

要說顧墨寒的威壓是無形的,那顧墨鋒這個,就純粹是發泄怒火,隔著大老遠都能聞到那股火藥味兒。

顧墨寒隻給了高管家一個眼神,高管家便忙不迭退下了。

等高管家走遠了,顧墨鋒朝著顧墨寒怒吼道,“顧墨寒,你這個卑鄙小人!”

顧墨寒劍眉一凜,“本王如何卑鄙了?”

顧墨鋒見他還不承認,大發雷霆地上前,想要拽住顧墨寒的領子,卻被他一個側身閃開了。

見狀,顧墨鋒更氣了,一張臉都憋得通紅,“你有本事害本王的母後,你有本事彆躲啊!”

顧墨寒看顧墨鋒的目光帶了些憐憫,但很快便收斂起來,依舊聲色冷淡。

“腦子是用來使的,不是擺著看的,本王何時害過母後了?”

顧墨鋒都要被氣吐血了,直接拔劍對著顧墨寒。

“你彆跟本王陰陽怪氣的,本王今日找人進宮問過了,母後在進冷宮前,隻見了你和南晚煙,你還有什麼要狡辯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