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輕輕有這玉佩?

南晚煙也有些詫異,眉頭輕蹙。

那麼上次她恍惚記得原主孃親有這玉佩,看來並非記錯了。

應該是那喪心病狂的丞相夫人,當初將原主孃親的東西據為己有時,順便拿走了原主孃親的玉佩吧。

而莫離……肯定跟原主孃親有關,否則不會輕易送這玉佩的,這明顯不是普通的東西。

“這是我自己的玉佩,我不知道彆人有冇有。”

“嗯,許是本王記錯了。”顧墨寒壓下心裡的猜測,卻還是有些起疑。

這紅色的玉佩並不常見,尤其是上麵的紋理,並不像西野境內有的紋樣,因此他纔會對南輕輕的那塊玉佩記憶猶新。

這時,三個侍衛走進溪風院,畢恭畢敬地朝南晚煙和顧墨寒行禮,“屬下見過王爺王妃。”

於風出門處理高管家屍體的同時,他們也被派去搜查了高管家的屋子,此刻,就是前來複命的。

這三個侍衛的到來打破了沉寂,顧墨寒也收斂好了心緒,麵色冷肅地盯著他們。

“可查到什麼了?”

三個侍衛麵麵相覷,中間那人從懷裡掏出一遝厚厚的宣紙,恭敬的遞給顧墨寒。

“回王爺的話,屬下等在高管家的屋裡,並未搜到其他可疑物件,唯獨……”

“唯獨查到了這些看上去並非書信往來的,寫滿了異國文字的紙張。”

異國的文字?!

顧墨寒和南晚煙先後一頓,眼底藏著幾分不可思議。

顧墨寒修長的手指接過那些宣旨,看著宣紙上記錄大夏的文字,骨節分明的手背有青筋凸起。

“退下吧。”

“是,王爺。”幾個侍衛紛紛退下,顧墨寒垂眸,眼底露出一抹難以揣測的神色,“這是大夏的文字,原來,他一直都是大夏的人。”

如果高管家是大夏的人,那他有合理的理由懷疑,高管家背後的主子,也定是大夏國的人。

但高管家若是敵國奸細,又怎會在他年少未成名時,便跟在自己的身邊偽裝蟄伏,他圖什麼?

而縱使他成為了戰神,想要他性命的人數不勝數,那也不該是大夏……

那明明是,母妃的國家。

母妃的國家,如何會害他……

“大夏的文字?”南晚煙心中一震,困惑地望著顧墨寒手裡的宣紙,盯著上麵的文字,十分不解。

“但高管家不是一直在西野嗎,他怎麼會是大夏的人呢?”

“本王也不懂,但眼下的種種聯絡起來,高管家應該跟大夏那邊脫不了關係。”顧墨寒默默的將那些宣紙碾碎,齏粉隨之落在地上。

“單從高管家寧死不屈的態度上,本王也能猜到幾分,派他前來的人,身份定不簡單。”

南晚煙望著顧墨寒逐漸聚起戾氣的臉,黛眉漸漸擰緊,她也不算很清楚各國之間的情況,是否友好或者敵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