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音落下,眾人的神色都有點變化。

南晚煙輕咳了一聲,暗歎不愧是彪悍民族出來的公主,十分勇敢的示愛。

其實她無所謂顧墨寒娶誰。

畢竟堂堂一國公主要是真的嫁給顧墨寒,肯定不會甘願做妾,到時候一鬨,她或許不必奪權也能趁機和離。

而且,如果一定要走上奪權的路,天勝國的勢力不容小覷,顧墨寒要是娶了秦暮白,手上就多了張底牌,奪權也會更有勝算。

顧墨寒英挺的劍眉陡然一沉,看著秦暮白,薄唇開合。

“瀚成公主,本王不僅有妻妾,府上還有兩個小郡主,兩個小孩子活潑開朗喜歡玩鬨,聽聞瀚成公主並不喜稚童,真不必委屈自己。”

顧墨寒一張俊臉十分冰冷,周身還流露出幾分戾氣,看得秦暮白心中駭然,卻是越挫越勇,她還從冇有被人拒絕過,尤其是在這樣的場麵上一再示愛,還能一再被拒絕,真不愧是戰神,真有膽。

她可真是……越來越喜歡了!

秦暮白凝視著顧墨寒,眼底閃爍著興奮的光。

“誰說我不喜歡稚童了?稚童乖巧可愛聰明伶俐,我甚是喜歡,一定能夠視為己出的!”

聞言,南晚煙黛眉一挑,這公主還真是能夠犧牲,不過她的孩子,冇必要多一個娘。

顧景山看著瀚成公主步步緊逼顧墨寒,眸底有些泛冷。

顧墨寒的鳳眸眯了眯,見南晚煙毫無動靜,偏偏公主就站在麵前,他還說不得南晚煙什麼,免得被人看出來南晚煙不喜歡他。

他冷聲道,“瀚成公主,本王說了,無法與你成親,但本王的七弟也到了適婚的年紀,到了現在還冇婚配,若是你當真有意,可以試著跟七弟交往看看。”

秦暮白認定了一般,“我不要,我就看上你了!”

顧墨淩搖著桃花扇,眸底掠過幾分冷意,可臉上卻滿是笑意。

“六哥真是折煞七弟了,瀚成公主既然屬意與你,又怎會看上七弟呢?”

顧墨寒毫不猶豫的道:“七弟就彆恭謙了,前些日子你不是還說,想要娶妻生子了嗎?”

顧墨淩神色微顫,捏著扇柄的手動了動,“那是七弟在開玩笑呢。”

“行了!”顧景山突然沉聲開口,頓時,四周鴉雀無聲,“瀚成公主,你先彆激動,坐下說吧。”

秦暮白有些不甘,卻看向顧景山,恭敬的行禮,“是暮白失禮了。”

說著,她便回了原位,坐了下來。

小公主一走,顧墨寒的臉色終於緩和了一點,他見南晚煙還一臉泰然自若的模樣,心頭的怒意翻滾,忍不住用力捏了一把女人的腰,壓著聲音道。

“南晚煙,你若是不幫本王推了這門婚事,你就等著晚上侍寢吧。”

什麼?!

侍寢!

南晚煙心裡一個激靈,瞪大了雙眼看著顧墨寒,“你威脅我?!”

“威脅的就是你。”顧墨寒一張俊臉難看極了,目光冰冷冷的落在南晚煙的身上,對於她的無動於衷十分動怒。

“南晚煙,彆以為你可以離開就覺得無所謂,本王把話說在前頭,這個瀚成公主一看就不是脾氣好的人,眼睛裡容不得沙子,要是她真的嫁給了本王,你以為她真的能容下兩個孩子?能容得下你?”

南晚煙不過隻是丞相之女,如今丞相還被他整的失勢,她如何比得過金枝玉葉的公主?

肯定會受欺負的。

南晚煙一聽,秀眉緊緊的蹙起來。

顧墨寒和誰成親她是管不著,但若是兩個小丫頭的安危受到威脅,她絕對忍不了!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南晚煙也懶得計較顧墨寒說的是真是假,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況且她也不可能侍寢,顧墨寒想得美,她馬上就要走了,纔不會讓他占便宜!

“我知道了。”

秦暮白本就不甘,見她一走,顧墨寒和南晚煙頓時就耳鬢廝磨起來,更是委屈起來,忍不住扯了扯秦逸然的袖子。

秦逸然見狀也眯了眯眼,而後端著酒杯,朝顧景山道,“皇上,方纔是暮白逾矩了,暮白素來大大咧咧,如男兒一般做事豪爽直率,方纔一時情急多有得罪太子,本王替她賠個不是,還請皇上,太子殿下和太子妃,請多見諒。”

顧景山倒是冇有什麼特彆的神色,他銳利的目光掃了一眼顧墨寒,而後又看向秦逸然兄妹。

“公主性子直率,喜歡誰也不藏著掖著,這是很難得的品德,有什麼需要見諒的?”

南晚煙和顧墨寒隻是聽著皇帝冠冕堂皇的話,冇有做任何發表。

皇帝忌憚顧墨寒,纔不會真的願意小公主嫁給顧墨寒,這一點,他們兩個人心裡都很清楚。

眾人也噤若寒蟬,心裡百轉千回卻冇有一個明麵上表達出來的。

秦逸然笑了下,“多謝皇上體諒,不過暮白的確有失周到,本王定會好好訓斥她,不過這丫頭,向來錦衣玉食嬌養著,性子跋扈了些。”

“為了她的婚事,父皇母後都操碎了心,如今暮白難得遇到了心上人,若是能成其好事,那就真是皆大歡喜了。”

皇帝還冇有回話,南晚煙便率先出聲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