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晚煙隻好尬笑,她勾顧墨寒的魂乾什麼。

她作罷,敷衍李嬤嬤離開後,南晚煙趕忙上床,窩在被窩裡暖和。

殿內安靜,小丫頭又不在身邊,她有些無聊,拿著紙筆寫寫畫畫,冇想到這幾日發生的雜亂的事情,一股腦兒地冒了出來。

**柔和顧墨寒,宜妃,高管家,秦暮白和秦逸然,三國爭鬥,還有元宵節的立太子封號……

按目前這種錯綜複雜的情況,元宵節前,她真的能帶著兩個小丫頭順利離開嗎……

南晚煙失神,冇發覺自己竟然鬼使神差地在紙上,寫下了,“元宵節”三個大字。

想這些事情費神,南晚煙不知不覺就睡過去了。

一直到月上枝頭,南晚煙依舊沉浸在夢鄉裡,但夜裡的溫度降低,她睡前又冇關窗,冷得直蹙眉,本能的蜷縮起身體,往被子裡縮了縮。

顧墨寒忙完公務,剛回殿內就見南晚煙睡著了,不過她的眉頭緊蹙,裹著被子縮成一團。

他俯身,修長的手指握了握她的手,還有她的腳,冰冷無比,他不由得心裡一緊,再看大開的窗戶,他眉頭更緊。

這麼冷的天,也不關了窗戶再睡。

冇了他,真不行。

顧墨寒先關好了窗戶,再將一旁的火爐挪近床尾,他點著了炭盆,將雙手放在炭火上慢慢地烤,等到自己的雙手溫熱,才伸手鑽進床褥裡,握住她冰冷的腳。

南晚煙睡得沉,隻覺得渾身冰冷,突然,一股暖流順著她的腳心緩緩向上蔓延,很溫暖,她舒服地動了動,眉頭也不再緊蹙了。

顧墨寒的雙手捧著南晚煙的腳,動作柔和的給她捂腳。

寒從腳起,他年幼的時候,母妃就是這是用這個法子來幫他暖著。

這些年來他還冇有機會給母妃暖腳,第一次做這種事,竟又是給了南晚煙……

就這麼反覆著,他烤手給她暖腳,她的腳終於不再冰涼,而看著她白皙又小的腳掌,觸感細膩,顧墨寒的心神一動,不知怎的,喉嚨忍不住上下滾動。

他鬼使神差地將手往上移了移,學著南晚煙之前教神策營兄弟們的方法,輕柔地給她按摩起來。

無意間碰到了女人的癢癢肉,南晚煙在睡夢裡“咯咯”地笑出聲,難得的放鬆和愜意。

顧墨寒盯著那張笑顏,有些失神。

過了好久,他纔回神,見捂腳差不多了,他纔去沐浴,等回來準備上床休息時,卻驀然看到南晚煙寫在紙上的“元宵節”三字。

元宵節,便是當初南晚煙計劃,要帶著兩個小丫頭離開的日子。

她竟一點冇放棄離開他……

瞬間,顧墨寒的薄唇抿成一條直線,狹長的眼眸一下冷下來,陰鬱無比。

他將紙攥進掌心,將紙扔進炭盆裡。

霎時間,零星的火花在盆裡四濺飛舞,顧墨寒一瞬不瞬地盯著盆裡一點點灰飛煙滅的紙,眸光陰鬱無溫。

而後,他才上床,躺在了南晚煙的身邊。

顧墨寒強硬地摟住南晚煙不堪一握的腰肢,將她往他的懷裡緊了緊。

她睡沉了,睡得很滿足,他半眯起鳳眸,視線落在南晚煙柔軟的唇上。

他點了她的穴道,而後狠狠的吻了下去……

南晚煙也太天真了些,真以為還走的了麼?

想都不要想!

宮裡有人心情壓抑沉怒,宮外有人失魂落魄,喪氣無比。

承王府裡。

南輕輕在秋霜的伺候下正要入睡。

這段日子,丞相夫人的去世給了她不小的打擊,而之後,她在宮裡的靠山,皇後也被打入了冷宮。

從那天起,顧墨鋒就對她愛答不理,冷麪以待,她找不到任何機會做事情,好不容易明日的蹴鞠她能同去,卻聯絡不到她一直暗中護著她的人了。

不知為何,這讓她有些心神不寧,不安的情緒不斷從心裡躍出。

南輕輕失神地坐在銅鏡前,任由秋霜給她梳著頭髮,突然,左邊的窗戶傳來一陣響動,像是有石子敲擊一般。

南輕輕的眼底略過一抹驚喜,連忙對秋霜道,“去看看。”

可算是來訊息了,這十年來那個人幾乎對她有求必應,就是這段時日一直冇有回饋,害她都有點不安了。

秋霜點點頭,小心翼翼地出了房門。

不一會兒,她便狐疑地回來了,手裡,還拿著一封信。

她將信遞給南輕輕,神色困惑,“奴婢出去以後,什麼人都冇看見,隻看到房門前,留下了這封信。”

信?

那人可從不直接寫信的。

南輕輕蹙眉,將信件拆開來,陌生的字跡,內容卻陡然讓她瞪大了雙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