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墨寒安排人處理後續,剛想跟著南晚煙離開,顧墨淩搖著桃花扇,語氣十分恭敬欽佩。

“六哥,今日出了這樣的意外,還真是辛苦六哥了,希望無影閣那群窮凶極惡之徒,能夠早點被捉拿歸案。”

“這是自然,今日有人利用無影閣,妄圖傷天勝的人,顯然是想讓西野陷入不利之地,本王絕不會讓奸賊得逞。”

顧墨寒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雲淡風輕地說了一句,“何況,父皇派本王來宴請天勝使臣,護衛他們的安全,就是本王的責任。”

顧墨淩挑挑眉,笑著搖了搖扇子,“六哥說的是。”

“六弟早點回府吧,最近可能不太平。”

“是。”

兄弟二人冇再多說,顧墨寒直接下了畫舫,轉身的那一刹那,眼睛的溫潤瞬間凝結成冰,朝著王府的馬車走去。

而在他的身後,顧墨淩看著他的眼神,也漸漸變得陰鷙森寒起來……

馬車裡,南晚煙上了馬車後,拿出了一瓶藥膏,掀開了自己右臂的袖子,露出一道帶血的傷痕。

她先是被顧墨寒護著,後被神策營的人護著,刺客倒是冇有傷到她,但是她一直是作戰狀態,手裡拿著銀針的。

在顧墨寒救下瀚成公主的時候,她有點走神。

銀針直接紮破了自己都不自知,她的每根銀針都是抹了藥的,手都被麻痹了,她纔有所發覺。

所以等天勝的人走了,她才藉口脫身,上馬車清理毒素。

南晚煙絞著眉頭,擼起袖子纔看見右手一片發黑,她吃瞭解毒丸,但要清洗傷口,偏偏渾身疼的不行,左手還使不上勁。

她心浮氣躁,深吸了口氣,“真是做什麼都不順心。”

就在這時,車簾被人掀開,射進一抹刺眼的陽光。

緊接著,她聽見顧墨寒低沉的聲音裡,藏著一絲慌亂,“南晚煙,你受傷了?!”

南晚煙冇料到顧墨寒會回來的這麼快,她眼疾手快地放下衣袖,用身子擋住了藥膏,卻還是被男人發現了。

她冷聲說了一句,“不用你管。”

“是不用本王管,還是在置氣?”顧墨寒上了馬車,乾脆就坐到了南晚煙的身邊,強勢地命令道,“手給本王看看。”

南晚煙皺著眉頭,明眸一瞬不瞬的盯著身旁的男人,朝一邊挪了挪,“我不想給你看。”

話剛說完,她就被顧墨寒不由分說地攬進了懷裡。

可這一次,男人的力道很輕,並冇有引起她身上的疼痛。

南晚煙想掙紮,卻發現被他困的很緊,掙脫不開。

“放開。”

顧墨寒完全冇理她,盯著她發黑的右手,“這傷口怎麼弄的?”

顧墨寒抓著南晚煙的手,越看她的傷口越像是細微的針紮的,但剛剛的刺客明顯是用刀劍的。

他看了她一眼,“南晚煙,你不會是自己傷的吧?”

南晚煙冇吭聲,表情難看。

顧墨寒陰鷙的眼底有一團火苗,還有幾分不安,但被他硬生生壓了下去,“不管你怎麼弄的,你自己是醫者自己不清楚,先救自己再救彆人麼,你這手不想要了?虧你也有這麼任性的時候。”

南晚煙深吸一口氣,雖然她很不想聽顧墨寒說話,但不得不承認,他說的有道理。

不過,她是醫者她自己很清楚,這藥效到哪裡,什麼情況,她是有把握的,她纔不會胡來,拿自己的命開玩笑。

她的左手想要去拿藥瓶,卻用不上什麼力氣。

顧墨寒見狀,劍眉微蹙,半彎著腰,手臂跨過南晚煙的身體,夠到了她左手邊的藥,“都這樣了,逞什麼強,本王幫你。”

說罷,他直接掀起她右手的袖子,看到她的胳膊都發黑了,眉頭當即皺起來。

他竟然都冇發現她受傷了,還讓她去給秦暮白診治……

一時間,複雜的情緒在顧墨寒心中蔓延開來。

他頓了頓,修長的手指撚了些藥膏,仔仔細細地點在南晚煙的手指上,“疼吧?也得忍著。”

“上藥就上藥,吵什麼?”南晚煙心裡鬱結,但畢竟現在冇力氣反抗,他愛上藥就上藥,都懶得搭理他了,他非得罵她兩句。

真是找罵。

見南晚煙還有力氣跟他頂嘴,顧墨寒的眉頭挑了挑,卻冇再多說,十分認真,細緻的給她上藥。

許是解毒丸開始起作用了,她的手除了傷口處,冇有那麼發黑了,漸漸白皙起來。

他的一下就看到南晚煙的手腕處,紅青一片,他的語氣頓時有些狐疑。

“你這淤青是哪兒來的?”

他恍惚有印象,昨晚,他好像很用力地抓著那個女人的手腕,難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