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昨日,南晚煙救醒沈予以後,便跟他說了現在的計劃。

當時他將信將疑,今日親眼見證了一切,他說不出的煩悶,但他更驚訝,南晚煙是如何得知這一切的。

難道真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南晚煙神色如常。

“這其實不難想,高管家是你的人,又是王府裡十幾年的老人,你自然不會想到他的頭上,但我不同,我跟高管家冇有深刻的感情,而且從沈予受傷的情況來看,很容易讓人聯想到熟人犯案。”

“畢竟沈予武功高強又是你的侍衛,遭人暗算從背後偷襲,他不可能反應不及,更不可能被人按著頭往牆上撞,除非——那人深得他信任,並且是他打心底裡覺得,不會是壞人的人。”

南晚煙越說,顧墨寒的臉色越緊繃。

他漸漸握緊了雙手,耳畔,南晚煙的聲音卻並未停下。

“再者,傷及頭部失憶是常事,沈予卻恰好忘掉了受傷當日的一切,除了病理上的損傷,還有可能是因為受的刺激太大,讓他不願再主動提起。”

“我今天設局,隻是想探一探高管家的底,也好讓你知道一下他不是好人,如果能探出幕後主使,那就最好了。”

顧墨寒的臉色從凝重到失落,深潭般的鳳眸宛如蓄滿了化不開的濃墨,薄唇變得蒼白,毫無血色,甚至有幾分脆弱。

“本王實在不解,為何本王真心以待的人,最終都會背叛本王。”

“本王剛封為翼王之時,高管家就出現了,當初的本王年少,而他就像一個細心的老者,處處想得都妥當,更是將本王視作己出般照顧,為什麼現在,他要這樣對本王……”

他視作救命恩人的女人,不僅三番五次地欺騙他,就連他最信任的心腹之一,竟然也另有效忠的人。

還有,他曾最敬重的父皇,現在也對他這個親生兒子虎視眈眈。

這世上,還有什麼可以值得信任的……

南晚煙皺眉盯著男人俊美的臉,他的臉色看起來很差,有茫然有無助,不知為何,這樣的顧墨寒冇來由的讓人心疼可憐,讓她的心也跟著揪了起來。

好像,顧墨寒從不會在彆人的麵前表露這樣的情緒,但她卻無意中見到過顧墨寒好多不為人知的一麵……

他一貫的冷冽和果決,哪怕是暴躁,似乎都給人造成了一種錯覺。

讓人忘記了,他也是個有血有肉,會哭會笑,需要人關心溫暖的平凡人。

這麼想著,南晚煙悠悠的歎了口氣,不自覺將手放在顧墨寒後背輕輕拍了拍,開口安撫道。

“顧墨寒,這世上多的是兩麵三刀的人,你身為皇子,應該比我明白的更多。”

“你早發現是好事,不然等到你都被蛀空了,才明白身邊有蛀蟲,那會才真的是為時已晚了,至於高管家,他畢竟是你年少時就遇見的人,對你又好,你信錯了他也是正常的。”

“況且我看的出來,他對你也並非冇有真感情,隻是你們的路不同而已。”

女人的手心溫熱柔軟,說話的語氣也不再冷冰冰,顧墨寒的眼眸狠狠一顫,那顆躁動痛苦到快要炸開,想要殺人的心,忽然間就被安撫了下來。

他忍不住看向待在他身邊的南晚煙,她的眼睛很黑很亮,清澈乾淨,不藏有一絲的算計,還有幾分同情和憂心。

對他的同情和憂心。

嗬,顧墨寒忽然很想笑,他一開始最恨的女人,覺得最歹毒的女人,竟然是唯一一個始終願意站在他這邊的人。

雖然,她的目的是想跟他和離……

突然,顧墨寒一把將南晚煙摟進懷裡,緊緊地抱著。

南晚煙被摟得猝不及防,臉頰都貼在他溫熱堅硬的懷裡,她伸手想要推開男人的懷抱,卻被桎梏得更緊。

“顧墨寒……”

頭頂上方傳來顧墨寒暗啞好聽的嗓音,似乎還帶著一點點卑微,“晚煙,讓本王抱一會。”

不知怎的,聽到這種祈求的語氣,南晚煙鬼使神差地冇有再抵抗。

雖然但是,現在的顧墨寒畢竟身心都受到打擊,抱一下又不會怎麼樣,她抿了抿唇,“就這一次,下不為例。”

顧墨寒閉上了眼,埋首在她的頸肩,鼻尖傳來女人頭頂淡淡的髮香,懷裡柔弱無骨的觸感讓他安心。

有她在身邊,他似乎才能找到一方淨土,找到真正的平靜。

就這樣的人,他怎麼可能會放手?

他不會放手的,若他為帝皇,她便是他的帝後。

就是不擇手段,他也要將她囚禁在他的身邊……

良久,南晚煙的脖子都僵了,顧墨寒才戀戀不捨地鬆開了手,看著她。

她冇看他,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尖,轉了轉脖子,見他一直盯著她看,南晚煙輕咳了兩聲,剛想說什麼,他卻從她的手裡,拿走了玉佩。

南晚煙看著他,見他若有所思,“怎麼了?”

剛剛高管家,似乎也對這塊玉佩有所反應。

顧墨寒看著手裡這枚泛著瑰麗紅色的玉佩,愈發覺得眼熟。

“隻是忽然想起,不知在哪裡見過這塊玉佩。”

他忽然想起來,看向南晚煙。

“這玉佩,本王記得承王妃也有一塊,莫不是你們丞相府,人手一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